捡稻穗

作者:郑馀庆

知道他不是真的骗她,她自然不会再生气了。

江予菲卷起他的嘴:“原谅你,但是今晚你还是不准碰我!”

阮,怒目而视:“为什么?!"

“谁让你让我担心了两个多月。”

“老婆,我也想塑造一个完美的形象,不想让你失望。”

“反正我还是很生气!”

“老婆,我知道我错了……”

不管他如何求饶,江予菲就是不同意。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睡吧,我困了。”

阮天玲突然撕开浴巾,身体对她没有任何阻碍。

江予菲立即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

阮,在她身上磨蹭了几下,说:“你看我多辛苦,你忍心让我憋着吗?”

江予菲到处都是黑线:“离我远点,这样就没事了。”

“不,你不让我碰,也不让我抱?”

“那你就难受,不要叫苦。”

“老婆,雨菲……”阮天玲更加委屈了。

一个妻子不能碰,或者久别重逢,他真的觉得很委屈。

江予菲决定不让他碰它,因为他愚蠢的隐瞒。

不要以为卖萌撒娇就能让她妥协。

如果你不教训她,他下次还会继续让她担心。

而且她没有忘记,他以前教她的,也是刚毅的。

江予菲平静地推开脖子上不停摩擦的头:“不要打扰我睡觉,或者去书房睡觉。”

阮::“…”

江予菲笑了:“睡觉吧,我真的累了。”

阮天玲看到了她厚厚的黑眼圈。

她是怎么度过过去的时光的?

阮天玲感同身受,如果换成是生死不明的江予菲,他会怎么做?

我怕他天天睡不着。

阮天玲突然没有了想法,留给她的只有爱。

如果我知道,他就不会把她藏起来了。

但是他当时的样子真的很难看。他想杀死见过他的人!

桑格拉斯和几名下属在远处感觉到一种谋杀感...

“好了,睡吧,我不打扰你了。”他轻轻地抱着她,抚摸她的背。

江予菲在他的臂弯里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用手抱着他的身体,闭上眼睛睡着了。

阮,看着她熟睡的脸,眼里满是柔情。

不一会儿,他也睡着了。

这是几个月来江予菲最舒适的夜晚。

梦里没有痛苦,没有你要去哪里,只有满满的幸福。

她一直睡到早上九点,睁开眼睛就觉得神清气爽。

“早上好,老婆。”一个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江予菲伸手勾住阮田零的脖子,他的脸懒洋洋的。

“早上好。”

阮天玲半侧在她身边,一只大手在她胸前游走。

江予菲突然清醒了,她掀开被子看了看,神情有些奇怪。

“我的衣服呢?”

阮,抿了抿嘴,笑道:“我替你摘下来。”

“什么时候?!"

“你早上醒来,我看你还没醒,我先帮你脱下来。”

江予菲的脸变红了:“你给我脱了什么?”

阮天玲翻身压着她。他紧紧握住她的手,黑色的眼睛滚烫而深邃。

..

林棋玉

作者:张柬之

身体好了,贝贝工作状态会好一些。

她一个人在画室里打啊打,忘了吃饭睡觉。

她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室,甚至吃饭,除了晚上回去睡觉。

贝贝总是专注于她的工作。可以说除了工作,她什么都忘了。

南宫乐山来看过两次。

每次她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出现。

每次都是她细细雕琢,即使南宫乐山站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他。

这是南宫乐山第一次看到贝贝如此专注。

老实说,他觉得...有点不爽。

要知道,贝贝之前,一切都围绕着他转,他眼里的一切除了他都不重要。

刚刚...贝贝可以工作,可以无视他的存在。

这足以说明,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份工作。

但是,很矛盾。

虽然这种贝贝让他觉得不舒服,但却让他有些无法移动眼睛...

南宫乐山不得不承认。

这几年贝贝变化太大了,不仅仅是外表,还有内心世界…

她不再是没有任何基础的单纯的贝贝。

夜深人静时。

南宫乐山做完工作,抬头一看,发现已经是深夜一点了。

他端起保温杯,喝了口茶,多少让他清醒了一些。

侧头望向落地窗外,远处的画室仍然亮着。

南宫乐山微愣。

他起身走到阳台。从他的角度来看,他可能能看到工作室的情况。

工作室的一面墙是玻璃做的,只是为了采光好。

没有拉上窗帘,他可以看到贝贝穿着皮围裙,戴着手套,专注于她的工作。

最近一段时间。

当他早上起床时,他看到她已经在工作了。他晚上完成工作后,她还在工作…

一开始,他以为她是想给他看。

但是她的进步真的很快,成绩很好。

所以她真的很努力,非常非常认真...

而且说真的,一天至少工作十七八个小时。

再厉害的公司也不能这样对待和压榨员工。

可是他没有挤她,她却要这么努力!

想到这,南宫乐山心里很难受,心里有点烦躁。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命令贝贝完成今天的工作的时候,突然,贝贝的身体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南宫乐山视力好。

他确信自己没有错。贝贝晕倒了!

他的身体立刻反应比他的大脑还快,瞬间翻过了上露台,从楼上爬了下来好几次。

然后他冲到贝贝的工作室——

推开画室的门,我看到贝贝晕倒了。

南宫乐山急忙上前抱起她的身体。

贝贝脸色苍白,不省人事,看起来很虚弱。

南宫乐山抚摸着她的额头,温度比较低。

他又给她把脉,初步断定她是因为过度劳累,身体虚弱而晕倒的。

但是他没有松一口气,他还是很担心。

他抱起贝贝的尸体,大步走了出去。

贝贝被放在床上,医生给她检查了一下,然后喝了几滴就走了。

除了疲劳和虚弱,她的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估计是真的太累了,贝贝一直没醒。

..

街头霸王

作者:黄庭佐

她试图冷静下来:“我不在乎你想从埃文那里得到什么。我是他妈,没人有资格把我和他分开!”

“他会跟着你,以后没用了。”

“你怎么知道的?!什么还没发生,你怎么知道?!"

齐大师冷笑道:“你还需要知道吗?任何天才都是培养出来的。没有良好的教育,怎么成为人才!”

"他跟着我,会受到良好的教育。"

“你说的教育和我说的一样吗?!你自己能教他什么?”

“最起码,我可以教他善良、踏实、感恩……”

齐大师冷冷哼道:“这些都是没用的东西!我认为埃文如果跟着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没有什么比呆在这个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更好的了!”莫兰忍不住生气了。

齐大师斜眼:“你是在抗议我的决定吗?”

“可以!”

他没有生气。他只是冷冷地说:“你要知道,你的反抗是没有用的。回去好好想想,我说的都是为了埃文好。况且他是我们齐家的儿子,自然要留在齐家。如果你真的想要他的好,你应该让他留在这里。只有留下,他才能得到一切!”

"...我不会让他留下的。”

“这是你的决定还是埃文的?你怎么知道他不想留下来?也许他什么都想要。跟着你,他什么都没有。”

莫兰顿时无语,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本来,你不必面对这样的选择。但你选择了离婚,做了蠢事。现在就算你想和老板复婚,我也绝对不会同意!所以,你别无选择!”

莫兰深吸一口气,冷笑道:“管他呢!”

“给我出去,”齐老爷子立刻生气了。

多少人盼着能嫁给齐家,她却不稀罕。

这个女人真是不识抬举!

莫兰挺直了背,转身要走。

“咳咳……”她走后,他忍不住低声咳嗽。

大管家冲上前去帮他呼吸。“父亲,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其实你跟莫老师说好了,她应该会想明白的。”

“你知道什么?!"齐(暗送秋波),“我绝不允许她再和老板纠缠。她对我们家的伤害已经够多了。”

大哥现在一定要她了,也心软想念沈云培。

为了她,第三个孩子一直没有结婚,让他们的兄弟反目成仇。

他差点因为她的温柔天性被杀,现在半死不活。

他怎么能容忍那样的女人?

像他们这样的家庭需要的是一个只会给家庭带来利益的女人,而不是像她这样的祸害。

以前只看她一眼是没用的,现在我们发现了她的邪恶本质,怎么继续包容她?

所以,他死前一定要照顾好一切。

莫兰回到住处,迅速收拾行李,打算离开。

如果你不去,你会被踢出去的!

“莫小姐,不如等齐先生回来告诉他再走吧?”慧姐试探地问。

莫兰摇摇头。“不,如果他知道,我们根本不能走。”

..

叮当

作者:高越

肖骁:“我的身体怎么了?我也有八块腹肌……”

小乔看着他,昂着头,优雅地向水池走去。

他们三个泡在温泉里吃果汁和水果,别提有多舒服了。

泡了一会儿,小乔的脸变红了。

她的皮肤很白很嫩,现在又白又红,特别有魅力。

云起不看她,眼里的颜色知道了几分。

肖骁突然说了些什么,“埃文,我妈妈说你回去的时候,带我妹妹一起去伦敦。”

“为什么?”云起不明白。

“让她去伦敦玩,放松一下。我妈想让她出去走走,找个男人嫁。”

“我不喜欢中国男人,也不喜欢外国男人。”萧桥睁开眼皮,淡淡说道。

肖骁笑着说:“不一定,也许你更喜欢强壮有力的男人。”

“我讨厌长毛男!”西方国家的男人身上有头发。

齐笑了笑:“对,让JoJo跟我来,呆在我家。她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巧了,云最近放了个暑假,在家没事干。”

小乔瞪了他一眼:“我说,让你叫姐姐!”

没等齐说话,反驳道:“我都不想叫你姐姐了,更别说叫别人了。”

“你一点礼貌都没有。”小乔冷哼道。

齐墨韵看着她,笑了:“你要去伦敦吗?”

“管他呢,去不去。”小乔说没关系。

“那就跟我走吧。我后天就走,做好准备,等会回去再定票。”

小乔想了一下,点点头:“没事。就在我去英国转的时候,附近几个国家顺便玩了一把。”

齐墨韵又问肖骁:“你去吗?”

肖骁摇摇头。“如果我不去,外面就没有家。下次有机会再去。”

云起不点头,也没劝他。

泡了一会儿后,肖骁不想泡了。他起身说:“你泡吧,我去弄点吃的,我饿了。”

“点菜时给我们打电话。”小乔说。

肖骁点点头,然后裹着浴袍离开了。

池子里只剩下它们两个了。

其实泳池四周都是半透明的窗帘,可以看到其他泳池的情况,周围也有很多人在泡,也不尴尬。

齐墨韵看到小乔的脸越来越红,有些担心她。“咱们别泡了,泡太久会不舒服的。”

“不,我觉得很舒服。”小乔懒,不想动。“我会泡一会儿。你先来。我晚点来。”

齐墨韵走近她。“别泡了,你看起来有点不对劲。”

“有吗?”小乔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有点热。

齐抓住她的胳膊。“走吧,小心一会儿晕过去。”

“我真的很好。”但她还是用他的力气站了起来,于是双腿无力,差点摔倒。

云起没有忙着抓住她,小乔的鼻子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行吗?”云起不担心的问道。

小乔皱起眉头,抬起头来。“你身体好硬!”

“你在干什么?”这时,肖骁突然回来了。

他惊讶地看着他们,眼里闪着流言蜚语。

小乔慢慢站直了。

..

玄幻魔法

郭帅

/ 刘云甫

邓恩的目光转向他们,然后他走过来对刘易斯微笑:“我没想到你的身体恢复得这么快,恭喜你。”

刘易斯也笑了:“听说那天你也去山上找我了,谢谢。”

“我们是朋友,应该的。”

艾君站起来惊讶地问道:“邓恩,你刚来伦敦吗?”

唐恩转过身,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带着一些思念和深情。

刘易斯看不到他的脸,因为他的背转向刘易斯。

他压低声音:“对,刚到。下飞机就来了。”

你的爱有点内疚。我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刘易斯刚才说的话。

“你来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邓恩笑了。

你爱思考,真够惊喜的。

她很高兴见到他,但她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

“吃饭了吗?”你的爱关切地问。

邓恩摇摇头。“还没有。以后吃同样的东西。”

“不吃怎么行,正好刘易斯也该吃饭了,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你们两个先谈了,我走了,我爷爷一会儿就走。我得送他走。”

唐恩道:“我陪你去,给你爷爷送行。”

“不,你休息吧……”

“没关系,我们走吧。送你爷爷,我陪你去医院。”邓恩坚持。

“但是……”你喜欢看刘易斯。都没了。他一个人该怎么办?

刘易斯笑着说,“说吧。我父母预计很快会回来。如果他们照顾我,你不用担心。还有,替我谢谢你爷爷。我不能亲自送他。我觉得很遗憾。”

“没关系,我替你送他。”艾君笑了,然后她对多恩说,“我们走吧,时间不多了。”

“好。”邓恩回头看着刘易斯。“去吧,回头见。”

“好,你去吧。”刘易斯在微笑。

看着他们两个离开,他的笑容再也无法持续。

他总觉得很多事情的变化超出了他的想象。

希望他想多了...

艾君和唐恩一走出病房,她的手就被他握住了。

艾君停顿了一下,害羞地挣扎着。

邓恩捏了捏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说:“你想我了吗?”

“这是医院!”你的爱抛弃了他,大步走向前方。

唐笑了笑,追上了她。“但是我很想你。我每天都在想这件事。”

你心爱的人的脸又变红了。

听他这么说,她心里很甜,其实她也很想他。

唐恩看到她这个样子,眼睛里荡漾着温柔的光芒。他知道艾君实际上非常害羞,他不再逗她了。

这时,刘易斯的父母回来了。

你爱过他们却没有遇见他们。

艾君带邓恩去了小泽新的公寓。小泽新收拾好行李,正坐着喝茶。

看到他们两个进来,小泽新有点惊讶:“唐在吗?”

“爷爷,好久不见。”邓恩热情地迎接他。

萧泽欣笑着说:“我这就回去,你来了我就放心了。我走后,你帮我照顾俊爱。"

萧泽新不是傻子。他会看穿他们两人之间的问题。

武侠修真

森广隆

/ 薛道衡

祁瑞森有些难以接受。

昨天我的状态还可以,今天突然变得危险。

他知道这与氧气面罩无关。

正如医生所说,莫兰现在缺少的不是氧气,而是意志力。

我怕她不想活了,就郁闷了。

“齐瑞刚,你还是跟我们走吧。”一名警察上前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滚——”祁瑞刚抓住他的手腕,差点捏碎他的骨头!

警察被他的样子吓坏了,吓得睁大了眼睛。

齐瑞刚把他扔了,森冷冷的说:“你没看见我老婆快死了吗?离我远点,离开这里!有事找我律师!”

警察知道他的身份,他们对他无能为力。他们不得不离开并联系他的律师。

祁瑞森MoMo看着这一切,他知道仅凭这一点不足以威胁祁瑞刚签离婚。

他希望莫兰能摆脱他,幸福地生活。

但是现在,莫兰不想活自己了...

“齐瑞刚,如果莫兰死了,你就杀了她。”他突然冷了口。

齐瑞刚的眼睛阴沉沉的,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又想靠我头上?我只是说她不需要氧气罩,揭开不揭开都没问题。现在她突然出现紧急情况,你应该不会再说是因为我摘下了她的氧气面罩,她才处于危险期吧?”

齐瑞森看着他的眼睛说:“医生说莫兰能不能醒过来,要看她自己的意愿。她不想活了——”

祁瑞刚的瞳孔缩小了一倍。

他的那句‘她不想活了’让他的心微微一跳。

“原来她不想活了,但这救了我不去做。”他冷酷地说。

齐瑞森愤愤不平地看了他一眼,嘲笑他:“你真是个可怜的人。”

“这辈子,恐怕只有莫兰一个人愿意和你一起生活。可是,你亲手毁了她!”

“你不是我,别在我面前说教!”祁瑞刚顿时怒了,他揪住祁瑞森的衣领,面对尹稚,“你不喜欢她,想娶她吗?等她死了,我派你去找她!”

齐瑞森用力拉着她的手,一字一句地说:“她和我都不会死。要死的人是你!”

“呵呵,那我们走着瞧吧!”祁瑞刚笑得嚣张的尹稚,他的眼神,却也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病人估计要死了。谁是家属,请签字!”这时,一个医生手里拿着一份协议走了出来。

那是生死攸关的协议。

一般只有在病人奄奄一息的时候,医生才会拿出这个协议,给家属签字。

“怎么会没有呢?!"齐瑞森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昨天天气很好!”

“病人意志薄弱,没有求生的本能,我们也没办法……”

“我不管,你治不好她,我就把你拆了!”

祁瑞森在大发雷霆的时候,祁瑞刚直接进了病房。

“出去,你不能进来。”当医生看到他在抢救时,他生气地说。

一名护士突然尖叫起来:“心跳几乎停止了——”

医生没有理会齐瑞刚,迅速拿起转复机,把电极板放在莫兰的胸壁上,给她做了心跳复苏。

都市言情

西野迦南

/ 周之深

他们买了最新的航班,在机场等待登机时,艾君打开了他的手机。

一旦关闭飞行模式,就会显示许多未接来电。

当年很多都是邓恩叫的。

其中一个是刘易斯打来的。

一小时前。

你爱人的手在颤抖。刘易斯给她打了电话,但她没接...

如果他真的出事了,恐怕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给她打电话。

“他也给你打电话了吗?”你喜欢问邓恩。

邓恩点点头。“是啊。”

艾君忍住心中的不适。“他说什么?”

"..."唐恩没有回答。

“他说什么?”

唐恩看着她,眼里也有压抑不住的不安。

他抱住她的身体,安慰她。“别难过,我想他会没事的。”

“唐恩,他说什么了?!"

多恩舔了舔嘴唇,低声说:“他只说了一句话,让我好好照顾你,然后他的手机就再也打不通了……”

你的爱让她闭紧了眼睛,心里很难受。

刘易斯一定出事了。他在最后一刻打电话给他们,也就是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君爱无法原谅自己。她没接到他的电话。

他一定有很多话要对她说,但她错过了一切。

君爱从没受过这么大的苦。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身边某个人的痛苦。

刘易斯不仅是她的初恋,也是她心中的好朋友、知己、玩伴、大哥。

艾君真的无法想象有一天他会以这种方式离开她...

不,她甚至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也许他没事。

她必须冷静。在她确定之前,她必须充满希望。

然而,无论她如何说服自己,她仍然无法停止悲伤。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和十几年一样长。

走出机场,伦敦下着小雨。

你心爱的人只穿裙子,却没有感觉到一丝寒意。

邓恩脱下西装外套,给她穿上。

艾君茫然地回过神来。“我们现在能直接去刘易斯家吗?”

“好。”道恩也是这么想的。

当他们赶到刘易斯家时,他们得知刘易斯不在伦敦。

前两天他和拍摄队去了雪山。

他们想在雪山上拍mv,刘易斯的新专辑需要在雪山上拍。

结果他们倒霉了。他们被大雪困住了,这使山封闭了。他们撤离时,风雪太大,直升机出事了。

到目前为止,警方还没有找到刘易斯。

听说雪山太大找不到。

在你知道了一切之后,你迅速冲到了雪山脚下。她后面跟着五架直升机。

她从南宫家借的直升机。

君爱想去山里找自己。

而且她带的人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找人比警察效率高。

多恩知道她的计划,会和她一起去。

艾君不同意。“山上的雪太大了。你没有接受过特殊训练。出了事,你没有能力保护自己。”

“万一你出事了呢?”邓恩的脸色阴沉。

“我不会出事的!”君爱自信。

历史军事

贾南

/ 虎丘山僧

阮的床单天天拿出来晒,她也习惯了这种味道。

这是她和君在阮家的卧室。

丁恍惚中坐了起来。她是怎么回来的?

我记得昨天在古老家族的老房子里。为什么你现在回来了?!

丁想不通,她起身穿洗漱,开门出去。

在客厅照顾星墨的江予菲抬起头来。“醒醒。”

“妈妈,我什么时候回来?俊浩呢?”

江予菲笑着说:“你今天早上回来得很早。小君齐家去了公司。饿了就去吃。”

丁眨了眨眼睛,明白了一切。

她睡着的时候,阮军·齐家把她抱了回来。

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我不顾她的意愿把她带了回来。

还有,昨晚他甩了她,这是有预谋的...

丁吃完后回到卧室。

她叫顾晨曦。

“哥,你也知道君齐家给我带了什么回来吧?”

顾晨曦在电话那头笑了笑:“我知道了,你应该回去看看。不用担心我,我一个人很好,你以后可以来看我。”

“我怎么能信任你呢?另外,我们很久没见了。我们应该多在一起。”

“我没事,你真的不用担心。而且你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丁对很是不满。“这怎么是浪费时间?”

“总之你在家休息几天,我就好好照顾自己,别来了,知道吗?”

“不,我明天就回去。”

古晓很无奈,“南夏,听话。”

“我只想找到你。”丁刚这么说,就看见君推门进来了。

君齐家盯着她,显然听到了她刚才说的话。

“兄弟,我有事,先挂了。”

丁挂断了电话,默默地看着君。

她不说话,琼·齐家也不说话。

他拿出衣服穿上,就开门出去了。

“等等,你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丁夏楠拦住了他。

琦君转过头。“你说什么?”

装傻。

丁夏楠起身走到他跟前,抬头看着他。“你为什么带我回来?我不是说这段时间要陪哥哥。”

“我想回来。”君齐家淡淡道。

丁无言以对。“如果你想回来,你可以自己回来。过几天我就回来。为什么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回来?”

“你得跟我走。”君齐家很霸道。

丁夏楠明白他的意思。他就是舍不得她。

她也不生气。“可是我走的时候,哥哥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不放心了。”

“他没事。”

“我知道他很好,但是他心里很难过,很孤独。我想陪着他,我不想让他一个人难过。”

“你跟我在一起几天了。”

“几天就够了。我和他分开五年多了。至少我要相处很久才能对他放心。”

君齐家皱眉,不知道如何反驳。

丁以为被他说服了。“我不怪你带我回来,但我明天会去那里。等我和他呆一段时间,再劝他和我一起进城,这样我就不用一直担心他了。”

琦君的眼睛很冷。“别走!”

丁错了。“为什么?”

她只打算陪哥哥一段时间。为什么不让她走?

!!

科幻灵异

王秀琳

/ 卢革

“南侠,我是来和你商量点事情的。”

“是什么?”

徐梦瑶表现出非常尴尬的表情,犹豫了很久才说:“我叔叔不允许我开餐馆。他说我开餐馆太辛苦了,不让我开。”

丁脸色微变,“你还不开口?!"

“别急,先听我说。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是叔叔带大的,我很尊重他。既然这是他的要求,我自然不能拒绝。我知道你很喜欢研究食谱。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打算把剩下的秘方给你,但是因为我借钱开了一家餐馆,所以……”

“如果你给我所有的秘方,我可以不要钱。”丁对说得很好。

徐梦瑶露出感激的神色。“你真好,夏楠。但这对你来说太委屈了。”

丁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不委屈。就像我说的,我对金钱不感兴趣,我只对烹饪感兴趣。你把秘方给我就够了。”

“但还是太委屈你了……”

丁忍住了心里的不耐烦。“我真的不觉得委屈,你不用内疚。”

徐梦瑶有点破涕为笑,“南夏,我能认识你这个朋友,心里很高兴。以后有事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必须义不容辞。”

“你真好。”丁淡淡地说道。

她真的不认为他们是朋友。

徐梦瑶非常热情。“在南夏,晚上我会把股份转让书和秘方带来。你能看见吗?”

“是的。”她渴望早点得到秘方。

徐梦瑶突然脸色发白,叹了口气,“楠霞,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你听着别生气。”

丁皱了皱眉头。“是什么?”

徐梦瑶很担心,“你认识阮?”

丁非常担心。“怎么了?”

“阮氏是我市最大的企业,也是全国最大的企业。别人不认识阮氏,但我们很清楚阮氏也和* * * *有关系。她们.....他们把一切都白纸黑字写下来。你做的菜太好吃了。阮家看中了你的厨艺,要你一辈子给他们做饭。但是你的厨艺这么好,以后会有更大的前途。你怎么能在阮家当厨师呢?但阮家已经动了这个心思。如果你不同意,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同意。”

丁的心里有点忐忑。

徐梦瑶说的这些,她已经知道了。

阮俊臣昨晚威胁她。他只给了她三天时间。三天后,如果她拒绝,他会用妥协来威胁她。

所以对于所说的话,丁并没有怀疑。

徐梦瑶拉着她的手,悲伤地说:“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跟你合作开餐厅,他们也不会盯着你看。南侠,其实我是想帮你把餐厅关了。我怕你落到他们手里,一辈子都逃不掉,所以急着要关餐厅。”

丁怔怔地看着她。

徐梦瑶眼里有泪,他的话和眼睛都很真诚。

丁有点恍惚。

徐梦瑶真的这么善良吗?

她对徐梦瑶的看法有错吗?

她其实是个好人,但也不坏心?

但是怎么解释她手里的秘方是从哪里来的呢?

游戏竞技

蔡振南

/ 彭仲衡

不知道走了多久。江予菲把阮田零背在背上,问他:“你说给我一个家是什么意思?”

阮天玲停下来,突然不走了。

他没有回头,江予菲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嫁给我,我就嫁给你。”良久,他才深深开口。

他的语气非常坚定,江予菲能清楚地听到每一个字。

她搂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背上,低声说:“好,我答应你……”

她不想关心颜悦的存在,颜悦肚子里孩子的存在也不再是问题。

既然放不下这个男人,那就牺牲自己,让自己大度的接受他...

严月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她愿意抚养,她会好好待他。

如果她不想,她没有意见...

只要阮对的爱是坚定的,她就想牵着他的手走下去。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阮天玲哑着声音,声音紧张的问道。

“我说我答应嫁给你。”江予菲微微笑了笑。

“江予菲!”阮,突然很认真地叫了她的名字,很认真地说:“记住今天的日期,五月五日,记住你今天答应我的一切,别忘了。”

他一本正经地说,仿佛今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甚至比结婚纪念日还重要。

江予菲被他的态度感染了,她变得严肃起来:“嗯,我记得,今天5月5日,我牢牢记住了我今天答应你的一切。”

说完,她又觉得很好笑。

一般来说,女人对男人反复强调,记住你对我的承诺,不要忘记。

现在他们的角色颠倒了。是他一再强调她。别忘了她对他的承诺。

这是否意味着他更在乎她...

江予菲搂着他的脖子,无声而甜蜜地微笑着。

阮、也笑了,因为他终于求婚成功了。

此刻,他的心情非常愉快,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他迫不及待地要跳出胸膛。

他迫不及待地想告诉全世界的人他现在有多开心...

阮,发现他真的爱这个女人爱到了他无法想象的程度。

如果不是因为深爱,她怎么会给他这种疯狂的感觉?

阮、提到她的身体,笑得很开心,很灿烂。

他心想,即使她恢复了记忆,他也一定会重新恢复她的心...

那天晚上,阮背着她走了几十公里,直到深夜他们才到家。

而一路走来,他从未休息过,却从未放开过她的身体。

他坚定地走在她背后,每一步都是一种姿态。

对她和未来坚定而执着的态度...

江予菲的心也在这一夜落得更彻底了。

如果她过去爱过他,她的爱在任何时候都是没有安全感的,飘忽不定的。

但是过了这一天,她的爱加强了很多,至少她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早上十点。

江予菲懒得睁开眼睛醒来。

我身边的位置一直空。阮这个时候肯定在公司上班。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