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GG官方(中国)股份有限公司----霸道总裁小女佣(1/53)

GG官方(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李明熙淡淡地解释道:“至于我和李茜的关系,霸道我和他只是好朋友,霸道也是小兄妹。如果我和他有关系,我不会嫁给你。”

萧郎非常了解李明熙的脾气。

她不是假女人,其实她很真实。

她从不做坏事,所以他相信她的话。

萧郎的心情好多了。

他语气也软了:“那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知道他有孩子吗?”

"..."这个李明熙没法解释。

她试图编造借口继续对他撒谎,但她做不到。欺骗他让她感觉更糟。

萧郎抬起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告诉我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你为什么瞒着我?你要知道,你说实话,我不会生气,但你还是把我藏了起来。为什么?”

“反正我有我的理由。”

“是什么原因?”萧郎问为什么。

李明熙低下头不敢直视他:“别问了,我有我的理由,我不会说的。”

萧郎已经注意到李明熙有事瞒着他。

现在看来,她确实有事情要对他隐瞒...

一开始,她死活不肯嫁给他,选择了有孩子的李茜。那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萧郎并不傻,联系李明熙这些年的反应,感觉这和他有关。

她害怕因此嫁给他。

但是...她仍然嫁给他...

萧郎不禁感到困惑和更加好奇。她对他隐瞒了什么?

萧郎双手捧住她的脸,轻声说道:“宝贝,有什么你不能告诉我的吗?既然我们是夫妻,你应该相信我。你放心,不管是什么,我都能接受,我会站在你这边。”

李明熙笑着说:“那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别问了。”

萧郎的眼睛很锐利:“这对我真的没关系吗?”

“嗯。”

“我不信!”

“我说的是真的!”

“如果对我来说无所谓,那你当初为什么拒绝和我在一起?”

李明熙的心猛地一抖!

她没想到他的心思如此细腻...

“我不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不想和你结婚。”

萧郎不相信她的话:“你骗了我!你不想嫁给我。你想和谁结婚?你心里只有我。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李明熙的睫毛微微动了动:“是的,我心里有你。但不代表我一定要嫁给你。谁知道你什么时候误会了我,伤害了我?我说,我不想在一个地方摔两次!”

“够了!”萧的心中顿时怒火中烧。“你不要把这件事当成借口!以前相信,现在不会再相信了!不要觉得你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太牵强。!"

“明溪,我没那么嚣张。我必须知道你所有的秘密。但这一次你对我隐瞒了一些事情,这显然与我有关。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我们是夫妻,根本不应该有什么可隐瞒的!我只是想让你解释为什么你无论如何都不肯嫁给我?”

安若明白他的意思,总裁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唐雨晨,总裁别让我更恨你!我不想成为你欲望的工具!”

那人的脸突然沉了下去。他捏了捏她的下巴,生气地说:“在你眼里,我对你就是这个意思。”安若,你不明白我是怎么对待你的吗?"

如果不爱,为什么一定要爱?

如果不爱,为什么那么想要你?

安若冷笑道:“我不明白。我只知道我讨厌你碰我。在我看来,我只是你发泄的工具!”

他怎么能这样说她自己

唐雨晨的心有点痛。他深深地看着她,抿着嘴唇,什么也没说,抱着她走向浴室。

安若认为他没有让她走。她又气又恨,但他只是帮她洗了个澡,又把她抱回床上,拉了被子盖在她身上。

“好了,我不碰你了,别那么生气,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他伸手拍拍她的背,深情地吻了吻她的嘴。

安若冷冷地别过头去,背对着他。

男人在她身后说请,“你明天不出去玩吗?提前告诉我你想去哪里。”

“不知道!”她没好气地回答了他。

“那你想想,明天告诉我。”

看着她闭上眼睛睡着,唐雨晨离开卧室去书房工作。总的来说,他的心情很愉快。

今天,他成功地向前迈出了一步,他会继续努力慢慢俘获她的心。他相信,迟早有一天,她会再次爱上他。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唐雨晨搂着安若躺在床上,心满意足地睡觉。

安若睡不着,想着明天,她还是很紧张。

云飞明天真的能带她走吗?

他真的确定吗?

虽然她担心计划失败,但她经不起逃避的诱惑。

能够逃离唐雨晨,过上新的生活,远离所有的痛苦都是她渴望的。

她想为自己而战,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不想错过机会。

黎明时分,安若自然而然地睁开眼睛,他周围的人都醒了。

他转过她的身体,懒洋洋地吻着她的嘴唇。“昨晚睡得好吗,宝贝?”

安若冷冷地推开他,正要起身。

他从后面搂着她的腰,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对着她的耳朵吹气,笑着问她:“我们今天去哪里玩?”你想过没有?"

“我想自己去。”她淡淡道。

唐雨晨没有生气。他抱着她的身体,轻轻地摇晃着。他的语气有点撒娇:“说好一起去,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玩。”

看来他不会让她一个人出去。

“随你便!”安若推开他,去了洗手间。

男人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她对他的抗拒似乎没那么严重了。

吃完早餐后,安若纠结着是否要出去。

纸条只是让她带唐雨晨去海边,但没有说时间,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去合适。

看到她心不在焉,唐雨晨带她出去,说:“我们现在就走。”

当我上了车,那个男人问她想去哪里。她想了想,说:“海边。”

最快的更新和无错阅读,请访问此网站阅读最新

他没有多问,小女就发动了汽车,小女向海边走去。

一路上,安若有点紧张。她总是漫不经心地看着路上的汽车,试图看到什么。

因为是早春,海边很冷,几乎没有人。

唐雨晨找到了一个停车的地方。安若推门下了车。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男人拉着她的手,向海滩走去。

“宝贝,你在海边干什么?”这里的风太大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想着,他脱下西装,给安若穿上:“别感冒。”

他看着她火热的样子,关切地说。

安若猛地推开,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的西装大到可以包住她的上半身。

上面有他的味道,她很熟悉。当她闻到他时,她感到胸痛。

西装里残留的温度也为她驱走了寒意。

她应该拒绝他,脱下他的西装,还给他,但此时此刻,她一动也不动,甚至不知道怎么了。

正在这时,几个歹徒拿着木棍向他们走来。

唐雨晨眯起他锐利的眼睛。不用说,他们是来找他们的。

他立即把安若带到车上,匆匆忙忙。

我不怕打他们,我只是怕不小心伤害了安若。

在他看来,对方可能是来抢劫的,或者是敌人派来的。

安若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紧张地跟着他。匪徒们看到他们要跑,但他们不再假装,直接向他们跑去。

唐雨晨迅速打开门,把她推进去,轻轻一碰就把门关上了。

正在这时,一根木棍在他身后被击落,他及时转身抱住木棍,一脚把对方踢开。

几个歹徒都拿着木棍向他冲来。他没有逃跑,所以很快撞倒了两个人。

以他的本事,对付这些人根本不是问题。

突然,他身后传来一辆汽车的声音。他转过身,看见许多人拿着木棍从两辆旧车上下来,他们带着恶鬼向他跑来。

唐雨晨低咒一声,他确定他们不是被抢走的,一定是他的敌人派来的,否则不会有这么多人。

安若惊讶地看着这一切,脸上几乎没有血色。

她看到唐雨晨被他们包围了,她的心立刻提了起来,她不禁担心起来。

就在他们打斗的时候,一个混混扑倒在窗户上,用力拍了一下门,凶狠地看了她一眼。

“有兴趣就开门下车!”

安若往后退了一些,手突然放在西装口袋上,摸摸里面的手机。

她高兴极了,正要掏出手机报警,歹徒却小声地对她说:“你快去,我们拖住他,云先生在前面等你!”

安若怔住了,他们真的是被云飞送来的!

歹徒继续作恶,让她下车。唐雨晨注意到了这一面。他撞倒了几个人,冲她喊道:“安若,快去,别烦我!”

安若回头看着他,他没有受伤,但是那些人很难对付,他无法顺利逃脱。

他们不应该对他怎么样,毕竟他们只是在他身边,不会太过分。

最快的更新和无错阅读,请访问此网站阅读最新

霸道总裁小女佣

另外,霸道他们都用棍子,霸道而不是像刀子一样锋利的工具。显然他们不想伤害他。

只是犹豫了一下,她坐在驾驶位置上,发动了汽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汽车向前行驶了很长一段距离,唐雨晨的影子在他们身后完全看不见。

前面停着一辆车,门被推开,一个男人从里面出来。

他从远处对她微笑,安若紧张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这辆车已经开了很长时间了,可以肯定的是,唐雨晨没有追上来。安若松了一口气。

看着身边的男人,她焦急地问他:“杨妃,我们真的能逃脱唐雨晨的追踪吗?”

云飞握着她的手笑着安慰她:“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事的。”

“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不,而且,他怀疑我,必须拿出证据。”

“抱歉再次麻烦你。”

男人握紧她的手,认真地说:“安若,你没有打扰我。我愿意帮助你,我不会看着你受苦。”

安若感激地对他笑了笑,但他感到非常内疚。

她能感觉到云飞还是喜欢她的,不然也不会为她做那么多事。

但她无法回报他,因为她无法也负担不起他想要的回报。

如果这次她能逃出去,她会走得很远,不会给他添任何麻烦。

开了一天的车,云飞带她去了G市。

他在这里买了房子,给了安若一个新的身份。

她住在这里,远离J市的唐雨晨即使能力大也不会轻易找到她。

就算能找到,至少也要好几年。他不认为唐雨晨会花这么长时间去找一个女人。

安若也知道这一点。她不想出国,留在国外总是不如留在自己国家舒服。

他为她准备的房子不是很大,有三个房间和一个客厅,但足够安若一个人住了。

“房子里什么都有。今晚我会住在这里,陪你一整晚。过一段时间你就看到更差的了,我们出去采购。”云飞对她说。

当安若参观这所房子时,她发现了一切,还有给她的衣服。没什么不好的。

但她还是要出去。

“没什么不好,你有急事要离开吗?没关系,你不用担心我,你去做你的事吧。”坐在沙发上,安若明白的笑道:

云飞无意隐瞒她,他淡淡地说。

“安若,我说过你不要生气。父母对我要求很严格,这些事情都是我偷偷安排的。但是我让人家冒充我一天,明天早上我得回去,不然他们会发现我不在。老实说,如果他们发现我把你带走了,他们会通知唐雨晨……”

他不想让她被发现,所以他急着回去,不怕麻烦留下她一个人。

“我感谢你们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们。既然事情这么紧急,赶紧回去吧。这几天不出去了。只要我不出去,就没人找我。”安若催促他。

他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她不能再去打扰他,连累他。

云飞想了想,也觉得应该回去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云飞想了想,总裁也觉得应该回去了。

虽然她很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总裁但她不能让唐雨晨找到她。

“那好,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过几天我来看你。”

“没关系,如果不方便,你不用过来。唐雨晨肯定会派人来看你的。你来了,他就知道了。”

是的,在他的任何行动之后,唐雨晨都会密切监视。

云飞握紧拳头,感到深深的无力。

他为什么这么无能,为什么不能好好保护她?

如果他足够强壮,他就不必害怕唐雨晨...

都是因为他太软弱无能。

“杨妃,你怎么了?”安若看着他异常的神色,焦急地问道。

那人回过神来,摇摇头,笑道:“我没事...安若,我要走了,我一定会再来看你的。还有,拿着这个。”

他递给她一张银行卡。

“钱不多,不要拒绝,密码是你的生日。”

安若看着他给的卡片,眼睛有点红。

她没有拒绝,接过来对他笑了笑:“谢谢。”

除了说谢谢,她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他。如果她今生没有遇到唐雨晨,她会爱上他,他们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云飞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对我有什么好,我可以帮你,仅此而已……”

他的语气中有几分自嘲。

安若急忙说:“不,你甚至不知道你的帮助对我的意义。只有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男人目光微亮,他深深地看着她,沉默不语。

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安若微微垂着眼睛,有点不知所措。

云飞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他慢慢走近她的脸,好像怕吓到她。他屏住呼吸,不敢发泄愤怒。

他的嘴唇离她的越来越近,安若紧握着他的手,莫名其妙地紧张。

当他正要把它贴在她的嘴唇上时,那个男人停下来小声说,“安若,如果你有机会选择,你会考虑和我在一起吗?”

安若睫毛微动,她看着他的眼睛,抿唇没有回答。

云飞笑了笑,没等她回答,轻轻啄了一下她的脸颊。

他起身笑道:“我真的该走了,记得照顾好自己。”

“嗯,我会的,你要小心,照顾好自己。”安若跟了上去,陪他走到门口。

他叫她不要送,走之前替她关上门。

安若靠着门站了一会儿,然后去卧室换衣服和化妆,伪装出去了。

附近有一家药店,她一出来就看到了。

她去药店买了避孕药,然后回屋用矿泉水吃药。

昨天和唐雨晨做爱后,我没有机会避孕。

好在现在避孕药很先进,事后吃72小时有用。

天渐渐黑了,安若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久久不能入睡。

她不知道的是,J市的海边灯火通明。

十几艘船在海上打捞冲入海中的汽车,巨大无比。

唐雨晨站在船上,双手扶着栏杆,冷风吹着他的脸,疼得像一把刀。

他的黑眼睛冰冷,充满了猛烈的风暴。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梁潇走到他面前,小女建议他:“如果你的腿受伤了,小女你应该去医院治疗。如果汽车被打捞上来,我会立即通知你。”

“没必要。”男人冷冷的说,他想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梁潇的嘴角弯起一个阴沉的弧度,冷冷地问道:“谁有勇气伏击你?”

不仅如此,还把他的车沉入海中。

要是车沉到海底就可以了,要是女人在车上,事情就大了。

唐雨晨紧紧地抿着嘴唇,什么也没说。

他全身散发着阴寒的气息,他也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如果幕后的人被发现了,他发誓一定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捞起来!”有人发出一声尖叫。

唐雨晨的眼睛立刻被钉在了被打捞上来的汽车上,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栏杆,他的手指关节突出并变白了。

“看看里面有没有人!”他厉声喊道。

“没有,车里没人!”有人回答他。

唐雨晨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没人是什么意思?

如果安还活着,还是已经消失在茫茫大海里?

梁潇瞥了一眼他苍白的脸,皱着眉头,不安地问道:“你还好吗?”

他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继续打捞,活着见人,死了见尸!”

“我说,你也别想了,也许她没事……”梁潇忍不住安慰他。

唐雨晨慢慢放开栏杆。他抬起腿,想离开。他刚迈出一步,腿就疼得厉害。他摇摇晃晃地向前倒去,虽然后面的人及时扶住了他,但他还是狼狈地单膝跪下。

梁潇被卡住了。当唐雨晨如此尴尬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作为朋友,他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安若在屋里提心吊胆地呆了几天,但没有看到唐雨晨找到你。她不禁感到安心。

我希望他永远找不到她。

冰箱里有很多食物,足够她吃两个星期。她每天呆在家里看电视,不出门。

在此期间,云飞没有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

电话透露你的行踪很容易,他们都知道。

但现在她有了新的身份,远离城市。唐雨晨不应该这么容易找到她。他在市里的影响力可能很大,可以在绝对君主。

但是出了城,他就没那么能干了。

对他来说,找到她比大海捞针还难。

考虑到这一点,安若松了一口气,决定出去走走,透透气。

她戴着大墨镜,把头发剪成齐耳的短发,换了穿衣风格,坐公交车,大概逛了逛这座城市,吃了一些特色小吃。不管怎样,她玩得很开心。

如果你不必避开唐雨晨,她认为她会更舒服。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唐雨晨再也没有找到她。她完全放松了。

安若决定在这个城市呆两年,然后去其他城市,然后四处看看。唐雨晨永远不会找到她。

闲了一个月,她决定重新工作。

她买了笔记本电脑,接上网线,想开网店。

她不可能这样出去工作,迟早会被唐雨晨发现的。

最快的更新和无错阅读,请访问此网站阅读最新

霸道总裁小女佣

在家工作比较好,霸道适合她的工作是开网店。

她也决定卖什么,霸道卖自己的绘画技巧。

画别人的画像,一张一百元的画像,不贵,应该有人愿意出。

为了开一家网店,安若在店里转了几天,到处学习做生意。虽然过程很艰难,但她很开心。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开店的梦想,她也实现了这个梦想。即使店铺是虚拟的,也不大,但足以让她有成就感。

最初几天,没人下单。很多只是问了一些问题就走了。他们不打算做交易。

安若每天都在思考,终于让她解决了问题。

她这样开店做生意,别人肯定不信任她或者她的技术。她应该画一些肖像,放在商店里,这样人们就可以看到她的技能。

所以她画了一些星星的肖像,放在商店里。

过了两天终于有人下单了。

安若非常高兴。哪怕只有一百块钱,她也小心翼翼地给别人画好,装好,送到楼下。

估计她的画技不错,是个好人。第一个客户把她介绍给几个客户,不断有新客户来。

就这样,第一个月,安若就赚了2000元,和她之前努力工作的时候差不多。

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职业目标,就是开一家网店,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绘画技巧。这样既能赚钱,又能满足她的爱好,可谓一举两得。

当安若投身于这个城市的网店生意时,这个城市的唐雨晨已经去公安局申请了死亡证明。

所有人都以为她掉进海里,找不到尸体,死了。

唐雨晨无法忍受她死亡的消息。有一天,她突然晕倒,病得很重。她在家呆了一个月。

病好之后,他决定出国旅游一段时间,应该算是疗伤吧。

只有当他确定自己真的出国了,风也过去了,云飞才决定去安若。

他提前给她打了电话,所以安若准备早点和他见面。

云飞见到她很开心。

不仅好久没见她了,还因为安若长胖了一些,长得也不错。

知道她最近一直在开网店,看到她过得很好,生活重心转移到了生意上,他更为她高兴。

至少这样她就不会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了,至少她找到了人生的目标,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安若给他泡了杯茶,坐在他旁边,疑惑地问他:“杨妃,你可以来看我吗?”唐雨晨有没有为难你,给你找麻烦?"

云飞笑着说,“他想麻烦我,但是他没有证据证明我把你带走了。而且,他以后也不会来找你。”

“为什么?”安若惊讶地问道。

云飞没有告诉她一切。原来,那天她跟踪他后,他让人们把唐雨晨的车沉入大海,制造了她死亡的假象。

唐雨晨无法抢救她的尸体,也找不到她。最后,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死了。

他还去公安局申请了她的死亡证明。

最快的更新和无错阅读,请访问此网站阅读最新

他还去公安局申请了她的死亡证明。

所以,总裁在他眼里,总裁她已经是个死人了,他也不会想继续找死人了。

安若听了之后,不确定地问他:“他会轻易相信我死了吗?”

她最了解他的脾气。即使她真的死了,他也不会停下来,直到看到她的尸体。

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一直在找她。

现在才一个月,他就放弃找她了?

云飞安慰她:“你放心,他应该信的。我把现场的痕迹做的很完美,没有任何瑕疵。连警察都得出结论,你随车沉入海中,他让人查出来,结论也一样。在承认你死了之后,他病得很重。目前他已经出国放松了。”

听了他的话后,安若松了口气。

“但愿如此,让他以为我已经死了,不会再找我了。这是最好的结局。”

至于过去的痛苦,随风而去吧。她和他最终成了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云飞早上到的,还没吃饭。

聊了一会儿,安若去厨房给他做饭。

当她做饭时,她发现他睡在沙发上。

他应该很忙很累,不然短时间内不会睡着。

安若没有叫醒他。她拿了一条毯子给他盖上,让饭菜保持温暖。当他醒来时,他可以立即吃东西。

还有一些人像没画出来。她悄悄回到书房,拿起画笔,却画不好。

因为有心事,所以不能安安静静的工作。

安若干脆放下笔,走到窗前,推开它,望着远处。

她想了很多事情,想到了她遇见唐雨晨后的点点滴滴。

整个过程很苦,有很多伤心的眼泪。

但她记得最清楚的是他们相爱后的那段时间。他对她很好,给了她无尽的爱和体贴,让她第一次感受到深深的爱。

她认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她认为她的未来充满幸福。

然而,因为他的隐瞒和欺骗,一切都变了。

他心里有一种蓝色的东西。

不然我也不会瞒着她带兰可仁去中国,也不会嫁给兰可仁。

也许他心里有她,但她并没有占据他全部的心。

如果不是他的隐瞒和欺骗,她不会生孩子,孩子也不会死...

即使他的隐瞒是善意的,结果也是悲剧。

悲剧一旦发生,就无法挽回。

总之,不管谁对谁错,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

现在终于结束了。

他以为她已经死了,不会再去找她,她会过上新的生活,再也不会遇见他。

他们两个就像两条相交的线,相交之后越走越远,再也不会有相见的那一天。

安若看着窗外,失去了理智。在楼下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一个男人拍了一个长镜头,用照相机给她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把它寄给了离家很远的唐雨晨。

“安若。”这时,云飞醒了,听到他的声音,她收起情绪,走出书房。

最快的更新和无错阅读,请访问此网站阅读最新

霸道总裁小女佣

吃完后,小女云飞坐了一会儿,小女然后起身去了酒店。

天黑时,安若洗了个澡,打算工作一段时间后睡觉。

——

在遥远的A国,唐雨晨正站在海边别墅外面,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有人给他发了一张照片。

点击图片,他看了一眼,嘴角弯成一个冰冷的弧度。

拨了一个号码,他淡淡地说:“给我订最近的航班,我要去G市。”

安若,这次,让我们看看你还能跑哪里。

第二天下午,云飞结束工作,来看她,吃晚饭。

“安若,我听说这里沿河的风景很好。许多人晚上沿着河边散步。要不我们也去?”吃完饭,他笑着建议。

安若想,当他来到G市时,她应该带他四处看看。

“好吧,我先带你去吃这里的特色小吃,然后我们去河边欣赏夜景。”

“你知道有什么特色小吃吗?”男人很惊讶。

“当然,我一整天都没什么事,只是四处走走,找吃的。”

“那我运气好。”

安若拿起他的钱包,微笑着向他挥手:“我们走吧,现在正是时候。”

两人出了门,云飞没有开车,于是他们打车出门。

安若第一次带他去吃这里著名的小吃,当天完全黑了的时候,他带他去河边散步。

现在是初夏,沿河的风景很美。闪烁的霓虹灯倒映在河上,如梦如幻。

两个人走在路上,惬意地吹着风,聊着天,画面很和谐。

一个卖玫瑰的小女孩提着花篮向他们走来,天真地对云飞笑笑:“大哥,给你女朋友买朵花吧。”

安若哑然失笑,她也遇到过这种事情。

云飞无意中瞥见了她的笑容,发现她的笑容很美,尤其是那双明亮的眼睛,像夜晚明亮的星星。

“好。”他笑了笑,拿出钱包,买了一朵玫瑰。

“谢谢大哥。”小女孩向他们挥了挥手,高兴地走向下一个目标。

安若无言以对:“你真的信了。”

“你看孩子挣钱不容易。我应该照顾她的生意。既然买了这朵花,我就送给你。”男人笑了笑,有些害羞地把花递给了她。

“谢谢。”安若笑着接过来。她拿走了花。有一种人比花好的感觉。

不远处,在一辆黑色轿车里,唐雨晨冷冷地看着他们,微微扯着嘴角,冷冷地笑了笑。

推开门,他迈着修长的双腿向他们走去。

“真巧,我们竟然在这里相遇。”

起初我听到他微弱的声音,两个人都变了脸色。

安热朝里面看了看,看见那个人向他们走来。她的脸变白了。

唐雨晨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她,但她带着一种轻松的微笑说:“宝贝,我到处找你,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真的觉得很幸福。”

云飞走上前去,站在安若面前。莫莫仔细看着他,嘲弄地笑了笑:“唐雨晨,我真的低估了你。原来你一直在为我演戏。”

他故意相信安若已经死了,假装生病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他故意相信安若已经死了,霸道假装生病了。

目的是让他放松警惕,霸道从而找到安若的位置。

该死,他被他骗了!

唐雨晨笑了笑,没有否认。

他看着安若,温柔地笑着说:“宝贝,现在给你一个过来的机会。你要是聪明,马上来找我。”

不,她不去那里!

安若向后退了一步,云飞握紧她的手腕安慰她。

“唐雨晨,安若不会跟你走,我也不会允许你带她走。如果你是男人,就让她走,不要再伤害她。”

唐雨晨盯着他的手,眼睛漆黑一片。

他扯了扯嘴角,带着几分戾气笑着说:“云飞,你派人来攻击我,未经允许就把安若带走了。我还没有向你要这个账户。好吧,既然你这么想保护他,我就给你个机会。”

安若的心很紧张。

他又要干什么?

云飞也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唐雨晨笑着说:“公平竞争怎么样?如果你赢了,我会让你把她带走。你输了,她就被我带走。”

“我不同意!”安若忙于反驳。她冷冷地看着唐雨晨。“你为什么决定留下来还是不留下来?我不会和你一起去。我想去哪就去哪!”

那人点点头说:“嗯,你说得对。先不说你的未来。不过,我和云飞之间的事情必须先解决。”

说完,他拍了拍手掌,两边立刻冲出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

他们慢慢走来,气势凶猛。

周围的人看到出事了,都溜了。

唐雨晨点燃一支烟,喝了一口,对两个脸色苍白的人说,“你知道如果你反对我会发生什么吗?”云飞,你胆子肥,只是不知道够不够喂海里的鱼。"

嘣-

安若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在说什么?

“唐禹锡,杀人犯法!”她不假思索地大叫起来。

男人扬起嘴角笑了笑:“宝贝,你是在关心我吗?别担心,我会做得很干净,没人会发现它在我头上。我在云飞里忍受了他很久。从此,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他了。”

扔掉他手里的烟头,唐雨晨踩了一下,眼里发出一阵锐利的光,他的语气充满了杀意。

云飞微微蹙眉,他并不怀疑唐雨晨不会杀他。

但他不会求饶。他握紧安若的手,平静地对她说,“我以后会对付他们的。你趁机逃走,逃得越远越好。”

“飞行……”安若看着他,眼睛有点红。

没有他,她怎么能逃走呢?如果她死了,她会一起死。

“不,你走吧,他想抓我。我就和他一起走,免得他为难你。”

唐雨晨忍不住笑了:“你说完了吗?宝贝,我想告诉你的是,就算你跟我走,我也不会放过他。”

“你!”安若愤怒地盯着他,“唐雨晨,你要抓的是我。我不能和你一起回去吗?你放开云飞,我保证跟你回去。”

“我给了你过来的机会,你自己错过了。”那人摇摇头,没有讨论。

安若的心瞬间跌到谷底,冰冷而绝望。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心在唐雨晨对面坐下,总裁目光瞥了他一眼,总裁目光中隐含着秘密,只有她和他知道。

“姐姐,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好。昨晚休息了吗?”安若关切地问她。

“嗯。”安心拿起一块培根面包,放进嘴里,敷衍地轻轻回应。

她的眼睛仍然看着唐雨晨,好像什么都没有,但他只是吃得很少,其他的,看起来很严肃。

真是假正经!

安心在心里腼腆地笑着,在桌子底下,她翘着二郎腿,脱下拖鞋。赤脚碰到了唐雨晨的腿,暗暗调侃。

至于安心对她说了什么,她都没听清,只是敷衍了事。

既然她已经成功了,为什么还要在她面前假装好姐姐呢?

看到她心不在焉,安若认为她真的没有好好休息,并告诉她要多注意自己的健康。

安若和本昨晚看夏诺发高烧时没有睡觉。

好在早上沙诺的高烧已经退了,人也精神了不少。

然而,由于整夜的辛苦工作,她很累,想睡觉。

快速吃完后,安若起身对他们说:“你们慢慢吃,我有点困了,上楼休息一下。”

安心挥挥手,“走。”

唐雨晨慢慢地喝着牛奶,没有理她。

她知道他还在生她的气,但她不在乎。

安若走了,马上对着那个人笑了笑,正要说话,但唐雨晨抬起眼睛冷冷地看着她。

她的喜悦和热情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冷却。

“安小姐,如果你身体恢复了,早点回去吧。在别人家住久了不觉得尴尬吗?”

安心愣住了,难以置信他的态度和昨晚的态度,有天壤之别。

“你...昨晚……”

“昨晚我们怎么了?”那人扬起眉毛,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你和我都是成年人了,但那只是一个晚上,你还看不见?”

安心脸色变得苍白,是的,对他来说,那只是一个晚上。

但对她来说,意义重大。

他想要一个晚上,她贪吃,想要的越来越多...

但谁是安心,一个聪明的女人,她自然不会哭哭啼啼,大惊小怪。

那不仅会一无所获,还会引起很多骚。

收回不羁的脚,她克制住笑容,一本正经地说:“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放心吧,我不会打扰你的。”

“这是最好的。”唐雨晨冷冷地说道。

安心低下头,心里不舒服是假的,想得到这个男人,真的很难。

————

安若睡了一觉,直到下午才醒来。

当她醒来时,她知道她可以放心离开了。

她说她心情好多了,恢复了很多,打算回家。

安若看到她说话正常,所以没有挽留她。她一直把她送到门口,目送她坐车离开,然后转身走回客厅。

唐雨晨刚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一个信封。

他走向安若,递给她一些东西。

“这是什么?”安若不知怎么接管了。

“证明安祁鸣私自吞了你父亲的股份,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安若·冷冷忙坐在沙发上,翻出所有的文件。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冷冷忙坐在沙发上,小女翻出所有的文件。

这些都是真的,小女有了这些证据,我叔叔就要破产了。

在我心里,我本来没有希望回到股份,但是看到证据,她又开始讨厌,想回到股份,想惩罚我舅舅,不想让他那么骄傲。

但是一想到安心,因为她...她有些动摇。

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淡淡地说:“你可以送一份给安,和他私下解决这件事,看他怎么做。”

安若的眼睛亮了。“我明白了...谢谢你。”

“哦,太好了,你也会对我说谢谢的。”那人不小心扬起了眉毛,语气中没有一丝讽刺。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应该感谢你。”

“我们是夫妻。如果你感谢我,就不用说了。”

安若向他投去深邃的目光,心猛然一跳,她迅速不开视线。

什么是夫妻?

这个词对她来说很奇怪,但为什么,感觉这么亲切。

下定决心后,他给安寄去了一份副本。她还附上了一封只有一句话的信。

安·祁鸣收到安若寄给他的东西后并不惊慌。

他把东西扔给安信,冷冷地说:“你不是说你能搞定吗?你看,唐雨晨睡了你,最后把证据给了安若。他是站在安若这边的,你这个傻姑娘,偷鸡之后丢了一把米!”

安心勾唇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爸,你别担心。我知道安心。她是一个容易心软的女人。看看她给的信,你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她不想对我们太苛刻,说明有回旋的余地。我们,你为什么不利用她,然后彻底毁掉她……”

“你有什么想法?”

“我想了很久,我也想过这种情况。爸爸,你放心吧,我永远不会让你失望的……”

安若送来东西后,他想知道他叔叔会如何对待它。

如果他没有负罪感,拒绝把股份交给死神,那么她会正式起诉他,不再给他机会。

如果他同意私下解决,有诚意,她就不推了。

反正大叔的结局看他的态度。

安若没有等太久。第二天,安约她出来见面说话。

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唐雨晨,那个男人不反对她去。“去,听听他怎么说。”

安若有点犹豫。不知道她是不是多疑。她有点担心她叔叔会伤害她。

“怎么了?”唐雨晨大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真的应该去吗?他会吗...一直这样吗?”

那人自信而傲慢地笑了起来:“他有勇气吗?放心大胆去吧,他对你也没办法。”

即使真的是针对她,也会设定完美的游戏,把自己收拾干净。否则,她在去安明琪的路上出事了,他也不会放过他们。

安·祁鸣是个老奸巨猾的人,他知道自己的风格,怎么能冒愚蠢的风险呢?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听到他说的话,霸道安若莫名其妙地相信了他。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他的信任正在逐渐加深。

“好吧,霸道我去。”她站了起来,因为她站起来太用力了,膝盖撞到了茶几上,身体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就倒在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意识到这一点,她急着起身,男人的手臂迅速圈住她的腰,她更加慌张,双手有意识地靠在他的胸前。

那一刻,她的手掌感受到的是他那强壮但感觉良好的肌肉。

还有,他强烈的心跳。

他的心脏应该很好,每一次跳动都充满了力量。

就在一秒钟内,安若感觉到了很多事情,在他的脑海里想了很多事情。

“宝贝,你是在向我投怀送抱吗?”男人笑着开玩笑地问她。

她突然恢复过来,脸颊微红,“哪有!我不小心撞到了茶几,摔倒了。”

“嗯,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唐雨晨赞赏地点头。“但你不必找借口。随时可以投怀送抱。我绝不会拒绝。”

“这不是借口!”安若恼怒地盯着他。他觉得自己脸皮越来越厚,甚至会撒谎。

“嗯,这不是借口。但是我知道……”他凑近她的脸,用灼热的目光盯着她,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低声说:“现在你心跳很快……”

“宝贝,你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吗?其实你喜欢我的身体。”

安若突然意识到她的手仍然放在他的胸前。

因为身体紧绷,手力量比较大,看起来好像是在努力感受他的胸肌...

她把手往后一缩,脸颊绯红,因尴尬而生气。“别太自恋了,唐雨晨!我对你的身体哪里感兴趣?快放手,我要出去。”

“点了火就想溜?”唐雨晨的眼睛里充满了邪恶的灵魂。“宝贝,现在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灭火更重要了。”

“你……”

“告诉我,我多久没碰过你了?”

安若气得说不出话来,不就是昨晚发生的事吗!

他是谁?如果他整晚不这么做,他会死吗?

憋了一肚子气的她,突然蹦出一句让她很后悔的话,“唐雨晨,我不能忍受你的要求。你要多找女人,让她们分享一点!”

这个人的脸变得冰冷,他的眼睛似笑非笑,但带着一股冷冷的寒意。

他扬起嘴唇,柔声问道:“你说什么,让我多找几个女人?”

妻子让丈夫有外遇的地方,即使有,也说明她对这个丈夫并不稀罕,也很不喜欢他。

安若缩了缩脖子。

从他的表情来看,他应该生气了。

但是他以前不是找过别的女人吗?

一个丽莎,一片飞雪,也许还有很多女人她不认识。

他找别的女人很正常。

安若鼓起勇气自信地反驳道:“别告诉我你外面没有女人,鬼也不会相信你。我不管你有没有女人。好了,去找他们,时间到了,快松手,我得快点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为了回答她,总裁他突然抱起她,总裁大步上楼。

安若·冷冷突然开始挣扎,“你不会乱来吧?我真的要迟到了!”

“让他等着!”那人用冰冷的声音宣布。

似乎只要是他的决定,任何人都必须遵守。即使安不知道自己说过这句话,他也必须无条件地遵守。

他真是一个超级霸道的人。

不,是沙猪!

不管安若怎么挣扎和告诉他,他都不理他。

回到卧室,他用力把她扔在床上,她的身体向上弹了几下,造成头晕。

那个人把门锁上了。他站在床尾,用野兽般危险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然后抬起一只手,慢慢解开衬衫上的银色纽扣。

安若缩了回去,眼里充满了警惕。“我真的要迟到了。别故意耽误我的大事好不好?”

他脱下衬衫,露出结实的古铜色胸膛,腹部肌肉微微收缩,身上的每一条线条都充满了艺术气息。

唐雨晨微笑着迷住了她:“宝贝,证明我的清白是一件大事。你说我有别的女人,我只能用我的力量向你证明我的清白。你知道我的实力就知道我有没有找到别的女人。要知道,我的实力越强,就越说明我没有找别的女人解决这件事……”

力量...

这并不是说安若的大脑不纯。她知道唐雨晨,现在他已经说得很有力量了。少说,他会把她折腾个半死再放她走。

那今天遇到大叔,岂不是毁了?

“不可能!我不答应!”

她跳起来向门口冲刺,但有些人比她走得快。像一阵风一样,迅速抓住她的腰,把她扔回床上。

“唐雨晨,你不要走得太远!至少你也让我再商量一下……”

“还有什么?”他压着她的身体,邪魅地扬起眉毛。

再来一次?

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打不过,说不出来。安若突然生气了。她生气地说:“你这个混蛋,快放我走。我现在没心思了!你不烦,能不能不要太过分!”

唐雨晨笑而不怒:“我太过分了,我只想证明我的清白。”

安若连忙点头:“好,好,我相信你是无辜的。”

“听你敷衍的语气,我知道你不相信。所以,我坚持用我的力量向你证明……”

“我说我信!”

“你信,但我还是要证明。”

"..."安若胸口闷痛,突然疯狂地挣扎着。

“宝贝,不要反抗,反抗是不行的。”男人笑起来像个恶魔。

接下来,唐雨晨用自己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向安若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而且他绝对是故意的,每次都不人道的折磨她,变相的惩罚她!

明明是白色的,最后却变成了黑色。

安若终于看到了他的力量,他不敢再胡说八道了。

如果她能预见到这样的后果,她发誓再也不说让她非常后悔的话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与安的谈判延期了。

第二天,小女唐雨晨亲自开车送她去赴约。但是他没有跟着进去,小女只有她进去了。

半个小时后,安若从餐厅出来,钻进车里。

唐雨晨没有急于先问她。他发动汽车,开了很长一段路才说:“他说什么?”

“他说,给他一周时间考虑,然后他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你答应了?”

安若点点头:“嗯,一个星期不是很长,我也想看看他考虑的结果。”

那人微微眯起眼睛,在猜测安明奇的目的是什么。

那老狐狸贪得无厌,老谋深算,不可能放弃任何股份。他在拖延时间,也许在想别的办法。

或者,安心,会有什么行动。

唐雨晨的心就像一面镜子,他对一切都想得很清楚,但他就是不告诉安若这些事情。

他恨弱者,他恨不上进的弱者。

让安若受苦更好。只有当她痛苦的时候,她的大脑才会变得更聪明。下次她遇到算计她的人,不会轻易上当。

以为安心是她的好姐姐,哦,等等,她很快就会知道那个女人的真面目了。

一周后,安又打电话给,约她出去谈判。

这一次,安若认为他的考虑实现了。谁知道他说了什么,他最近一直忙于生意,还没想好。让安若再给他一周时间。

安若淡淡地说:“这不是你的拖延战术吗?”

安祁鸣没有生气,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我真的太忙了,抽不出时间。这么大的公司,我至少要先把一切都搞定。就算给你,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它毁在你手里。再说,毕竟是我辛苦,让我多花点时间守护它,不行吗?”

AnRe又心软了,同意再给他一周时间。

唐雨晨听了这件事后,非常肯定这是他们的拖延战术,他希望安心很快会有行动。

如果没有,几天后,安心提着礼物去拜访。

她是来感谢安若的,顺便来看看她。

他们坐在花园里,谈论着一些事情。

安欣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他漫不经心地说:“安若,你最近看杂志了吗?”

“什么杂志?”

“你没看见吗?我说,你这个傻姑娘,怎么什么都不在乎?事到临头,就晚了。”

安若更是莫名其妙:“怎么回事?”

安心看着左右无人,她压低声音对她说:“我说你跟唐雨晨结婚好几个月了。难道你没有一点危机感吗?”最近几期杂志都有关于他的报道,不是和明星一起玩,就是和温柔的模特一起吃饭。他外面有个女人,你不知道?"

安若留下了,这不是秘密。

她突然想起唐雨晨用她的力量证明他是无辜的,她的脸有点红。

“这是什么?他的身份和其他女人一样正常。”安若简单地说,没有嫉妒。

安心知道,她不喜欢唐雨晨。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