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葡萄京官网官方网站(中国)集团有限公司----皇道至尊(1/46)

葡萄京官网官方网站(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哈哈,皇道至尊相信这种八卦会赚很多点击率的。

“玲——”严月的脸又白又红。当她发现有人指着她时,皇道至尊她低下头,用头发遮住脸。

阮也很惭愧,也很生气。他冷酷地瞪着江予菲,小声对她说:“江予菲,别走得太远!”

“哦,不知道是谁太过分了。”江予菲淡淡的看一眼严月,严月也愤怒的盯着她。

受到她冷嘲热讽的眼神,严月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打击。

“江予菲,你太无耻了!”她狠狠地打了阮田零一拳,说:“凌,我们走吧,我不想见她!”

江予菲脸色变冷,眼里满是沫沫:“你做了所有无耻的事情,但你害怕我给你丢脸吗?严月,你听我说,我一天不跟他离婚,你就一天当小三!”

“你……”

“够了!”阮、一下子扫倒了桌上的菜,生气地起身,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钱来,拍了拍桌子,拉着严月赶紧走了。

所有被他打翻的食物都溅到了地上。

没有人注意到一碗滚烫的鸡汤洒在了江予菲的小腿上。

她站在那里,看上去很酷,好像没什么事。

“那个人怎么这么……”

“哎,今年大三很猖狂。”

江予菲不听别人的意见,所以她迈开步子大步走了。她的目的是想给阮一个好机会,这个目的达到了,但是她还是跟着自己的耻辱走了。

不过没关系。

他们的地位比她高贵,就算这件事传出去,别人也只会说他们。而她,就像一个过客,没有多少存在感。

她确信没有人会记得她的样子。反正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事情发生,第二天就没人记得了。

她不知道的是,一个熟人在餐厅的角落里看到了她,还记得她的样子。

江予菲走出餐馆,再也无法忍受左小腿火辣辣的疼痛。

她皱起眉头,在路边的花坛上坐下。她小心翼翼地抬起薄薄的裤腿,看到自己雪白的小腿又红又肿。

那碗鸡汤很烫,洒在她腿上,她有尖叫的冲动。为了不丢面子,她只是咬着牙忍着。

现在身边没人了,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痛苦。

不知道是心太委屈还是腿太疼。江予菲吸了吸鼻子,几滴眼泪掉在了地上。

她正在找纸巾擦脸,一手拿着白色纸巾递了过去。

“好痛。先擦擦脸。我带你去医院。”

江予菲惊愕的抬起头,冲萧郎笑了笑。

“肖骁...真巧。”她从他手里接过纸巾,迅速擦去眼泪。

可惜他看到了她软弱的一面。

萧郎蹲在她面前,眼睛落在小腿上,眉头微皱:“有水泡,得去医院治疗。”

他向她伸出手,依然淡淡地笑着:“把手给我,我帮你上车。”

“不,不,我可以自己去医院。”江予菲不好意思拒绝他,萧郎伸出手,直接握住她的手,她拒绝了。

李明熙笑着说:“我就是喜欢当医生,皇道至尊给别人治病。我听说政府现在组织了一个活动,皇道至尊安排一些医生在山里传播医学知识。我觉得这样挺好。”

“要不要去?”萧郎盯着她。

李明熙漫不经心地回答:“有点。”

“别走!我们刚刚结婚。婚礼期间你要是离开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萧郎威胁说。

李明熙知道他不会答应,所以她也没打算去。

“随便聊聊。”

萧郎想了一会儿说:“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带你去骑马。”

李明熙眼睛一亮:“真的吗?!"

“嗯,你应该对骑马感兴趣。”

当然,她对任何有挑战性和令人兴奋的事情都感兴趣。

“那我现在就去准备,看明天能带来什么!”李明熙兴高采烈地冲进卧室,整个人活了过来。

萧郎无奈地笑了笑。他天生安静无趣。李明熙喜欢刺激和冒险。

有她在身边,我相信他的生活永远不会无聊。

李明熙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第二天骑马,享受美好的一天。

结果第二天一早,李妈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回家吃饭。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回家吃饭时,李木说今天是她和李明熙父亲的结婚纪念日。

李明熙很无语。

父母不应该一个人过结婚纪念日吗?

为什么要把全家拉在一起!

他们不觉得多余的人都是第三者吗?

李明熙说了这个邪,李牧很坚决的说:“你回来就回来。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我还是不是你妈,让你回来你就推三阻四!”

李明熙被骂,只好放弃骑马计划,和萧郎一起飞回家。

一路上,李明熙有点沮丧,萧郎安慰她说改天再去骑马。

李明熙抑郁了一段时间,后来就不抑郁了。

既然是父母的结婚纪念日,自然想买点东西回去当礼物送给他们。

但是买什么礼物才能体现礼物的价值呢?

送普通礼物显然没意思。他们不喜欢普通的礼物。

送你的钥匙,虽然心到了,但是无聊。

李明熙想了想,决定在旋转餐厅给他们做一顿情侣套餐。

老人有享受浪漫的权利。也许父母不会觉得享受很丢人,但她可以撮合他们。

萧郎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所以他们去买了一份套餐,也就是今天晚上。

李明熙和萧郎高高兴兴地来到了李家。

下了车,走进客厅,突然听到一个孝子的大叫声。

李妈妈和李爸爸正在哄一个两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在哭,为妈妈哭。

一会英语,一会汉语,语言叫乱七八糟。

李明熙傻眼了。“妈,这是谁的孝心?”

看到他们来了,李木高兴地说:“这是你叔叔的小孙女。你还没见过她吗?”

李明熙有一个叔叔,但是他不住在A市。两家很少见面。

我叔叔有两个儿子,都结婚了。大儿子嫁给了一个美籍华人。这家人经常住在美国。李明熙78年没见人了。

但是听说他们二胎是女孩,皇道至尊是这个吗?

李明熙上前疑惑地问:“大表哥,皇道至尊他们来了吗?”

“嗯,他们夫妻来A城办点事,孩子就交给我们一天。”

李明熙走到萝莉身边坐下,笑着捏捏她的手:“小家伙叫雪儿,是不是?”

李牧笑着说:“对,叫雪梨。”

“雪儿,我是表姐。”

雪儿看看她,继续哭。

李明熙抱起她,用英语安慰她:“别哭了,爸爸妈妈马上就来了,他们去给你买好吃的了。”

雪儿明白了,就不哭了,但是还在打嗝。

李妈妈笑着说:“叫你来是对的。我知道她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李明熙一边逗小家伙一边开玩笑:“妈,你不会要我一天带孩子吧?”

李牧笑着说:“你没事干。我叫你来是为了带孩子。”

李明熙惊讶地抬起头:“你不是说我们要回来庆祝你们的结婚纪念日吗?”

李牧嘲笑一些小偷:“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们一起回来庆祝的?我只是让你回来。你奶奶一大早就去见朋友了。正好,我和你爸爸要出去玩一天。你和萧郎在家照顾孩子,我们晚上回来。”

李明熙很无语:“妈,我不是保姆!”

“但你是雪儿的表妹。雪儿中文不好,我们也不能带她。你看你哄她她就不哭了,你带她去比较好。肖骁也会说英语?”

母亲李的最后一句话问。

萧郎笑着点点头,李木拍了拍手,笑着说:“那更好。你们夫妻一起带孩子,有个伴。雪儿很可爱。你今天学会了带孩子。有了孩子之后,你会更熟练。”

李明熙:“…”

李妈妈把李爸爸抱起来说:“就是这样。你在家照顾孩子。我和你爸爸出去了。”

“妈妈……”

“明溪,妈妈也对你好,带孩子会让你想生孩子。”

萧郎的眼睛一亮,李明熙头疼,这下又生了。

但是现在,除了留下来照顾孩子,她还能做什么呢?

真的很压抑。本来打算骑马,结果变成了带孩子。

当李木和李福准备离开的时候,李明熙给了他们一份礼物。

李妈妈笑着说:“我和你爸爸还没决定晚上干什么。太棒了。不要担心晚上做什么。那我们以后再努力回来。你的表弟预计明天早上来。今天,你们两个带着孩子。一言为定!”

李的妈妈和李的爸爸高高兴兴的走了,李明熙更是郁闷。

她不应该给他们礼物吗?

人都走了,客厅里只剩下萧郎、李明熙和无辜的雪儿。

李明熙向萧郎抱怨:“我就知道我们不会回来了!”

萧郎笑着说:“如果我们不回来,我们的父母将如何度过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是的,算了。她会为了父母的幸福而牺牲自己。

李明熙吻了吻雪儿,对萧郎说:“留在这里照顾孩子一点都不好玩。你去上班,我一个人带。”

皇道至尊

萧郎眼中闪过一丝兴趣:“妈妈说让我们一起来,皇道至尊这样可以增加我们想要孩子的欲望。”

李明熙想,皇道至尊你生孩子的欲望够强烈,没必要增加。

“真的不上班了?”

“别走,留在这里陪你。”萧郎坚定地回答。

李明胜xi嘿嘿一笑,把雪塞到他怀里。

“那你先吃吧,我去弄点吃的。”

萧郎有点被他那柔软的小洋娃娃迷住了。他还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孩子。

雪儿好奇地看着他,用英语问道:“你是谁?”

萧郎露出了美丽的微笑:“我是你的叔叔。”

雪儿歪着头说:“我怎么没见过你?”

“因为你出生不久,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雪儿莫名其妙地点点头,然后伸出胖乎乎的手:“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萧郎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你好,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李明熙把水果切好,从厨房拿出来。他看到一大一小,坐在沙发上聊得很开心。

雪儿眨着眼睛问:“这是什么地方?”

“中国,一座城市。”萧郎严肃地回答。

“你知道我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吗?”

“我去给你买好吃的,但是路太远,他们要很久才能回来。你会哭吗?”

“我不哭,我勇敢。”

“勇敢的小公主?”

“是的,我是一个勇敢的小公主。”

李明熙笑了:“看不出来你会照顾孝顺。”

萧郎狡猾地看着她:“所以我们很快就生了一个,生下来后我会照顾它的。”

李明熙盯着他,然后把水果拼盘放在茶几上。

“雪儿,过来吃水果。”

李明熙像猴子一样摆各种水果。

雪儿拍拍她的小手叫道:“猴子!”

“喜欢吗?”

“喜欢!”

“想吃吗?表哥喂你。”

雪儿的小手指着:“我要吃它的尾巴。”

猴子的尾巴是由葡萄制成的。李明熙交叉一颗葡萄喂给她。

“守望叔叔,你要吃什么?”小家伙问萧郎。

“我也吃尾巴。”萧郎看着李明熙。“你也喂我。”

李明溪划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

然后,雪儿吵着要吃猴子的耳朵。李明熙成功的用一盘水果搞定了她,让她熟悉了他们。

吃完水果后,她找到一本童话书,读给她听。

很难熬到中午吃饭。聪明了一上午的雪儿,刚走到桌边又哭了。

“我要爸爸,妈妈,为什么他们还没回来?”

“雪儿不哭,她们回去的路上很快就会回来的。”李明熙抱起她的身体,安慰她。

小家伙擦了一把眼泪:“多久很快?”

李明熙很惭愧。这孩子没那么好糊弄。

她很认真地回答:“马上就12个小时了。”

“12小时?”

“嗯。”

雪儿伸出一根手指,仔细数着:“1,2,3,4...7, 5, 10 ...10, 12!已经十二个小时了。”

李明熙和萧郎:“…”

她算错了,但是她十二个小时过得比十二秒还快!

李明熙指着墙上的挂钟:“看,皇道至尊如果最短的针是到12点,皇道至尊你爸爸妈妈就回来。”

雪儿瞪了一会儿,认真地点点头:“我知道。”

李明熙端起她的小碗:“我们现在吃饭好吗?”

雪儿回头:“可是我想吃炸鸡腿和土豆。”

"我们中午吃这些,晚饭吃炸鸡腿和土豆好吗?"

雪儿噘嘴,摇摇头。“不,我不会吃这些。我想减肥,所以我想吃炸鸡腿和土豆。”

李明熙快要笑死了。她吃的炸鸡腿土豆才是长胖的好吗?

萧郎也忍不住笑了:“我会为她做的,很快就会好的。”

李明熙点点头。“那就去吧。”

萧郎去厨房的时候,李明希先哄雪儿吃了点米饭,说吃完饭就吃炸鸡腿和土豆。

雪儿很听话地吃了不到半碗,然后为了减肥,她坚决不吃了。

幸运的是,萧郎很快,很快他就得到一只炸鸡腿和一盘炸薯片。

雪儿开心的拿起鸡腿咬了一口:“好吃,好吃。”

李明熙逗她:“这是彪叔给你做的。要不要亲他一下表示感谢?”

雪儿点头,然后凑了个小脑袋,吻了萧郎一下。

萧郎的心突然软化了。他想,要是他有个女儿就好了。

“彪叔,嫁给我吧。”正在吃雪,突然来了,惊得张明-和大眼瞪小眼。

萧郎笑了:“嫁给你?”

“嗯,嫁给我,天天给我腿吃。”

“不行,我不能嫁给你?”

小家伙睁大了眼睛:“为什么?难道我不可爱,不漂亮?”

萧郎指着李明熙:“因为我已经娶了你表哥,所以不能再娶你了。”

雪儿侧身看着李明熙。她瞪着她几秒钟,大眼睛像杰玉,仿佛在安慰自己,说:“我想比你漂亮一点。”

“哈哈......”李明熙倒在桌子上,忍不住笑了。

雪儿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她耸耸肩,继续吃美味的鸡腿。

午饭后,李明熙会带着小家伙上楼去午睡。

反正雪儿是不会去的。她几次爬到沙发上,盯着挂钟。

发现最短的针几乎没有走多少,雪儿着急了,指着挂钟。“坏了,坏了,别走!”

李明熙忙着解释:“必须走,只是走得很慢。”

雪儿很失落的点头,眼睛继续盯着挂钟。

李明熙和萧郎没有强迫她午睡。他们打开电视,找到一部动画片看。

动画片吸引了小家伙。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挂钟,看了一会儿动画片,然后转过身来。她很忙。

看到她静静地坐着,李明熙等人静静地看着电视,没有打扰她。

过了一会儿,李明熙看着这个小家伙,他很开心。小家伙一直坐着睡觉,眼皮耷拉着,想睁开,稍微睁开一点又垂下来,她就这样来回走了几圈才完全闭着眼睛睡着。

而且她的嘴微微张着,口水一直流出来。

李明熙正忙着抽纸巾,皇道至尊帮她擦嘴角,皇道至尊轻轻抱起她的身体,朝楼上走去。

萧郎关掉了电视,悄悄地跟着他们。

李明希抱着雪儿去了她的房间。她把小家伙放在床上,脱下鞋子,拉过来盖住她。

李明希不敢离开,怕小家伙醒来没看见有人哭,或者说她醒来没大人。

她低声对萧郎说:“你去客房休息,我会陪她到这里。”

她也脱了鞋,上床睡觉了。

萧郎在她旁边坐下,然后上床睡觉。“我会和你一起睡。”

“在一起?”

“嗯。”萧郎躺下来,抱住了李明熙的身体。

他看着她,笑着小声说:“雪儿很可爱,不是吗?”

李明熙点点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家伙。”

萧郎走近她,看着她的眼睛:“我们也有个女儿吧。”

李明熙故意笑着问:“不想要儿子?”

“儿子可以,但我觉得女儿更可爱。有雪儿这样的女儿就好了。”

李明熙能感受到萧郎想要孩子的强烈愿望。

其实和雪儿接触后,她也想有个孩子。

她接触到的孩子都像天使一样纯洁可爱。如果她有自己的孩子,我相信她会很喜欢的。

但她害怕孩子出生后,她会和孩子分开...

但是你不能没有它。

除非萧郎和她离婚并和另一个女人结婚。

否则,她不能让萧郎没有孩子。

李明熙拉着萧郎的手,低声问道:“如果我们没有孩子呢?”

萧郎停顿了一下。“你是说,我们不能生孩子?”

“是的,有些人,即使身体健康,也不一定能怀孕。”

萧郎很奇怪。“为什么不能怀?”

李明熙想起了自己曾经治疗过的一个病例。

“之前,有一对夫妇来看过我。他们结婚几年后没有孩子,所以他们认为自己的健康有问题。

但我检查了他们,发现他们身体健康,生育能力强,但就是生不出孩子。

后来因为家庭压力,他们离婚了。

离婚后,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家庭,不到一年,他们都有了孩子..."

“有这种事吗?!"

李明熙点点头:“嗯。这个事情不能科学解释,只能说明他们两个没有孩子。所以,人们常说,孩子是上帝赐予的礼物。怀了孩子,都是看缘分。”

萧郎抱住了李明熙的身体:“你担心我们没有孩子的命运吗?”

“不,我只是怕万一。”

萧郎笑着说:“没有一千。你我的命运都无法和普通人相比。既然可以结婚,自然会有孩子,相信我。”

李明熙笑着点点头:“嗯。”

“睡吧,不然下午就没精力陪小家伙玩了。”

李明熙打了个哈欠,靠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萧郎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的脸。他心里说,他们不生孩子没关系,只要她在他身边。

睡了一个多小时,雪儿在床上三个人中最先醒来。

小家伙坐起来,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

皇道至尊

然后他们伸出胖乎乎的手,皇道至尊拍拍胳膊。

李明熙和萧郎很快醒来。雪儿见他们醒了,皇道至尊嘴都哽咽了。他们委屈的说:“我要尿尿……”

“薇薇?”李明熙睡得有点迷糊,没反应过来。“薇薇是什么?”

英语中“小便”有很多种说法,其中一种听起来很像薇薇。

雪儿见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眼泪都快出来了:“我要尿尿!”

萧琅一翻身起来,抱着她,冲向浴室。

李明胜xi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雪儿是来撒尿的。

她觉得好笑,忍不住笑了几声。

天啊,如果她一个人的话,她会尿裤子的!

李明熙正这么想,萧郎抱着雪儿走了出来。

他的脸有点奇怪。“嗯,去看看雪儿有没有多余的裤子?”

李明熙错了:“尿裤子?”

“嗯……”

如果没有,小家伙的裤子湿了。

雪儿估计她也很尴尬,噘嘴含着委屈和泪水。

李明熙头很大。她从来没伺候过尿裤子的孝顺。

“她不是穿纸尿裤吗?”

雪儿哼了一声反驳道:“我不穿纸尿裤!”

李明熙曾经捏过她肉肉的脸:“不穿纸尿裤的后果就是尿裤子!”

“讨厌,我没尿裤子,讨厌!”小家伙攥着拳头,委屈地大叫。

“咦,她多大了,居然知道自己尴尬。”李明熙很新颖。

萧郎无奈地笑了:“你抱着她,我去找裤子。”

“放开我。”李明熙很快就溜了,她因为孝顺,不敢抱裤子。

幸运的是,雪儿的妈妈和爸爸为她准备了一件感谢的衣服。

李明熙找到了一条裤子。

萧郎说在给她换裤子之前先给她洗个澡。

李明熙点点头。她不懂这个。萧郎说了他想要的。

两人配合着,给雪儿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后,小家伙才觉得轻松。

但是李明熙不容易。

给小家伙洗澡的时候不小心弄湿了裙子,让她觉得很别扭。

萧郎比她轻松多了。他工作稳定,一丝不苟。即使他照顾不到孝顺,也不至于一塌糊涂。

李明熙也觉得很累:“照顾孝子真的很累。”

萧郎很莫名其妙:“累吗?”

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李明熙伸出手数了数他:“你不累吗?干了一天活,还要伺候孝顺吃饭。他哭着哄着,睡觉时和他呆在一起。他不能走。

而且要时刻注意他们是否需要尿尿。小便是小事,如果他们有大便,那就更糟了。

总之你要整天陪着他,半分钟都不能离开,你要随时让他们开心。如果你不理他,他会哭的...

天哪,哀悼太可怕了!"

李明熙越来越怕服丧。她认为孝顺是来自折磨星球的星人的折磨,是对人的特殊折磨。

萧郎听了她说了这么多,觉得事情很严重。

如果李明熙因为这个害怕孝顺怎么办?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他忙笑着说。“请照顾孝一个月。如果一个不够,请拿两个。这样会减轻很多负担。再说了,以后我们家的孝道都是我带的,你也不用带了。”

李明熙感动地看着萧郎。

“你真是个好爸爸。”

萧郎开心地笑了。他也想成为一个好父亲。他真的很期待自己孩子的出生。

和雪儿相处了半天,皇道至尊两人都想好了怎么照顾她。

所以到了下午,皇道至尊照顾她就比较容易了。

雪儿和他们混熟了,不再吵着要爸爸妈妈,一直开心的和他们玩。

继续逗她。真的很累。

幸运的是,这一天即将结束,他们很快就会被解放。

晚饭后,李明熙带雪儿看动画片,萧郎去切水果给她们吃。

渐渐地,天黑了,到了晚上。

李明熙的父母没回来多久。他们脸上带着微笑,看上去精神很好。显然,他们今天过得很好。

现在他们回来了,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李明熙和萧郎想回去。

结果他们知道要走了,雪儿哭着不让他们走。

“这孩子跟你熟,跟我们不熟,”李木笑着说。我猜你不在的时候她会哭很久。嗯,等她睡着了再走。"

看到雪哭得如此伤心,他们只能暂时留下来。

于是四个大人坐在客厅逗她开心。

孝子,快走。雪儿很快又开心了,抱着球和他们开心地玩着。

李木笑着问李明熙:“照看孩子一天,累不累?”

李明熙点点头:“很累。”

“你觉得无聊吗?”

李明熙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无聊。”

奇怪的是,虽然她很累,但一点也不无聊。

“都一样,”李木笑着说。不过,以后照顾好自己的孝心,累了也不腻。"

李明熙暗自好笑,她妈妈对她那么好,从来没有忘记劝她生孩子。

夜,渐渐深了。

九点钟,雪儿再也忍不住睡意,睡在黑暗中。

把她交给父母后,李明熙和萧郎也开车回家了。

这一天,他们本来是要去骑马的,结果当了一整天的保姆,不过感觉挺充实的。

回到自己的家,睡觉前,李明熙很自然地被萧郎折腾了几次。

萧郎现在越来越想要一个孩子。

他抱着李明熙的身体,抚摸她的小腹,想着自己辛苦了半个多月,快一个月了,不知道有没有孩子。

他相信自己的力量。也许,一个月后,可以发现李明熙怀孕了。

经过这样的思考,萧郎更加期待了。同时,他不敢再折腾李明熙,决定以后要温柔一点,以免不小心伤害到孩子。

带了一天孩子,被萧郎折腾了好几次,这一夜李明熙睡得很香。

第二天早上,他们很自然地回到了父母身边。

但不是为了照顾孝顺,而是为了和大表哥在一起。

好几年没见大表哥大老婆了,所以李明熙两人都让他们多住了几天才走。

不过这次大表哥和大表邵来做生意了。对了,他们还认识了李明熙的丈夫,还和好了结婚礼物。

然后当他们完成工作后,他们必须马上回去。

皇道至尊

他们一直忙于工作,皇道至尊几乎没有时间休息,皇道至尊所以谢绝了李明熙的好意,决定早点离开。

一家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就把大表亲送到机场送走了。

雪儿记得李明熙和萧郎。当他们离开时,她拥抱了他们,给了他们两个大大的吻。

大表哥见他们舍不得雪儿,就让他们赶紧生一个,这样他们就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

李明熙心都碎了。好像如果她再不生孩子,全世界的人都会不同意。

送走了大表哥,李明熙,他们也要回家。

“来,我们回去。”萧郎拉着她的手说。

“好。”

李明熙转过身,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李明熙赶紧道歉。

另一个是保养得很好的中年妇女。

她淡淡地看了一眼李明熙,没说话,走开了。

当李明熙看到她时,她感觉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

她看着中年妇女向远处的一个年轻人走去,那个年轻人提着一个手提箱,戴着太阳镜。

他转身面对那个中年女人,那个轮廓很深的五官突然出现在李明熙的眼前!

李明熙盯着他们,脸色苍白,表情僵硬。

但她只分心了几秒钟,然后她迅速收回视线,但看着萧郎疑惑的眼睛。

李明熙心里咯噔一下,她害怕萧郎看到什么。

“你怎么了?”萧郎怀疑地问,“你为什么突然脸色苍白?”

李明熙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刚才肚子突然抽动了一下,还有些疼。”

萧郎抱着她,紧张地问,“现在怎么样了?”

“没事的。”

“走,我们去医院!”

“我没事……”

“不行,去医院检查一下。”他担心李明熙的胃有问题。毕竟她厌食已经很久了,很久不能吃东西了。

李妈妈已经出去了。萧郎坚持带李明熙去医院检查。李明熙只好告诉他不要让别人知道。

萧答应了,扶着她向外走去。

李明熙没有回头看两人,仿佛刚才的相遇从未发生过。

而那两个人的谈话,她自然不知道。

“阿姨,刚才爷爷打电话来问我怎么样。我告诉他我什么也找不到。”年轻人对中年妇女说。

中年妇女的情绪有些低落:“A城的线索也断了...我以为我会找到一些东西……”

“大姨妈,别急,我们继续找。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不算太坏。”

中年妇女点点头:“你说得对……”

李明-xi的身体自然是没问题的。他去医院做了检查,但什么也没找到。

萧郎松了一口气,但当他回家时,他仍然买了很多营养成分,并计划为李明熙做一些美味的东西。

李明熙回到家,说累了,去卧室休息。

萧郎去厨房做饭,但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不对劲。

李明熙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在机场看到的那两个人。

她认识那个中年妇女,但不认识她。

标题出错的可汗是‘那两个人’。发布后,标题不能修改

那个人,皇道至尊他看起来就像那个人。他们一定是亲戚。

好像前段时间她在路上不小心看到的人应该是他。

李明熙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A市,皇道至尊但她怀疑这和她有关系。

如果真的和她有关系呢?

李明熙握紧拳头,咬紧牙关。该来的终究会来,但她没什么好怕的...

李明熙一个人在床上想了一个多小时,萧郎的饭做好了。

萧郎轻轻地推门进屋。看到她睁着眼睛,她疑惑地问:“没睡着吗?”

“没有,我醒了一会儿。”李明熙撑起了身子。“真香,饭好了吗?”

萧郎笑着点点头:“好吧,我们去吃饭吧。”

李明熙起身和他一起去了食堂。萧郎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李明熙称赞他,和他谈笑风生,若无其事。

只是吃饭的时候,她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

“你怎么吃这么少?”萧郎皱起了眉头。

“中午吃多了。”

李明希每顿饭都吃得很多,萧郎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吃得足够多。

“再喝点汤。”他给了她一碗他炖的蘑菇汤,但李明熙没有拒绝。喝汤后,萧郎松了口气。

吃完饭,天快黑了。

萧郎去书房工作了一会儿,然后就去睡觉了。睡觉前,自然要先造人。

经过一个月的思考,李明熙本来打算今天要孩子,但是看到这两个人后,她又不敢要孩子了。

在这一点上,她怎么敢怀孕,她怎么敢冒险。

不想怀孕,她不敢告诉萧郎。

李明熙突然感到如此内疚和自责,以至于他娶了萧郎,但他不能生下他。这是什么婚姻?

如果当初我坚持不嫁给他,我现在岂不是对不起他?

怪她,不坚持,怪她救了运气,以为她和萧郎能白头偕老...

锻炼后不久,萧郎拥抱了她,然后睡着了。

李明熙直到天亮都睡不着。

第二天,萧郎准备好早餐,去上班了。

李明熙睡到中午,把早饭当午饭吃,省了一顿饭。

吃完饭,她换了衣服,出门直接去了医院。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没有使用避孕药,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怀孕了。

没有最好的...

但是,李明熙知道,不怀孕的可能性是50%。

在她建立的医院检查后,女医生对李明熙说:“我没有怀孕。”

李明扬松了一口气,同时心底也有点隐隐的失落。

“到底要不要怀孕?”女医生这样看着她,好笑的问。

李明熙扬起眉毛:“谁不想怀孕?只是前段时间吃了点感冒药,怕怀孕对胎儿不好。”

女医生相信了她的话。“幸好你没有怀孕。但是,以后不能吃药了。你也是老医生了。这方面你应该比我懂。”

“我不专攻妇科。”

女医生盯着她。虽然不是妇科专科,但妇科技术比妇科医生好。

“还有,你是不是每天都有点频繁的做爱?”

“我好吗?”

“厉害!皇道至尊”

安塞尔双手抱胸,皇道至尊冷冷地说:“既然我很厉害,我可以做哥哥吗?”

“啊?”

安森的孩子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我可以演哥哥的角色。”

江予菲笑了。原来他在纠结这个。

“安森,哥哥是哥哥,哥哥是哥哥。想当兄弟就当不了兄弟。你的曾祖父可能知道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到时候我们会问他的。”

“嗯,我一定是哥哥!”安森童自信地说。

江予菲笑着揉了揉脑袋,眼里满是宠溺。

祁瑞森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着他们,嘴角带着微笑。

事实上,他也想要一个孩子...

江予菲,他们不能把安塞尔送到他学习的地方。

汽车在城里停了下来,安塞尔上了另一辆车,被一群保镖护送走了。

此刻已经很晚了。南宫城堡离城市很远。回去要两个多小时。

加上白天的很多事情,江予菲很累。即使睁着眼睛,她看起来也很困。

看到她这个样子,祁瑞森提出去他那里睡一晚,明天再回去。

江予菲仍然对他有些防备:“我们回去吧……”

主要是和他一个人住,谁知道会怎么样。

齐瑞森笑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这个想法被看穿了,江予菲很尴尬。

齐瑞森直接递给她一份协议:“这是给你的,你不用怕什么。”

江予菲拿走了。

他们结婚前是很好的约定,内容很简单,就是如果她不愿意,他绝对不会碰她。

齐瑞森在下面签了名。

没想到他会主动得到这个东西,江予菲有些惊讶。

齐瑞森说:“这些保镖会服从你的。如果我对你有什么意见,你可以让他们来对付我。”

其实他看起来真的很体面。

江予菲的直觉告诉她,祁瑞森不是一个坏人。

“好吧。”犹豫了一下,她点头同意。

***********************

齐瑞森在市中心有一栋别墅。到了那里,他安排了两个丫鬟照顾她休息。

白天真的很累。

江予菲洗了个澡,迫不及待地躺在床上,想好好睡一觉。

但是当她真正躺下的时候,她又睡不着了。

今天在教堂里她满脑子都是阮。

江予菲拿着手机想给他打电话,但他不敢。

我不给他打电话,我很想他...

然而,此时他一定不想接到她的电话。

江予菲翻来覆去,终于没有叫他,选择了睡觉。

她睡得很香,但不稳定。

梦里有很多零星的画面,都是关于白天的...

阮,阴沉而愤怒的声音在她心头盘旋。

【江予菲,你听我说,我不会让你走的!】

【就算你结婚了,我也带你回去!】

她心痛地皱眉,他难过,所以这对她来说并不难...

她心痛地皱眉,皇道至尊他难过,皇道至尊所以这对她来说并不难...

“对不起……”在噩梦中,江予菲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原本关闭的窗户突然被打开了。

风吹进来,温暖的黄色窗帘在风中飘动…

江予菲感到一阵寒意,她情不自禁地被裹在一条紧身被子里。

然而,在黑暗的房间里,有一个高大的影子向她走来。

江予菲在睡梦中越来越不安,她似乎感觉到了阮田零的呼吸。

“阮·……”

她皱起眉头,困惑地睁开眼睛-

一个巨大的影子站在她的床前,江予菲睁大了眼睛,嘴里发出一声尖叫!

“啊——”她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却惊动了外面的保镖。

“小姐,你没事吧?!"外面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啪嗒--"

房间里的灯被阴影打开了,江予菲惊恐地看着,只看到熟悉他骨头的脸。

“阮天灵?!"江予菲坐起来,没有惊慌。

“你怎么来了?”

阮天玲的眼睛一片漆黑,他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小姐,你没事吧?!"保镖更大声地敲门。

江予菲害怕他们会冲进来。她大声回应:“我没事!我刚刚做了个噩梦!”

“小姐,我们在外面。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们。”

“我知道!”

外面没有声音,急忙下床,站在阮面前。

“你怎么进来的?”

她看向敞开的窗户。这是二楼,他爬上去。

江予菲走过去关上窗户,紧紧地拉上窗帘。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回来继续问他。

阮天玲仍然阴沉的盯着她,抿唇没说话。

江予菲的眼睛闪了一下,她知道他还在生气。

“对不起……”

“我不需要!”阮天玲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我别无选择。”江予菲垂下眼睛,带着认错的态度。

“阮天玲,这次你有耐心吗?只要我找到另一个孩子,我就可以……”

他的下巴突然被他捏住了,她的话突然被打断了。

抬头看着他冰冷的眼睛,江予菲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别生气,好吗?”

“江予菲,你不信任我!”

“我没有……”

“我说,我会想办法救孩子的!”阮天玲愤怒的低吼。

“我知道你会想办法的,但是……”但是安森也有危险。

她必须和安森在一起,时刻保护他。

还有,她爷爷说的那些意味深长的话,让她不得不怀疑,有一个坏人,连她爷爷都在防备他。

南宫老人应付不了人,更别说阮。

目前她只能做爷爷想做的事情。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自己爱的人有危险。

她只是想保护她爱的人。

但是这些不能告诉他...

因为阮,无所畏惧,她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吓她一跳。

“可是什么?”男人眯眼。

江予菲的眼睛闪着光:“但我担心你会有危险。”

“我这么弱?”阮天玲越发生气了。

江予菲摇摇头。“不怕一万,就怕。”

“你终究还是觉得我没有能力救你!皇道至尊”阮天玲就是一声低吼。

“不,皇道至尊我不这么认为……”江予菲焦急地反驳道。

“好吧,不管你怎么想,现在跟我走!”

阮天玲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拖到窗前。

和他一起去?!

和他走了之后还能回来吗?跟他走吧,她没有白嫁给祁瑞森!

江予菲用双手抓住他的胳膊:“我不能去……”

阮天灵嗖嗖的回头,黑眼睛冷冷的看着尹稚。

“你说什么?!"

江予菲鼓起勇气重复:“我不能和你一起去。”

阮天玲的下巴一下子绷紧了;“再说一遍。”

"...这次,我真的不能和你一起去了。我现在嫁给了祁瑞森,我没有……”回去。

“江予菲,我要你现在就跟我走!”阮天玲冷冷地咆哮着,眼神中充满了威胁。

江予菲抿了抿嘴,柔声道:“阮田零,我真的不能陪你去了。我跟你走,他们不让你走,事情就更糟了。”

“这个我不管,总之你得跟我走!”

阮天玲强行把她拖到窗前,他推开窗户,风从外面涌了进来。

他伸出一只手,及时在屋顶上挂了一个篮子。

这个篮子足够大,可以装一个人。

阮,扯起篮子,挽住的胳膊:“你进去——”

江予菲抓住窗户边,摇摇头:“我不能去!”

阮,用力一拉:“我叫你进去的!”

“,阮不要这样,你自己去吧,不然会被人发现的……”

“江予菲,我数到三,如果你不进去,别怪我对你无礼!”

“一个!”

“两个!”

“反正我不能跟你走!”

“三!”

与此同时,阮放开了篮子,双手撑着窗沿挣开了她的手,然后用有力的双手抓住她的腰,把她的身子举起来——

江予菲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她低低地叫了一声,双腿迅速圈住了他的腰。

阮、气的满脸通红,说道:“把你的腿放进去!”

“不要放手!”她紧紧抱住他,用手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纠缠着他。

篮子只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阮田零不能和她一起进去。

“江予菲,别让我生气。”何突然淡淡道。

江予菲掐着他的脖子,闷闷地说:“我也不想惹你生气,但我真的不能走。”

“你不跟我走,你打算留下来继续跟那个男人做夫妻吗?”

“没有...我说,我别无选择。阮,,这次你受得了吗?”

男人冷冷的看着外面的夜色:“我说我受不了怎么办?”

江予菲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陷入沉默。

她的沉默不言自明。

阮天玲也不再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窒息。

江予菲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冰冷气息。

她的心脏越来越差...

“阮,,你去吧,别被他们发现了。”

她抬头看着他冰冷的黑眼睛。

他看她的方式很冷,没有一丝温度。

江予菲的心像针一样刺痛。她微微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妥协。

阮天玲突然后退一步,皇道至尊关上窗户——

江予菲有点奇怪,皇道至尊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男人拽着她的臀部邪恶地扬了扬嘴唇:“别跟我来,对吧?”

"...你打算怎么办?”江予菲不安地问道。

阮,笑得更邪了,但也是冷酷无情:“今天是你和那个人的新婚之夜。你说你我在这里做,他会听你的吗?”

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阮田零,你不要乱来!”

外面有保镖。如果他们不小心听到了什么,那就不好了。

“鬼混?是你乱搞的!我算什么?”

那个生气的男人一边说一边把她扔在床上。

江予菲头晕目眩地撑起身体,看见他解开衬衫的扣子...

他看着她的眼睛,深邃而冰冷,仿佛要吃掉她。

江予菲站起来,按住他的手:“阮田零,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走吧,别让他们发现你!”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男人拉下腰带,下一秒,他迅速压倒了她的身体-

江予菲几乎尖叫起来,但幸运的是她咬着嘴唇,没有出声。

阮、按着她的肩,裸露的上身在灯光下,线条完美,每一块肌肉都蕴藏着无穷的爆发力。

他强烈的男性气息充满了她的鼻子,江予菲微微脸红了。

“我说的是真的,不要乱来!”

阮,懒洋洋地勾勾嘴唇,口气还是那么冷:“你使劲喊一会儿,别憋着,听见了吗?!"

“你...嗯……”

江予菲的嘴唇被他狠狠地堵住了。他咬着她的嘴唇,拉下她的吊带睡裙,用柔软的手捂住她的胸口...

江予菲稍稍挣扎了一下,他收紧了手指,她的眉毛因疼痛而微微皱起。

他的手力道太重,在她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个红色的捏痕。

江予菲推了推他的肩膀。她的力气不大。每一次推都像是拒绝见面...

“嗯……”他的嘴唇被他严重打碎,很快变得红肿。

阮,继续伸舌头,打嘴巴,舌头缠着他,使劲吸~吸!

江予菲的舌头麻木了,会被打断的...

他身上的裙子被他不自觉的撩起,裤子被扯掉...

一直在扭动,这进一步激发了阮、的欲望和希望。

男人的衣服往后退去,他瘦削的身体紧紧地压着她。

激烈的亲吻突然结束,他薄薄的嘴唇迅速落在她的脖子上。

那是她的敏感点...

江予菲绷紧了身体,头向后仰到了极点,伸长了他美丽的脖子...

一条腿被抬起...阮瞄准了她,准备走...

他是认真的!

江予菲更加扭曲了。“阮天玲...不能……”

发现了就完了!

男人的头从她胸前抬了起来:“为什么不呢?要不要给他留着?”

他的语气冰冷而危险。

江予菲摇摇头,喘息着低声说道:“不...我怕你会被发现……”

“被发现不是更好吗?”他邪恶地笑了。“正好,我给他戴绿帽子,你们就不能做夫妻了!”

话音一落,他艰难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江予菲痛苦地抱住他的脖子,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

这个身体三年没有被他碰过,皇道至尊所以突然的进入让她觉得很痛苦,皇道至尊有些不适应...

阮天玲也三年没干了。这种熟悉的感觉使他心神荡漾。

他没有继续,而是停顿了几秒钟。

江予菲的身体变软了,她拥抱了他,停止了挣扎。

阮的眼睛是漆黑的,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蕴藏着恐怖的力量。

他突然动了,江予菲溢出来,低声呻吟着...

然后,他慢慢移动了几下...江予菲抓住他的肩膀,咬着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阮天玲邪恶的老板看着她,力道突然加大,速度也加快了!

“嗯……”江予菲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但是阮越来越快,一切都失控了...

他的强大攻击使江予菲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很快他就被歼灭了...

我的思绪渐渐模糊,是空白色。

天地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他和她。

江予菲抓起床单,无助地摇了摇头

她的嘴唇被她咬了,有一点血渗出来。

阮天玲低下头,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

这个男人是她最喜欢的男人,现在她在和他做她最喜欢的事。

江予菲控制不住自己。她抬起手勾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

阮肌肉紧绷,动作失控!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并不打算结束。

她被他抱起,下了床...

然后她被压在梳妆台上,手放在左边,抬起头,她能看到半个男人高的镜子里他和她的形象!

她的脸潮红,眼睛蒙着水雾,妩媚动人。

阮,从后面掐着她的腰。他盯着镜子里的她,邪恶地笑了笑。“宝贝,这只是一道开胃菜。现在要认真了。”

江予菲突然醒了。他打算怎么办?!

“啊——”身体再次被他穿透,力道很重。

江予菲终于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如果他以前很温柔,那么他现在很粗暴...

真的很粗糙!

江予菲的手无法支撑桌面,他很快就失去了力量。

她摔倒了,桌子摇晃着,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掉在地上——

一瓶玻璃化妆水被打碎了。

细微的声音动作引起了门外保镖的注意。

一个保镖听着门,里面不断有奇怪的声音。

“小姐,你没事吧?”

保镖不敢大意,敲了敲门。

江予菲感到震惊并发现?

阮天玲更激动,更失控...

“啊——”

江予菲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声音很大。

“阮,,你!”她又羞又怒地回头,又羞又恼地盯着他。

他刚才是故意的...

“宝贝,你是说他们猜到我们在做什么了吗?”阮天玲靠近她,咬着嘴唇恶魔般地问道。

“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保镖再次敲门。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以极大的自制力发出了一个稍微正常的声音。

米砂的妃子错了,但江予菲被带回去了,不是安森~被修改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