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821CC五福(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我们是兄弟(1/87)

821CC五福(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去医院!”阮天玲森冷道。

“可以!”

今天许多汽车被送往伦敦的一家医院。

首先莫兰被送进了急诊室...

然后是江予菲。

莫兰因为身份特殊,直接去了最好的手术室,用了最好的医生。

手术室人满为患,所以江予菲不需要手术,所以他在病房里被救了出来。

当她获救时,医生突然说:“她的家人呢?没人陪她?”

“乔治医生,这伙人说费用由他们出,病人与他们无关。让我们自己来处理。”

“嗯,也只能如此。你找个护士来照顾她,她生活没问题,然后等着残毒慢慢消散。”

“好,我明白了。”

急诊室外,祁瑞刚学校和祁瑞森学校占据了整个走廊。

他们分别站在两边,个个高大威武,比黑社会还黑社会。

不断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从他们身边走过,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齐瑞森,这里没有你的东西,你可以出去!”祁瑞刚冷冷地看着他。

齐瑞森平静的说:“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给你任何伤害她的机会。”

齐瑞刚阴沉地眯起了眼睛。他似笑非笑地勾着嘴唇:“你不给我机会?!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

他走近他,用有些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祁瑞森。

“说吧,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你在莫兰是谁?你为什么不给我?!"

回应他的是祁瑞森的拳头——

瑞奇一握拳头,就嗜血的扬起了嘴唇:“你以为我一次又一次被你打中了?!"

“齐瑞刚!”脾气好的祁瑞森生气了。他忍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忍不住了。

莫兰的生命一再受到威胁。过去他的退步和隐忍,一点都没变。

齐瑞森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砸着地板说:“听我说,我会帮莫兰除掉你,而且……我会娶她——”

最后一句话,让祁瑞刚吓了一跳。

“哈哈哈......”祁瑞刚森冷冷一笑,冷酷的目光如刀。

“你说什么?!"

抓着齐瑞森的衣领,冷冷地问:“你愿意娶她吗?”

“可以!”齐瑞森语气很坚定,“我要娶她,你不配做他的丈夫!”

“祁瑞森,她是你嫂子。长嫂子,你* * *这是乱~伦!”

“这是伦敦。别拿语文套来教我。”

“好吧,我不会教你的——”

他话音一落,就狠狠地打了他一拳。

他直接用拳头教训了他一顿。

祁瑞森的身体撞在墙上,几个保镖就要冲过去帮忙。

“你们都站住!”齐瑞森举起了手。他冷冷地看着齐瑞刚。“这是我和他的事。”

齐瑞刚也命令手下,“不许你插手。”

然后,两人非常默契地脱下了上衣...

然后扑向对方,激烈的战斗——

阮、赶到现场,看到他们在打什么。

“老板,要不要上去帮忙?”一个奴才兴奋地问,连搓着手。

尽管他们的想法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知道暴风雨过后就好了,他们知道可以继续做夫妻。

但是萧郎什么也没说,李明熙也不确定。

但如果他真的说了什么,她会感到内疚。

所以我们开始吧。我会困惑一阵子。

十分钟后,李明熙不得不回去休息。他今天累了一天,明天必须早起。

萧放开她,数着回去的日子。

早点回去,你可以早点做他想做的事...

又是一天。

上午忙,中午吃饭,萧郎和李明熙带着药品和其他物资去了赵梅在山上的家。

李明熙单独给赵奶奶治病,给她留了一些药。

经过李明熙的解释,村民们都知道了赵梅的情况。

原来她是生病了,不是怀孕了。

所以大家对赵梅的看法又正常了,相信以后也不会有人歧视她,欺负她。

李明熙也听说赵梅不是天生的哑巴。他小时候不小心伤了喉咙,所以不能说话。

李明熙想,我顺便治治她的嗓子。

在小杨村,李明熙很努力。这是萧郎第一次不做自己的事,在忙碌的一段时间里夜以继日地跟着她。

在这段时间里,他看到了李明熙高超的医术和对医学的热爱。

她工作的时候我也从内心看到了她的自信和光芒。

原来,在待人接物的时候,李明熙长得那么好看。

萧郎发现他更爱李明熙,一个自立、博学、善良、坚强、美丽和智慧兼备的女人。

时间过得飞快,一周的时间瞬间就结束了。

赵梅* * *眼睛,经过几天的治疗,现在已经恢复了很多,可以看到一些东西,他的生活几乎没有问题。

与此同时,离赵梅家最近的一家人也同意在赵梅不在的时候帮忙照顾她的祖母。

赵梅现在没有后顾之忧,愿意和李明熙一起去市里治疗。

当他们离开时,李明熙和赵梅上了萧郎的车。

村长带了几个村民送他们一程,然后李明熙和他们也完成了任务。

李明希会开车,所以她回去的时候,没有让萧郎单独开车,而是两个人轮流开车。

他们回到了一个城市,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李明熙已经向医院打了招呼,并要求他们离开病房前往赵梅。

回到市里,他们直接去了医院,先在赵梅定居,然后回家。

李明熙太累了,没到家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回到他们住的小区,萧郎停下车,打算扶着李明熙上楼。他刚抱起她,李明熙就醒了。

“我们到了?”李明-xi疑惑的问道。

萧郎笑了:“嗯,我们到家了。”

一个星期没回来,终于回来了。李明熙觉得好安心。

她不想让萧郎抱她,所以萧郎带着他们的行李上楼了。

回到家,李明熙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她洗了个很好的澡,头发也没吹干,直接躺在床上就不想动了。

小洗了个澡,发现她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拿起吹风机,轻轻地吹了吹她的头发。

从头到尾,李明熙都没有醒来...

擦干头发后,萧郎上床睡觉,翻过身抱着她睡觉。

有了这一觉,他们都睡得很香。

李明-xi早上醒来时睁着眼睛,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她几乎一动,萧郎就醒了。

李明熙瞥了他一眼,笑道:“还不如在家呢。”

听她这样说,萧郎的心里很温暖,她仍然关心这个家庭。

举起你的身体,萧郎吻了吻她的嘴唇,说:“你可以睡一会儿,我来做早饭。”

李明熙摇摇头:“睡不着,待会儿还要去医院。”

虽然她把医院的大部分股份卖给了阮,但她手里还有一部分股份,所以医院还是她的。

“你打算自己给孩子做手术吗?”萧问她。

李明熙点点头:“嗯。本来是免费给她治疗的,很抱歉打扰其他医生,不过我自己来。再说我也没什么事,去找点事做,也不会太闲。”

“不然我们把医院买回来,你继续当院长。”萧郎建议道。

李明熙其实也有这个想法。

但她当初卖医院的时候,也是考虑周到。

她是个自然人。如果是她管医院,每天都会处理事情。

只有不属于她的时候,她才有理由不去上班。

况且她又担心会出事,再处理医院,让医院蒙受损失也来不及了,不如早点交给别人管理。

就算她现在闲着也不想毁了自己的努力。

李明熙摇摇头:“算了,我不想天天上班。”

萧郎知道李明熙的话是借口。她如此热爱自己的工作,以至于不喜欢它。

但她不愿意,他也没勉强。事实上,他不想让她这么努力。他可以支持她,他只是想让她待在家里,好好玩玩。

********

早饭后,萧郎开车送李明熙去医院,然后他也去了朗明。

当李明熙到达医院时,他首先安排赵梅进行检查,然后与几名医生讨论了手术方案。

李明熙的提议被一致通过,手术时间安排在下午。

手术前,李明希在她的诊室里查阅资料。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敲门声。

“请进。”

韩笑推门进来:“老板,院长让我告诉你一件事。”

现在他们不叫李明希院长,但也不能随便乱叫,就叫她老板。

李明熙认为老板不如院长。院长一听,给人的感觉就是德高望重。

老板一听,只会提醒人家有钱...

“是什么?”

韩笑走了进来,笑着说:“外面有几个记者说要采访你。院长让我问你要不要面试。”

“为什么一个记者要采访我?”李明-xi不解的问道。

“因为他们知道你想免费招待赵梅。他们也听说了,这次你作为我们医院的老板,主动要求去农村传播医学知识。所以他们是来采访你的。”

李明熙一点都不喜欢记者,也不喜欢出风头。

我们是兄弟

“我昨晚才回来。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一定是他们去采访了其他一起去的医生,然后就把你的故事说了。”

“去告诉他们,我不接受采访!”

晓寒很困惑:“你为什么不接受呢?这对我们医院的声誉有好处。”

“没兴趣。”李明熙低头继续查资料。韩提供了她坚定的态度,不得不拒绝那些记者。

很快就到了下午一点。

等李明熙准备好了,就去手术室。

其实这个手术对李明熙来说是个小手术,她没有压力。

于是手术时间在两个小时内结束。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李明熙摘下口罩,和赵梅一起在病床上走了出来。

"点击-点击-"

我一出来,好多闪光灯就亮了。

李明熙举起手挡住视线。

"李医生,赵梅的手术进行得好吗?"

"李博士,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几名记者聚集在周围,要么把麦克风对准李明希,要么拿起相机给她和赵梅拍照。

李明熙皱了皱眉头。还好其他医生护士拦住了人。

“让开,病人需要马上送到病房。不要耽误病人的治疗时间。”

这些记者很通情达理,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麻烦。

李明希淡淡地对一名护士说:“以后把这些记者拦住,不要让他们打扰病人休息。”

“好,我明白了。”

李明熙等人把赵梅推进电梯,才摆脱了那些记者。

李明熙没有和她一起去病房。出了电梯后,她去咨询室换了衣服,然后通过其他渠道离开了医院。

记者们赶到病房,但他们救了一个空。

他们想采访赵梅,但他是哑巴,不会说话,所以记者们离开了,并决定明天再来。

李明熙出院时给萧郎打了电话。

萧郎问她手术怎么样,李明熙说很顺利。萧郎让她在医院附近的咖啡店等他,他马上开车去接她。

李明熙去咖啡店点了一杯咖啡。

她慢慢地喝着咖啡,刚喝完一杯,萧郎就来了。

萧郎走向她,站在她身边,把他的大手放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揉着:“你累了吗?”

李明熙笑着说:“不是很累。”

“我们回家吧。”萧郎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出咖啡店。

回来的路上,他们买了很多食材,打算回家做饭。

在收银台付账时,萧郎拿了几盒避孕套。

李明熙被卡住了——

萧郎结婚后就没用过避孕套了。他以前还剩下一些,他把它们都扔掉了。

当时他雄心勃勃地说,等他生了孩子再用那些东西。

但现在他们还没生孩子,他又买了避孕套。

这是什么意思?他同意她不要孩子吗?

他同意她不要孩子...他怎么能对她这么好...

李明熙神情恍惚,感觉很愧疚,很难受。

直到萧郎带她走出超市,递给她一块巧克力,她才恢复健康。

“来,这次你吃吗?”萧郎笑着问她:“如果你不吃,你可以把它拿回来收集。”

他的嘴唇贴在她的嘴唇上,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

李明熙也无私的吻了他。

两个人的衣服都脱掉了,萧郎抱起她的身体,向卧室走去。

把她放在床上,萧郎没有急着说重点,而是掏出了避孕套...

李明熙看到他手的动作,张开嘴想问他什么,他什么也没问。

当两个人的身体合二为一时,他们感受到了灵魂的颤抖。

全凭本能,这次带着激情,他们都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一次又一次,不知道过了多久激情才结束。

天也快黑了。

而李明熙累得睡不着,连梦都没有。

因为昨天睡得早,第二天李明熙醒得早。

萧郎是贡献最大的人,所以他还没有醒来。

李明熙悄悄起身。为了不打扰萧郎,她去了客房的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见萧郎还没醒,李明熙主动去厨房给他做早餐。

萧郎通常为她做饭,她也想为他做饭。

李明熙刚吃完早饭,萧郎就从卧室出来了。当他看到桌子上的食物时,他笑着说:“你为什么不等我起来做呢?”

“难得我起的比你早,最后还是给你做的,你别抢我。”李明熙笑着说道。

萧郎的心很温暖。他拉她的身体,亲吻她的嘴唇。

李明熙也回吻了他:“快吃饭,吃饭,上班。”

“好。”

两人坐下来,开始吃早餐,只要是李明熙的菜,萧郎都觉得好吃。

他喜欢吃东西。过了很久,他才发现,李明熙正盯着他看。

“怎么了?”萧疑惑地问道。

李明熙觉得,不要求一个明确的认识,她的心永远不会踏实。

她放下筷子,试探性地问:“你昨天买避孕套是什么意思?”

萧郎笑着说:“吃太多避孕药对身体不好。以后不用吃药了。”

“萧郎,你不怪我吗?”

萧郎摇摇头。他握住她的手,握紧了。“我说,如果你不想要孩子,我们就不要。下次有什么想法,提前告诉我,别瞒着我。”

李明熙心里很不爽。

他为什么要在不生孩子这种事情上妥协?

他不应该妥协...

李明熙眼睛微红:“萧郎,别对我这么好,我怕我报答不了你。”

“傻瓜!”萧郎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我们是夫妻。我们不要管谁多谁少,只要我们没有保留。”

他对她毫无保留,可她呢?

李明熙真的觉得好坏,我对不起他。

萧郎使劲揉了揉她的头。“别想了,早点吃吧。”

李明-xi看起来仍然闷闷不乐。她怎么能不去想呢?

突然,萧郎的手伸到她的腋下,用力抓挠。

“啊,呵呵,你在干什么?”李明熙躲开,哈哈大笑起来。

萧郎笑着说:“快吃,不然我就继续。”

“好吧,我来吃!”李明熙被他说服了,甚至这样捉弄她。

被萧郎分散了注意力,李明熙心情又好了起来。

吃完早饭,他们一起出去上班了。

李明熙没开车。萧郎走之前送她去了医院。

李明熙今天来医院了。自然,他来了赵梅。

虽然她让全院的医生护士照顾她,但她没有亲自看她,也不放心。

李明熙一进医院就被护士拦住了。

“老板,先别上去,那些记者又来了。”

李明熙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让他们进来的?”

“我们开门做生意,他们要进来我们也没办法。”

“他们在哪里?”

“在赵梅的病房外,肖汉杰特意让我在这里等你,说你来了就告诉你。”

李明熙想了一下,说:“我知道。”

当她走进去的时候,她打电话给新院长,让他安排采访昨天做手术的其他医生,所以她没有去。

记者们虽然很想采访李明熙,但是也知道李明熙的身份,所以采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记者们去采访其他医生,只要他们能找到工作。

赵梅病房外没有记者,李明熙顺利走进去。

一位护士正在照顾赵梅,当她来的时候,她向她打招呼。

赵梅见到她非常高兴。虽然她脸色苍白,但眼睛里充满了微笑。

如果她会说话,她会张开嘴感谢她。

“感觉怎么样?”李明熙笑着问她。

赵梅点头表示她没事。

李明熙对她说:“一个星期后,我们再给你做手术。你的嗓子能治好,问题不大。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放心,一个月之内你就可以回家了。”

听说能治好她的喉咙,赵梅激动得都哭了。

护士忙用棉花擦掉眼泪:“这个时候不能哭,对身体和眼睛都不好。”

赵梅止住了眼泪。

李明熙也找了个护士照顾她。和她谈了一会儿,她就要走了。

出了病房,李明希撞见了来看她的韩。

“老板,看看今天的报纸。这是一篇关于你的报道。”韩笑着把报纸递给她。

李明熙看了一下,是关于她的。

报告的内容是关于她在农村自愿传播医学知识和她在赵梅的免费治疗。

她用的照片是昨天刚从手术室出来拍的。

因为采访内容不多,记者们挖出了很多她以前的故事,写下来补上。

上面把她描述的很形象,说她医术超群,治好了什么病,都把她描述成华佗转世。

看到这样的报纸,李明熙很无奈。

她一点都不喜欢被关注,好吗?

她以前很低调,因为不想让太多人看到她。

现在我不能低调了。

但好在她已经不是医生了,别人也找不到她。

李明熙看了报纸,并没有太当回事,但是她是从哪里想到的,是这份报纸暴露了她的存在。

离开医院后,李明熙打车回了父母家。

好久没回来了。她想念奶奶和她的父母。

李明熙走进客厅,坐在客厅聊天的李奶奶和李木看到她都很开心。

我们是兄弟

“你觉得过来怎么样?”妈妈李问她。

李明熙笑着说:“这是我的家。我还不能回来吗?”

李奶奶笑着开玩笑说:“这个女孩回来吃饭了。”

偏偏快到午饭时间了,李明熙回来吃饭。

“奶奶,你还是认识我的。”

李奶奶笑了笑,和她聊了聊其他的事情。说着说着,话题就转到生孩子上了。

“你和萧郎结婚这么久了,你还没怀孕吗?”妈妈李问她。

李明熙笑了:“怀孕要看缘分,顺其自然最好。”

“话是这么说的,但你也要领会。孩子大了再生是很危险的。”

“我明白了。”

李妈妈不想给她太大压力,所以适可而止。

很快就到了午饭时间,李明熙吃完午饭就困了。

最近她很累,疲劳积累到一定程度,会爆发。

李明希直接上楼,进了她的房间,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不知道她睡了多久,但她听到电话响了。

李明熙摸索着手机,迷迷糊糊地接通:“喂……”

“你在睡觉吗?”萧笑着问道。

李明熙睁大了眼睛,发出一声裂帛:“是啊,打扰我睡觉了,我该是什么罪!”

萧郎笑了:“否则我给你讲个笑话。”

萧郎会讲笑话?

李明熙来了兴趣:“说吧,我不笑你就继续说。”

“好,那我说了。从前,有个睡美人。巫师说,她睡一百年不笑,就变成猪了。如果她能在最后一刻笑出来,她会成为一个微笑的美人。你说睡美人会变成猪还是笑颜呢?”

李明熙睁大了眼睛:“好你,你太狡猾了!”

“睡美人,还有不到一分钟,你笑不笑?”

李明熙:“…”

你想笑吗?不笑就变成猪了。

“睡美人,快笑,享受一脸笑容。微笑就不会怀孕,你不觉得吗?”萧郎是来取悦她的。

李明熙忍不住了,笑了起来。

萧郎的声音很欢快:“你笑了。老婆,你虽然成了笑颜,我还是喜欢睡美人。”

李明熙眨了眨眼睛,没听懂他的话。

然后,她突然意识到。

睡美人,睡美人!

“萧郎,你变坏了!”李明熙苦涩地指出。

萧郎笑着说:“我认为我昨晚已经够糟了,但这还不够。”

哎哎哎,这家伙越来越严重了。

李明熙脸红了,决定不和他说话:“你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给你打电话就行了。好了,我要去开会了,你可以回去睡觉了。”萧郎说完挂了电话。

李明熙很无语。他真的厌倦了。

挂断电话后,李明熙又睡了,然后睡了两三个小时。

她正在熟睡,这时手机又响了。

李明熙这次没那么困了,但是声音很懒:“你好。”

萧郎疑惑地问:“你还在睡觉吗?”

“嗯,刚醒,怎么了?”

“老婆,你睡哪里?家里没人,不要去别人家睡错房间。”

李明熙撑起身子,笑道:

“你放心,虽然我去了别人家,睡错了房间,但我没有睡错人。”

当李明熙厚颜无耻的时候,萧郎被打败了。

“你婆婆在哪里?”

“嗯。”

“那我过去接你。”

“好。”李明熙挂了电话,起身去洗漱,然后下楼告诉李妈妈,萧郎要来了。

李妈妈叫仆人多做些饭,正好来吃饭。

萧郎很快就来了,临走前和李明熙一起吃了顿饭。

睡了一下午,李明熙精神很好。

她让萧郎打开敞篷车,风吹了进来。她觉得很舒服。

萧郎开车时和她聊天:“你看了今天的报纸吗?”

“看。那些记者太挑剔了。”

萧郎侧着头对她笑了笑:“看完之后,我觉得我妻子很棒。”

李明熙扬起眉毛:“你觉得我现在很棒吗?”

“不,你治好我的时候,我觉得你很棒。”萧郎连忙拍马屁。

李明熙傲然一笑:“看在你嘴甜的份上,走吧,我请你吃臭豆腐。”

萧郎:“…”

他们真的去吃臭豆腐了。

萧郎过去讨厌这种食物,但现在他可以吃了。

第二天早上,萧郎起床做了早饭,叫醒李明熙去吃饭,然后就离开了。

李明熙今天不用早去医院。她计划今天下午去那里。

吃完早饭,李明熙正在收拾碗筷,就接到了新院长的电话。

李明熙一边打电话一边戴上耳塞洗碗:“老周,怎么了?”

新院长姓周,老周笑道:“有事找你。”

“什么事,直接说。”

老周说:“昨晚有人来找我,让我联系你。我想请你请客。”

联系院长让他找她肯定不容易。

但是,李明熙见过很多伟人,他并不在意。

“是谁?”

老周神秘地说:“你连他们的身份都想不到。他们其实是B城龙族的人。”

听到“b市龙家”这几个字,李明熙的大脑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

而她的全身血液似乎都凝固了,安定了她的整个人。

他手里的碗掉进了水池,砰的一声打碎了。

老周听到响声,疑惑地问:“老板,你怎么了?是不是太惊讶了,太意外了?”

李明熙恢复了,但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

李明熙抓起泳池,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保持平稳。

“他们为什么来找我?”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迪恩觉得她太高兴太惊讶了。

他笑着说:“他们看了昨天的报纸,知道你学医,就来找你。

老板,这是个好机会。和B市的龙家搞好关系的好处就不用说了。

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所以也不急着答应什么。我告诉他们,我先问你什么意思再回复他们。

当然可以直接联系。他们今天要求回答。"

“谁会被治疗?”李明熙没有回答反问。

“他们没这么说。”

“谁从龙族来找你?”

“是个年轻人,听说是龙家的嫡系……”

我们是兄弟

“怎么得来的?”萧皱眉,心疼的问道。

烫伤其实不严重,是一个红孩子巴掌大小。

但这对萧郎来说是非常严重的。

李明熙回答他:“洗澡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

萧郎无奈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这么笨?平时洗澡没事,今天也太大意了。”

“人总是粗心的。”

“下次小心点。”萧郎吹了吹她的胳膊,轻声问道:“疼吗?”

“擦了药就不再疼了。”

萧郎卷起袖子说:“我被烫伤了,但我敢穿长袖!我会换衣服,换上无袖的。”

李明熙笑了:“好的。”

吃完后,萧郎带她进卧室,亲自帮她换衣服。

穿着吊带睡裙,萧郎很满意。

受伤的李明熙自然是不允许做任何事情的。

即使晚上睡觉,萧郎也不碰她,他害怕不小心伤到她的伤口。

一个宁静的夜晚过去了。

第二天,李明熙被烫伤的地方好多了。她想去医院,但萧郎拒绝了。

萧郎不打算去上班,在家照顾她。

李明熙觉得他在大惊小怪。

“这伤没事。我能跳,能吃,能睡。你不用这么小心。”

萧郎不这么认为:“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你不能穿短袖出门,最好呆在家里。”

李明熙笑着说:“嗯,我在家呆着,那你在家干嘛呢?”

“你一个人在家会无聊的。我会陪着你。嗯,我也请一天假。”

当李明熙看着他英俊的脸时,他很感动,也很开心。

萧郎尽一切可能照顾她。

李明熙只是打电话询问赵梅的情况,然后整天呆在家里。

萧郎给她做了许多美味的食物。

其他时候,他和她一起看电视,一起玩游戏。快乐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又过了两天。

李明熙手臂上的烧伤已经痊愈。

赵梅的手术计划也已经完成,到时候她将接受手术。

期间龙九歌给她打电话,问她怎么想的。

李明熙说她还在考虑,龙九歌劝了她几次。

龙九歌低下头,一次又一次地寻找她,这让李明熙意识到病人在龙家的身份很重要。

不然我不会让龙九歌亲自邀请她,她会比勤快多了。

同时,李明熙也知道,她一定要答应,不答应龙家就绝不放过她。

龙家要报复一个人。这只是一句话,他们不需要自己做。

这个李家族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惹不起。

即使让阮、来对付他们也是很棘手的。

因为在龙家的背后,有超过一半的国家力量支撑...

李明熙实在想不出拒绝龙九歌的好办法。

她犹豫了。你想把江予菲的父亲小泽新介绍给龙族吗?

但萧泽新的马,一定是治的。

如果龙家知道萧泽欣的本事,有事就会找萧泽欣,这样会给萧泽欣带来很多麻烦。

更何况人如果感染了龙家,生活也不会这么简单。

李明熙不想把萧泽欣拖下水。

小泽新大半辈子都过得很坎坷。现在她过着平静的生活,没有资格去破坏。

李明熙想到了其他医术好的人。

我发现除了小泽新,没有人有她的医术。

现在连她的老师都比不上她...

李明熙想了想,却想不出好办法。最后,她决定同意龙家的要求。

对待龙家不一定让龙家关注她,调查她。她表现正常,人生病就走了,龙家也不会请她做朋友。

李明熙想通了之后,觉得压力小了很多。

赵梅很快就要进行第二次手术了。

李明熙还是外科医生,手术很顺利,很完美。

出了手术室,李明熙安顿好一切,出了医院。

她正要回家,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龙九歌打来的电话。

哦,我等不及了!

手术刚结束,我就找到了她。

李明熙知道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你好,龙先生。”李明熙接通了电话。

龙九歌笑着说:“李小姐,我现在可以请你吃饭吗?”

“是的,我能在哪里吃饭?”李明熙满口答应。

“等等,我马上来接你。”龙九哥挂了电话,很快就来了。

白色的麦加在李明熙面前停下,门自动打开。

李明熙坐了进去,龙九歌发动汽车,向金帝最好的酒店驶去。

当他们到达酒店时,他们走进一个盒子,点了食物。

菜上来后,龙九哥直接问李明熙:“李小姐,不知道你怎么看?”

“真的不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吗?”李明熙问,看起来很胆怯。

龙九哥点点头:“绝对不是,只是要求你待人接物。再说了,我们龙家也没必要为了一些小事去做损害自己名声的事情吧?”

李明熙想了想,下定决心说:“好,我答应你!但我不能保证能不能治好。”

“没关系,只要李小姐全力以赴。”龙九哥勾着嘴唇,李明熙会同意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他看来,李明熙肯定不会拒绝。

龙九哥拿出协议一式两份递给她:“你看,没问题就签吧。”

李明熙接过协议,大致看了一眼。

协议的内容很简单,规定不允许她透露病人的信息,不允许她透露任何关于龙家的事情。

而且在协议期间,我们只能治疗龙家的病人,一切都要先和那个病人做,不能浪费时间治疗别人。

同时,协议还规定,龙家要按时支付医药费,决不能因为她治不好病人而为难她。

这个协议对李明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她拿出钢笔,在两个本子上都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龙九哥也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就这么定了。

龙九哥给了李明熙一份协议,每人留一份。

"李小姐,我提议为你干杯."龙九哥举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李明熙放下杯子,笑着说:“既然协议已经签了,龙老师能不能提前说一下病人的情况?”

叶笑言没有答应:“跟着我有什么用?离开这个世界,去你该去的地方。”

我真的不想离开...]金的声音很孤独。

“舍不得你家?”

【嗯,到现在,我都不相信自己死了。】

“那你就可以和家人在一起了。”

不,他们看不见我,我想跟着你。】

叶笑言理解他的想法,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看到他,所以他愿意追随他。如果他想做什么,他可以通过他来做。

而跟着他可以让金觉得他还活着,而不是死了。

许多缠着他的鬼魂都有同样的想法。

叶笑言知道,对威尔来说是摆脱不了他的。另外他要去做任务,也许他需要黄金。

毕竟黄金有特殊能力,是他见过最特殊的鬼。

“好吧,你暂时跟着我,等我回来,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家人。”

【谢谢!金很开心。

叶笑言没有急着回去,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他开车去了一个别墅区。

“在这里吗?”

金点点头。“就在这里。昨天听霍真说他今天再来。】

叶笑言不再说什么,拿出衣服穿上,然后拿着装备下车。

他避开了各种监控,顺利的去了一个别墅。

叶笑言抬头看着二楼的别墅,嘴角含笑,没一会儿,他已经消失在别墅门前。

当叶笑言回到车上时,刚好一辆防弹黑色轿车驶进别墅。

叶笑言盯着车,脸色阴沉。

黑车停在别墅前,霍真下了车,别墅的门及时打开,一个漂亮的混血女人迎了上来,亲昵地挽着霍真的胳膊。

一个小时后,霍真住处的上官露尔收到了一份快递。

快递里全是照片。

这是一张霍真和一个女人亲热的照片...

上官璐一直以为霍真很爱她,心里只有她一个人。

看到这些照片,上官露儿顿时崩溃了。她不是一个喜欢隐忍的贤惠大方的女人。

立刻,上官露儿把霍真叫了回来,然后跟他大吵大闹。

上官璐的儿子很歇斯底里,霍真又各种讨好她,还要找出是谁陷害了他。

他们都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没有空听叶笑言的话。

叶笑言回到了他的住处,陈俊也回来了。

他自己做了晚餐。

然而,陈俊的手艺不好,菜肴看起来很糟糕...

“吃饭了吗?”他问叶笑言。

“还没有。”

陈俊笑了:“来吃吧,我刚吃完。”

叶笑言看到了桌子上的食物,陈俊严肃地说:“虽然看起来很糟糕,但味道还可以。”

叶笑言什么也没说,坐了过去。他盛了一碗米饭,吃了一口食物。

陈俊坐在他对面:“怎么会?”

“嗯,很好。”叶笑言由衷地感激。

陈俊的眼睛亮了:“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做饭。看来我的天赋还不错。”

说完,他咬了一口,虽然味道很咸,但他觉得很好吃。- 5327+456643 - >

叶笑言很给面子地吃了两碗米饭,吃了很多食物。

陈俊突然感到一种成就感。“估计下次会好一点……”

“安森。”叶笑言打断他,“我明天要去做一项新任务。你什么时候回家?”

陈俊愣住了,“明天去吗?这么快?”

“嗯,任务比较紧迫。”

“危险吗?”

“没有危险,放心,我能处理。”叶笑言很自信。

陈俊松了口气:“需要多长时间?”

“不确定。”

陈俊知道他们明天会再次分开。

这次分开让他比两年前更加舍不得。

“你要去哪里做任务?”他问。

“利雅得。”

陈俊皱起眉头:“那么远……”

他大概猜到了叶笑言要做什么任务。

前段时间听说沙特某公司出了大问题,死了很多人。

“那你呢,什么时候回去?”叶笑言问他。

陈俊笑着说,“我随时都可以回去。你不用担心我。估计过两天就要回去了。”

“哦。”叶笑言不再问什么。

吃完饭他们还是照常相处,只是有点心不在焉。

“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要逞强,可以跑也可以跑,知道吗?”陈俊突然告诉他。

叶笑言惊呆了:“嗯,我知道。”

“如果你有什么困难,记得给我打电话。”陈俊又说道。

“好。”

不管他说什么,叶笑言都答应了。

天色已晚,叶笑言起身说:“我要休息了,所以你应该早点休息。晚安。”

“我也去休息。”陈俊紧随其后。

他们一前一后上楼了。

叶笑言站在房间门口,正要推门进去,陈俊突然拦住了他。

“小字。”

“是什么?”叶笑言回来了。

陈俊的眼睛深邃。“我不知道我们这次分开后什么时候会再见面。但我会再来找你,记住我说的话,好好生活。”

叶笑言微微垂下眼睛:“我非常珍惜生命,我会的。”

陈俊满意地笑了:“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

“好。”

叶笑言推门进屋。他关上门,但人们靠在门上,突然陷入一种失神的状态。

他想,如果他是一个正常人,他可以和他一起恢复女孩的身份。

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不会认识安森...

第二天,叶笑言早早离开了。

他带了几个人,坐专机去了沙特。

到达沙特阿拉伯后,叶笑言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叶笑言单独行动,去找公司负责人问话。

他已经知道大致情况了,和信息差不多。

是恐怖分子袭击了公司,枪杀了很多人。现在公司很着急,很多业务都取消了。

如果这件事不解决,公司将遭受重大损失。

叶笑言带来了四个人。

他安排这四个人在公司上班,不仅仅是观察情况,还做保镖。如果有更多的恐怖分子,他们可以互相攻击。

叶笑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出失踪的三名杀手。如果他们迟到,他们可能会有危险。

那三个人在调查情况的过程中失踪了。- 5327+456644 - >

叶笑言看了他们的简历,他们的功夫很好。

其中一个是他的熟人,那就是布兰奇。

布兰奇在岛上功夫很好,几年后,她的功夫肯定会更好。

另外两个比布兰奇还惨。三个都不见了,说明带走不容易。

叶笑言去了布兰奇的住处。

他们住的地方至今保存完好,没有人知道他们住在哪里。自然没人来翻找。

但是叶笑言知道他们住在哪里,这是内部消息。

布兰奇,他们的电脑还在他们的住处。

叶笑言打开电脑,花了半天时间破解密码。他在电脑里发现了一些照片,是这次任务拍摄的线索。

他浏览了布兰奇访问过的网站,发现他们询问了沙特阿拉伯一家名为su的石油公司。

这个事件和su公司有关吗?

如果这个公司雇人做,那就是同行之间的恶性竞争。

叶笑言没有放过任何线索。他让金去苏公司了解一下。没有人比黄金更适合打听消息。

金子走了一天,晚上才回来。

他对叶笑言说:“我把他们的老板关了起来,整天跟着他,但没发现什么异常。好像不是他干的。我听到他和别人说话,他说,我希望你的公司在这次事件中被打败,这样他们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他也很好奇,是谁在对付你。】

叶笑言点点头:“看来他真的没有做,但是这条线索没有用。”

可能布兰奇只是怀疑公司,所以找了他们的资料。

叶笑言已经把所有的照片都打印在电脑上了。

每张照片里,出现的都是同一个人。

叶笑言说:“我已经找到了这个人。今天早点睡,明天再找这个人。”

天亮之前,阿齐兹还在睡觉,脖子上默默插着一把刀。

锋利冰冷的刀刃让他瞬间清醒。

房间很暗,有厚厚的窗帘。

阿齐兹只看到一个人坐在他的床边。

他吓得动弹不得:“你是谁?”

“你对广告公司了解多少,都说出来。”叶笑言冷冷的开口。

阿齐兹惊呆了,但他很快恢复了神色:“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广告公司,我不知道。”

Ad公司是南宫家族在这里成立的石油公司的名字。

半个月前广告公司被攻击,已经传开了,这里没人知道。

叶笑言也不跟他废话,刀刃向前靠近一点,阿齐兹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

刺痛的感觉吓得他惊恐地睁开眼睛。

“最后一次,你知道多少?”叶笑言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阿齐兹不敢隐瞒,“我说,你别动手!只是你想知道什么?”

“当时发动攻击的人是谁?”

“我不能说……”

叶笑言微微用力,阿齐兹的脖子一阵剧痛。血顺着他的脖子滑下来,阿齐兹几乎能听到血滴落在枕头上的声音。

“我真的不能说,我说他们会杀了我!”- 5327+456645 - >

“你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不要...我说……”阿齐兹停顿了一下,喘息着。“穆罕默德和他的人做到了。”

“他们是谁?”

“他们是人们口中的恐怖分子,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获取金钱。不,他们应该什么都做。”

“你认识他们吗?”

“是的,从小就有一个男人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广告公司发生后,我问他。他说他们做到了。”

“还有什么?”

“前段时间,有两个外国人来找我打听这个。当他们给我钱的时候,我说的是实话,但是这几天我一直害怕穆罕默德会杀了我,和我算账。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是我说的。”

叶笑言突然打开台灯,刺眼的光线让阿齐兹眯起了眼睛。

“哪两个来看你了?”

一张照片出现在阿齐兹眼前,上面有三个人。

“是这个女人和这个年轻的男人。”

“你对他们了解多少?”

阿齐兹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发现这个消息后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你知道穆罕默德在哪里吗?”

阿齐兹说得很尴尬:“我知道,但我不敢去……”

叶笑言抓住他的身体,把他的衣服扔给他:“穿上!”

阿齐兹不敢耽搁,立刻穿上衣服。

“要不要我带你去找他们?”阿齐兹起身问他。

“可以!”

阿齐兹的眼睛转了过来,他突然袭击了叶笑言,后者眼睛都没眨一下,用手指掐住他的喉咙。

“我劝你不要耍花招!”叶笑言的眼睛很锐利。

阿齐兹莫名其妙地被吓到了,他很老实,不敢乱来。

阿齐兹带着叶笑言穿过了利雅得的大部分地区,然后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他们住在那栋房子里。”他告诉叶。

“下车。”叶笑言淡淡的告诉他。

阿齐兹别无选择,只能下车带路。

叶笑言走在他身后,全身戒备,眼睛不停地观察着周围。

走了很长一段路,快到房子时,叶笑言突然停下来。

阿齐兹注意到他的动作,莫名其妙地问:“怎么回事?”

叶笑言淡淡地勾着嘴唇:“你说他们住在里面吗?”

“是的。”阿齐兹的表情很严肃。

“那你告诉我,有多少人。”

“不知道,大概有十几个。他们不都住在这里,但穆罕默德住在这里。”

“你怎么知道这么重要的地方?”叶笑言尖锐的问。

阿齐兹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我来过这里,但他们非常信任我。”

“你有没有把这里的地址也告诉上次来看你的那两个人?”

"...是的。”

叶笑言冷笑道:“但是他们来了之后就消失了。”

阿齐兹连忙解释:“我没有撒谎,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消失!我只是把这里的地址告诉了他们,不知道他们来了没有。”

叶笑言不再吓唬他了。“走吧,继续带路。”

阿齐兹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继续前进。()

当他走近一所房子时,阿齐兹说:“我不敢进去。自己进去。”

叶笑言抓住他的后衣领。“上车!”

他把门踢开,然后阿齐兹被他扔了进去!

嘣-

突然,一个巨大的铁笼子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阿齐兹被盖在里面。

屋里有几个人面面相觑,但还有一个。

“别动!举起手来!”突然两支手枪对准了两个人的后脑勺。

那两个人举起双手,不敢动。

他们发现其他几个同伴已经不省人事了。

“你是什么人?!"一个人惊恐地问。

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他们完全没有察觉。

“穆罕默德在哪里?”叶笑言没有回答这个反问。

“不知道!”两人依次摇头,还是有骨气的。

“再问一遍,他在哪里?如果你不回答,我就杀了你们中的一个。反正留一个人就够了。”

枪口压在他们的后脑勺上,两个人不禁吓得发抖。

“一,二……”

“我说!”两个人都忍不住害怕,一起说话。

“你们一起说,他在哪里?”叶笑言声音冰冷。

两个人面面相觑,说:“他不在。”

“你给他打电话,说你抓了一个人,让他过来。”叶笑言命令其中一人。

穆罕默德带着七八个兄弟坐车来了。

当他们走近大厅时,他们看到一个关在笼子里的人,他躺在地上,看不到他的样子。

“其他人呢?!"穆罕默德立即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空空荡荡的大厅里没有人。

他的话音刚落,门突然缓缓关上。

穆罕默德转过身,看见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前。他们反应很快,掏出了手枪...

叶笑言闪身欺近,他卸下几个人的枪,最后劫持了穆罕默德。

“别动!不然我就杀了他!”

穆罕默德的手臂刚刚抬起,还僵硬在一半空。

他大吃一惊。这个人太快了。恐怕他和上一个在同一个组。

“你是什么人?你想干嘛?!"穆罕默德平静地问道。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他盯着对面的男人。“我说过,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就杀了他!你,把手机拿出来。”

其中一个变了脸色。他怎么知道要用手机发求救信号?

“快点!”叶笑言目光犀利。

这个人不得不拿出手机扔在地上。

叶笑言左手出现了一把手枪,他瞄准了手机,一枪打坏了!

他枪法准,还用左手。有几个人变脸了。

"而你,看到那里的绳子,绑住他们所有的手和脚."叶笑言命令另一个。

那人犹豫了一下,不敢动。

叶笑言射中了穆罕默德的右臂,后者尖叫起来,手里的枪掉在了地上!

被告知的人不敢犹豫,所以他很快就做了。

每个人都伸出双手,用绳子捆住,绑好脚。

现在他们就像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动一个人,其他的都乱了。

叶笑言抓住穆罕默德的头发,曲膝踢他的腿,穆罕默德单膝跪下,高昂着头。- 5327+459095 -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