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冠军5码(中国)有限公司----乱世何时了(1/67)

冠军5码(中国)有限公司 !

如果把各个家族的护卫都拉出来互相比较,乱世乱世肯定是龙凤氏族的护卫稳操胜券。[参见本书的最新章节,乱世乱世请访问

龙凤门的侍卫彪悍,高大威猛,如狼似虎,威猛无比!

他们冲进来,拿起刀,像切西瓜一样杀死了对手!

龙凤族的禁卫军众多,加上实力雄厚,气势凶猛,战局很快就被控制住了。

龙凤氏族的士兵并没有杀光所有的杀手,而是留下了五个活口。

战争结束时,罗素转身去找两个之前飞出来救她的影子,但罗素找不到。

因为当龙凤族守卫出现的时候,两个影子在看到罗素安然无恙后已经悄然退去。

罗素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参见本书的最新章节,请访问

这两个帮助过她的人是谁?

南宫刘芸派人保护她了吗?还是炼药师协会派来的?

罗素想了半天想不通,但不管怎么说,这不是一件坏事,罗素也没有挣扎。

而这时候,南宫夫人已经冲了过来。

她喊道,“罗素在哪里?罗素在哪里!!!"

南宫夫人的护卫队长叫紫衣。

紫衣向南宫夫人表明了罗素的立场。

当南宫夫人看到活着的罗素时,她大大松了一口气。

把她吓坏了!

她无法想象如果她的明星罗素出了什么事...

“没事,你还活着。”南宫夫人兴奋地说道。

后来,南宫夫人生气地指着五个活人:“给我检查一下!我想看看是谁派人去杀罗素的,但不是我想的那个!”

南宫夫人虽然笨,但应该有点智商。

她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思考。她昨天刚赶到宁家打人。宁的家人不可能发现在治疗流星。

宁的家人无法报复她。也许他们会从罗素开始!

因为这是一个从源头掐死救世主的机会!

因为他们要杀了医生!

所以,南宫夫人有理由相信,宁家很有可能是冲着来的!

紫衣逼供效率很高。

他带五个人分别去了五个地方。由于盘诘,其中两人自杀,其余三人均供认宁夫人收买杀人。

当紫衣把这个结果报告给南宫夫人时,罗素也在附近听到了。

罗素皱起眉头:“宁夫人为什么派人来杀我?我甚至不认识她……”

南宫夫人满脸暴怒:“你好杜林岫,我的明星刚好。你派人杀了治疗他的炼药师。你有多讨厌我的明星!好好好!昨天那两巴掌不疼!”

罗素一脸惊讶地看着南宫夫人...

不会吧?昨天的策略见效这么快?

她只是暗示南宫流星可能会被宁三毁灭。

装作不解的样子:“宁夫人怎么会杀人?她怎么能伤害南宫流星呢?这没有意义……”

“你怎么这么笨!”南宫一夫不屑的瞪着,“杜这个贱人,她以为杀了你,就没人救儿子了,他们就不会在宁三害星面前暴露!哈哈哈!她怎么会想到我早料到这一步,亲自来接你,亲眼看到这一幕!”

!!

这时,乱世花老大已经缓过神来了!乱世

他怒了,再看到青衣断臂,他怒了!

“贱人!”带老板去喝酒,金色手臂凝聚了百分之百的功力!

一只手像拎小鸡一样拎着卫姐姐的后颈,另一只手攥成拳头,朝卫姐姐的腹部砸去!

花老大就这样,一边固定卫大杰的身材,一边不停地用拳头砸她的腹部。

有一次,就像重锤一样,使劲砸!

花老板的实力比卫大杰强多了。打了十几下,韦大杰被打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很软,站不起来。

但她仍在罗素不停地大喊:“去吧!快走!”

罗素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她并不觉得自己对魏大姐有多好,但魏大姐用自己的生命为罗素赢得了最后一次逃离!

看着卫大杰像沙袋一样跳动着,罗素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将她托起。

跑?丢下薇姐一个人跑?

罗素苦笑着摇摇头。

现在她的身体就这样断了,怎么能跑出去了?既然跑不出去,不如吹个你死我活。能拉几个东西就拉几个!

罗素仰天长啸,将凝血丹灌进嘴里。

她的身体被红血丝的玄参保护着,她的凝血丹吃起来像果冻豆,很快就有了一些力气。

“重力空,现在!”罗素怒喝一声,手中的影剑刺向离她很近的花七哥。

七哥没想到奄奄一息的罗素会爆发出这样的力量。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当他回来停下来的时候,程英·斯利德已经刺穿了他的喉咙,当场杀死了他!

可以说,这场战斗全是华造成的。

要不是他,她也不会倒霉遇到青衣,也不会被老板围攻。

华的死引起一阵轻微的骚动,但却拿着影剑向青衣冲去!

青衣之前被魏大杰截过,现在哭得尖叫力竭。直到罗素·程英健来到她面前,她才反应过来。

“砰!”青衣侧身避过,但她避过了罗素的剑,却没有避过堕落红莲的火焰!

“腾——”

橙色火焰疯狂爆发!

这一刻,罗素真的很努力!真的是在垫!

她的实力没有被隐藏半分钟,而是全部爆发,敌人来了一场你死我活的大决战。

青衣的原始实力远高于罗素。然而,在罗素被致命解雇的情况下,她正在节节败退。当时她很着急,差点被罗素切成两截!

这段时间看似漫长,但其实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罗素的优势,也在眨眼之间。

因为,花老板已经放开了手。

魏姐像个破娃娃一样被扔到一边,而花店老板正冲着咆哮呢!

“臭丫头,加油!”

华旗兄被罗素所杀,青衣被罗素所驱。华老看到这一幕,自然是怒不可遏,恨不得马上就把罗素捧在手心里!

握住老板的手掌,凝聚他所有的力量。如果罗素被打倒了,他会死的!

在这个关键时刻。

一个黑色的身影扑向罗素,乱世抱住罗素,乱世背朝着花店老板。

“卫姐姐!”罗素尖叫起来!

花老大可不管他面前的是谁,那掌力都是承载着天地之势,而罗素和韦大杰都是砸下来的!

看着两个人被砸成肉饼。

看到罗素即将沦陷。

看看这个-

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

一道黑影闪过。

“喂!”花店老板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看时,已经失去了罗素的身影。

“怎么回事?”花老板眼里闪过一片空白。他到处寻找,试图找到罗素,但他没有。

罗素似乎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已经完全消失,没有残留。

罗素不仅消失了。

她的精神宠物,包括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薇姐,此时也干净的消失了。

“到底怎么回事?真的是鬼吗?”花老板气得大叫。

这时,青衣睁开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罗素站过的地方。

华老板终于发现她有问题了。他赶紧摇醒她,大声问:“你看到了吗?”怎么回事?"

“一个黑衣人……”青衣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花老板。“他们救了罗素……”

“黑衣人?你确定?”花老板皱着眉头。

“虽然他看不到自己的体型,但是全身都是黑的,这是肯定的。”青衣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黑衣人...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是谁?”带老板去接青衣。

“不记得了。”青衣试图回忆,但捕捉不到稍纵即逝的灵感,但她很快就换了话题。“罗素获救了,事情会变得很麻烦。如果她告诉长辈...你知道,长辈们总是可以站在她这边的。”

“这和长老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之前不说?”花老大愤怒地朝着青衣怒目而视。

青衣此时又痛又怒,但为了杀罗素,他继续添油加醋:“其实不只是长老...据说罗素是城主亲自下令的。如果罗素逃走了,这座城市的主人以后会回来的……”

花老大一双胡眼睛死死盯着青衣,恨不得立刻将她劈在掌心!

“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告诉老子?!"花老大一巴掌甩下去,青衣被抽得远远倒飞出去!

可怜的青衣,我从来没想过我会被这样对待。

这时,花店老板气得吹胡子瞪眼。

他没想到罗素的地位会如此之大。一个大长老已经让他绑在你背后了。现在,让我们再来一个公爵大人...虽然这像是谣言,但是空穴传来的风也未必是没有原因的。

“不可能!千万不要让那个臭女孩活着走出魔兽,不然我一定会死!”花老板拍了拍面前的老树,十人合抱的天上古树顿时化为尘土。

平时树敌没问题,现在就是杀人,只要臭丫头回去告发长辈就行了...长辈们虽然管不了天才训练营,难道他还要躲在天才训练营里一辈子吗?没门!

乱世何时了

所以老板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罗素!乱世把草除掉!乱世再也不会了!

不远处,倒在泥里的青衣,嘴角慢慢露出一丝冷笑:罗素,你跑不掉的。被花老板盯上的人,比如跗骨之蛆,根本跑不掉。

罗素只觉得头一阵眩晕,像被一辆大卡车碾过一样,痛得几乎麻木了。

黑暗中,仿佛有一条灼热的视线深情地看着她,久久地停留在她的脸上,修长如玉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脸颊,给她带来一种冰冷的感觉。

似乎有了那一丝温柔的抚摸,身体的灼痛也减了几分。

恍惚中,深邃而炽热的视线渐渐消失了...

“南宫!”

罗素在黑暗中醒来,感觉到南宫在他的梦里飘走了。罗素焦急地拿着一颗子弹坐了起来。

“痛苦……”当她坐起来时,罗素只觉得她全身的骨头都像被压碎了一样。她疼得喘不过气来,连伸个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罗素焦急地环顾四周。

南宫云的影子在哪里?

可以看出,她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梦,所以她做了这样一个梦。

但是...这是哪里?

罗素眼中浮现出一丝疑惑,紧接着是一丝狐疑之色。

她清楚的记得之前花店老板差点杀了她,然后卫大杰飞过来抱住了她。终于,她能感觉到花魁强大的掌力势不可挡。

那一刻,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她觉得自己要死了。

但是

然后,似乎一双又长又温暖的手把她带走了。

是刘芸南宫吗?

想到这种可能性,罗素没有一丝苦笑。

这是炼狱城的魔兽区。南宫云在远东海域,两者距离10.8万英里。他怎么会在这里?如果他真的出现了,他怎么能不等她醒来就走呢?

罗素眼中闪过一抹凄凉,苦笑着摇了摇头。

对了,卫姐姐呢?

罗素连忙环顾四周。

由于魏冉姐姐不顾自己的生命一次又一次地自救,罗素对卫姐姐有一种本能的亲近感。从那一刻起,罗素真的把魏大姐当成了自己人。

罗素这时发现这是一个很深的洞穴。

天色又暗又暗,但罗素受过特殊训练,白天和黑夜的眼睛几乎一样,所以她很快就看到了离她三丈远的卫姐姐。

这时,薇姐歪歪斜斜地躺着,一动不动,看上去像死了一样。

罗素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想冲过去,但她刚动了一下,锥心的疼痛就痛得她呼出一口气。

好痛...

罗素甩甩头,设法抑制住剧烈的疼痛。

罗素看了看他的身体状况。

花了很多时间,现在内脏都移位了,肋骨都断了,差点刺穿心脏。

幸运的是,我获得了九冲寺的红血参。带着血红的玄参护体,罗素受了重伤,哀叹至死。有了这一夜的酣睡,他已经好了一小部分。

好在精神力量并没有消失。

罗素忍着疼痛,一步一步朝韦大杰走去。薇姐不能出事。她还没有报告救了她的命。

但是三丈的距离,乱世罗素花了三分钟,乱世终于移到了韦大杰身边。

她半跪着,把手指放在卫姐姐的手腕上,小心翼翼地帮她把脉。

好在虽然气息微弱,还是有一口气。只要有一口气,罗素就能让她起死回生。

在罗素没有其他技能,但是有相当多的救命药丸。

但是没有一种丹药能比得上罗素的血。

这时,罗素一点也不吝啬。他用匕首划过白色的手腕,鲜血像雨滴一样翻滚。

罗素掰开了魏大姐干裂的嘴唇,殷红甜甜的血不断地滴了进来。

与此同时,罗素的另一只手凝聚灵力,将血液导入卫姐姐体内,迅速浓缩,以最大速度产生药效。

当罗素累得气喘吁吁的时候,魏大姐受伤的部分终于吃饱了。

手腕上的伤已经自动凝聚,狰狞的伤口开始结痂。

罗素喂魏大姐吃了一颗凝血丹,最后检查了魏大姐的情况。看到她的身体开始好转后,罗素慢慢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看到他的位置,突然,罗素的眼睛几乎看直了!

这...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一件事!

在这个破败阴暗的山洞里,她其实有一套铺盖,床上的锦被……罗素非常熟悉。

因为她太震惊了,罗素当场愣住了,然后她惊讶地冲了上来,尽管她身体里有剧烈的疼痛,但她没有皱眉。

罗素抓住金贝,借着微弱的月光,从头到尾仔细地看了一遍。

因为太激动了,她一把抓住金贝的手指,差点把金撕成碎片。

她记得在扶苏的时候,她盖了一床织锦被子。

无论是质地,颜色,还是做工…都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在扶苏用过的织锦被子突然出现在这里?要知道,这里是炼狱城,天才训练营,魔兽区!

罗素想到了那温暖而细长的手臂,那熟悉的胸膛,一个即将呼之欲出的名字。

南宫云烟?!

真的是他吗?!

但如果是他,你为什么不去管她,为什么不等她醒来?

罗素突然兴奋地四处走动,当时她根本坐不住。

“嘿。”

苏踩到了她脚下的一个硬物。

“是什么?”罗素弯腰捡起东西。

“交流。”罗素没好气地把通讯珏扔进锦被子里,但下一刻,她的眼睛亮了!

她手里还有通讯珏,那锦被上的那个呢?

是吗...

这时候,罗素兴冲冲地直接倒在了锦被子上,但她又怕压坏了通讯珏,急忙跑了上去。

罗素连忙拿起墨黑色的通讯珏,吹走了之前被踩过的脚印上的灰尘,然后爱不释手地看着它。

这个通信珏是墨水,她手腕上的那个是绿色的…

苏有意识的猜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在墨色的通讯本里,但是心里有点紧张,生怕输入灵气后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化为乌有。

最后,罗素终于鼓起勇气,慢慢地把念力输入了墨色的交流珏...

当罗素的精神力量被注入黑色的通讯爵时,乱世通讯爵瞬间被点燃。

罗素心中一喜。

顿时,乱世她的精神迅速进入。

通讯爵的联络名单上,只有一个人的名字,但那个名字,却让罗素原本高高举起的心,瞬间心花怒放。

南宫云烟!

出乎意料,自然,真实,真实,是的,他!!!

这时,紧紧地握着墨幽的通讯珏,捂在胸口,深呼吸...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痴了。

很久很久以后,罗素才恢复过来。

她点起南宫刘芸的名字,试图和他说话。她想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对方没有回应。

罗素想起了那个在她昏迷时从天而降的黑人。现在罗素可以绝对肯定,南宫就是那个黑人。

之前追杀她的那些黑衣人都是黑暗修炼法则,应该和刺来的南宫一模一样。

他们是来执行秘密任务的吗?正因为如此,南宫对自己的身份认同不好吗?

罗素已经很聪明了,通过一点点线索,事情很快就联系起来了。

看着这个灰色的名字,罗素充满了柔情,最后一千个字变成了“你好吗?”

给南宫刘芸留言后,罗素在幻想中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想到了青衣,想到了花老板,瞬间握紧了玉手!

她永远忘不了卫姐姐当时被打成一滩烂泥,她永远忘不了自己所受的苦。

花店老板吧?好,我记得你!

罗素眼睛深深地望着外面的明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现在最重要的是快速提升实力。否则,不要说不能报仇。相反,罗素知道青衣使坏,老板一定会让自己活下去。

这么一想,她不得不在晋升上有所突破。

突然,罗素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魔眼的绿毒和饕餮内丹术。

罗素摊开手,一颗深红色的丹药慢慢出现在她的手掌上。

这个丹药当时是匆忙解剖的,她没有好好看看。现在她可以仔细观察了。

这个内丹有鸽子蛋那么大。红色的好像滴血,亮如玻璃。浓浓的香气沁人心脾。

“这次能不能翻身就看你自己了!”罗素看着丹药,一丝自信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她现在正带领两位明星,拼出她的各种卡片。她要想和华老打成平手,就要带领六星。

在这个人才训练营中,很多人都想靠一个明星来提升,没有一年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罗素正在连续打四个明星。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人们会认为罗素疯了!

但是只有罗素知道她没有疯。

因为她知道一个技巧。

她记得师父告诉她,有一天,当她必须通过炼制丹药来提升自己时,有一个好方法。

就是在炼丹的时候,加入帝灵元丹,并且一次性加入十个。

在这样的情况下,炼出来的丹药就会完美到极致。

十颗帝灵元丹,价值有多惊人,普通人谁做得出来这么奢侈?只有罗素这个败家子,不把黄丹医学当回事。

乱世何时了

罗素马上就要被精炼了,乱世但是她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她这么做。

所以现在罗素的当务之急是首先修复自己的身体。

迫不及待地想一想,乱世罗素迫不及待地跳到床上,双手盘腿坐着。

但是,在进入专注状态之前,她下意识的揉了揉墨水通讯,点亮了南宫云的名字。

没有回复。

罗素说不出他心里是失望还是难过。他默默的关闭了墨水通讯系统,送到了空房间。

她不喜欢把它放在外面。

很快,罗素放弃了一切杂念,进入了专心致志的状态。

没过多久,罗素就呈现出天空般的光泽。似乎无数光环光点向她身体汇聚,迅速修复她破碎的身体。

当罗素再次醒来时,三天三夜已经过去了。

苏雅刚刚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从空房间里抓起墨汁通信珏,迅速打开,然后点亮南宫云的名字。

空摇摆,没有回复。

罗素的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胸口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嘟着嘴,这让他觉得很可怕。

小心翼翼地把墨汁通信珏放进空房间,罗素安慰自己说,南宫一定在忙着任务,否则,即使有一点时间,他也不能不拿空给自己回信。

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罗素的心情很快就展开了,然后她的视线落在了卫大杰身上。

此时,罗素的身体已经被修复,她仍然活蹦乱跳,就好像三天前她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她要被一根手指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罗素轻轻跳下床,快步走向韦大杰。

经过三天的修复,卫姐姐的伤已经痊愈了大部分。

这时,卫姐姐正慢慢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罗素,震惊地大喊:“你没死?”

罗素愤怒地笑了:“我当然没死,我死了,谁来治你?”

“我也没死?”卫大杰感到惊异,突然跳了起来,然后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嘿——这不对!”卫姐姐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好像没受伤?”

罗素好笑地看着她:“伤已经治好了,但就像从未受过伤一样。你在想什么?”

“可是我以前的伤比这个轻多了,但是那个臭老头已经整了一个月了,还没治好!”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卫姐姐已经拿着大木棍砸门了。

罗素苦笑着摇摇头,默默地为老人哀悼。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血液里充满了玄参的精华,如果不是因为帝国丹药,魏大姐受伤了,一个月之内她能恢复到哪里去?

然而,当罗素转过眼睛看着韦大杰时,她总觉得好像有一些不同。

应该说气势更强,威逼更强。

罗素的眼中有一种难以置信的光芒。她拉住魏大姐,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你看,除了恢复,你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吗?”

韦大杰非常听罗素的话,扔了一根木棍,坐在地板上,开始观察自己的身体。

但是这个观察花了整整一个小时。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眼里有一丝惊慌,一声:“小,不!”

罗素心中一惊。

她猜到了吗?

罗素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别担心,乱世好好说话。你要药什么的,乱世给我。”

卫姐姐紧紧地握着的手,眼里有一丝惊慌。一根手指指着她的腹部:“这里,这里...这里好像有只虫子在爬来爬去,好痒!”

一只虫子?

罗素皱眉。为什么会有bug?这不可能吗?

罗素歪着头想了想,程响是谁,她越想脸上的笑容越灿烂。

罗素笑着看着卫姐姐:“那虫子长在你肚子里游来游去,你刚抓到,却抓不到?”

薇姐眼睛一亮:“对,对!”

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罗素的手,而罗素白皙的手背几乎被擦伤了。她大声问:“怎么办?”怎么办!"

罗素此时已经猜到了她心中的七八分。她笑着问魏大姐:“你查查你的血,是不是比以前红多了?”

“看样子...这是真的。”

“那你再试试跑灵气。是不是感觉肌肉好像有更强的防御能力?”罗素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经过魏大姐的实验,发现正如罗素所说,她身体的战斗力有一种暴涨的感觉。

罗素仔细看了韦大杰一眼,最后深吸了一口气。

“我会吗...死?”韦大杰纯真无邪的眼睛亮晶晶的,紧张地看着罗素,大气都不敢出。

罗素突然屏住呼吸,直接笑了。

“会死吗?你担心你会死吗?”罗素真的没有力气谈论她。她带着一种特别的魔力和特别的崇拜看着卫姐姐。

魏大杰被罗素的心毛毛看着,她的头慌了,不知道把手脚放在哪里。

“嗯,你为什么这么幸运?睡了三天,居然融合成了无敌的身体?要知道,连我师父这辈子也只见过无敌的身体。”

“无敌身体?那是什么?能吃吗?”卫姐姐觉得饿了,错过了油乎乎的烤鸡腿。

罗素没好气地戳了戳她的额头。

“傻大姐!无敌身体,那是无敌身体!你还在想什么鸡腿!”光是苏的手就差点被她打败。

罗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确定他没有生她傻姐姐的气后,她慢慢地说,“无敌体,简而言之,是不朽的!你明白永生吗?特别有战斗和反抗的能力!以后老板要用拳头打死你,除非先把自己的手弄断!”

听了罗素的解释,华大姐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能不能特别弹?”她虚弱地问。

苏定定地呆住了,点点头。

“特别耐打?”

罗素很自豪再次来到现场。

卫姐姐拍手笑道:她很高兴,说:“太好了!下次我能憋很久,你就有足够的时间跑了!”

罗素:“…”

傻子很简单。只要有人对他们好,他们的回报往往会淹死人。

这时,罗素很高兴离开韦大杰,并没有亏待她。

同时,罗素也在心里检讨着自己。

乱世何时了

幸运的是,乱世她没有亏待韦大杰,乱世否则,她此刻肯定会感到内疚。

当薇姐知道自己已经融合成无敌体死去的时候,激动的跑到洞外,开心的大叫起来。

罗素也放开了她。

此时她有更重要的任务。

幸运的是,罗素随身携带空,不久前罗素发布了采集任务,并购买了大量草药。

所以,这一次,罗素想炼制魔眼中的毒饕餮内丹,所有的辅助药材其实都有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防备吧。

罗素用他的灵魂感知一个接一个地挑出最活跃的药草。

罗素准备药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为了提炼这种提升丹,罗素知道这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即使她的时间可以乘以十进空。

首先,韦姐姐一定要哄。

她炼丹的时候灵魂只能进入空,身体进不去。这个时候,别说花老大了,就算她来魔兽,罗素也会很可怕。

所以一定要安排华大姐守护自己的炼丹。

第二,掩盖气息。因为罗素知道华老没有放弃寻找自己,她所要做的就是暂时掩盖他们的呼吸。

罗素让九尾小狐狸和小貂连夜加工,烤鸡、烤鸭、烤豹腿和烤魔兽兔...

反正烤了很多堆在角落里。这些足够薇姐用五六天了。

罗素做好了一切准备,跟卫姐姐说了一大堆话,然后走进空室去炼药。

魔眼中的绿毒饕餮内丹很难炼制。一般只有高手巅峰才敢尝试。

然而,罗素的心中充满了通过紫色三脚架的火焰和倒下的红莲获胜的信心。

进入空后,罗素开始日夜练习。

韦大杰也没闲着,因为罗素给了她一门精致的人体艺术..

罗素在翻空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种健身技术。罗素不记得了,但转念一想,这可能是在最初的抽奖中抽的。

因为当初抽奖抽了一整个书架,有的被战神傀儡吞了,剩下的小块书堆在角落积灰。

在罗素练体术没用,但是对伟达杰来说太完美了!

所以。

每天魏大姐啃完鸡腿后,就乖乖地按照健身的指导,一步一步地练。

与此同时。

不出罗素所料,华老并没有放弃寻找罗素,甚至和魔兽做了一笔交易,吞噬老鼠。

如果说整个魔兽森林中哪个物种数量最多,那无疑是在吞噬老鼠。

吞鼠体型小,繁殖快,一辈子就是一窝。要不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他们现在几乎占据了整个魔兽区。

总之,想找对象,最好的办法就是吞噬老鼠。

因为,在整个魔兽区,除了森林中心的超级魔兽区,他们的同类无处不在。

当然,最中央的超魔兽区域,以罗素的实力,就算它进去了,也会死,所以花老大直接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至于花店老板付出的代价,只有他自己知道。

青衣只知道花老大对付吞食老鼠的小头目时,乱世阴沉的脸几乎能滴墨。

不久,乱世在吞噬鼠内部开了一个叽叽喳喳的会议后,它开始传播消息。

然后,一波又一波的吞噬鼠在魔兽区游荡。

他们寡不敌众,所以采取了最愚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地毯式搜索。

地区划定后,他们从一个地区卷走,然后去另一个地区。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扫荡范围逐渐接近罗素的位置。

而这时候,罗素还在空房间里仔细而专注地提炼和推广丹。

韦大杰嘴里也叼着一只鸡腿,一边按着页面上的位置,一连吃了好几个小时。

时间一点点流逝。

他们不知道,危险已经悄悄来临。

如果罗素没有炼过丹药,没升官的时候被花老板发现了,那就完了。这一次,没有黑大师再从天而降了。

这一天。

一只活泼的吞食老鼠落在后面,因为中途吃了一个小蘑菇,失去了组织。

他的眼睛转了又转,鼻子也动了。突然,他看到他的眼睛闪闪发光。然后他选择了一个方向,迅速向那里走去。

多香的味道啊!

小吞噬鼠沿着自己的感觉和鼻子一路摸索,艰难跋涉后,来到一个洞口。

这个洞穴很隐秘,但是对于淡淡的香味,却找不到。

你知道,它的鼻子是所有吞食老鼠中最好的。

吞鼠一边得意洋洋地拍拍小胸脯,一边流口水。

它埋伏在洞口,小小的身体上爬满了藤蔓,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慢慢地往里看。

它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女人,躺在墙上,一条腿裂开,身体扭曲到无法想象的位置。

再往前看,看见一个漂亮的仙女姐姐睡在床上,脸颊粉嫩,想咬一口。

但最吸引它的是角落里的食物。

耶稣基督!

好大一个肿块!

油,黄,亮,那浓郁的气场,* * *它差点晕过去。

趁其他人不注意,小吞噬鼠悄悄地爬了进来...

因为它体型太小,魏大姐没有防备,竟然让这只小吞噬鼠潜了进去。

真的让它溜了五个大鸡腿,然后就溜了!

韦大杰练完炼体术后,肚子饿了,她顺手拿来二十只鸡腿,啃了起来。

小吞吃鼠背上背着五只香气浓郁的大鸡腿,兴奋的腿在抖。

太甜了,太甜了!

这时,罗素和魏大姐仍然不知所措,不知道吞食的老鼠在找他们,也不知道其中一个零食已经找到了他们。

如果吞噬小老鼠回到队伍中,罗素将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但似乎上帝在帮助罗素和魏姐姐。

小吞吃鼠刚开始真的很想回队里,但是啃了一条鸡腿之后就走不动了。

当苏的掌力被夺时,乱世转身迅速绕过苏的后背。按着她迷人的臀部,乱世那是一记重踢!

突然间,苏西完全没有了防备-

被罗素踢了一脚,因为重力的原因,她整个人突然向前冲去,一点力气都憋不住了。

而在她面前,恰好是一根浑圆结实的铁木柱子。

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的头就紧贴着铁木柱子,而她的整个脑袋就卡在了柱子上。

巨大的冲击力打得她整个头都晕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整个人都懵了。

我身边的丫鬟奴才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众人都诧异的看了看,又转头盯着苏,被撞的差点晕倒。

吴老师不是说前几天升了三阶吗?可是,她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传说中的废物思小姐踢开呢?这个世界既疯狂又混乱...

苏总算是回过神来。她摇了摇头,转过头茫然地看着罗素。很快她回过神来,捂着疼痛的额头,眼里火辣辣的。

“罗素!你这个婊子!你竟敢踢我!我就是想死!”苏被一个废物踢走的时候气得都没意识到什么叫无理取闹。她立即扇了罗素一耳光!

苏给了全力一击,他的力道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在这时,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不由一晃,右手紧握成拳,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和苏的掌力迎面撞在一起。

拳掌相交,发出一阵猛烈的撞击声,然后,令所有人惊愕的是,这个原本以为是被苏给熏着的人,竟然牢牢的握住了手掌,稳稳的站在了原地。反观苏,她竟然砰的一声关了线,一个劲的往后退七步。

“你——”如此强烈的反差,让苏一下子惊呆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废物可以抓住她的手掌,把她摇醒。

她能清晰地感受到罗素澎湃的灵力。

这怎么可能?她显然是个废物。她这么多年都没练过。她怎么能一下子超过她的小天才?那不可能!

苏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她的脸上闪过一抹铁青的愤怒。她用牙齿呻吟着。

即使你罗素不是一个失败者,那又怎么样?就算达到三阶,也别想和我斗!

“鬼剑!”苏很快就被的一声爆喝,而他的袖中爆发出一块软件。剑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闪光,就像一道光线刺中了罗素的喉咙。

因为两次三次被打败,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这时,她已经杀了罗素。

“鬼剑是思小姐最好的技能。思小姐这次死了!”如玉捂着胸口,靠着墙坐着,盯着眼前的战斗,看着罗素,一种恶魔般的光芒出现在她的眼中。

鬼剑分为二和四。当它到达罗素的喉咙时,它被分成了八把利剑。

八把剑排成一圈,剑的头部指向罗素全身的要害。

罗素目光冷然的望着那飞速而又冰冷的八剑。

苏西的鬼剑虽然巨大,乱世风格繁华,乱世速度极快,落入罗素的眼中,但却显得漏洞百出,速度慢得仿佛在慢动作回放。

罗素眼底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这个三阶苏,如果放在几天前,一定要用暗杀来击败她。

但是现在,很不幸,她也进阶到了三阶。三阶到三阶,她连柳如风都打得过,又何必畏惧一个小苏西呢?

罗素嘴角微勾,毫不犹豫,凝聚出八个小火球,完全包裹了一把剑。

“喊!喔!打电话!”

当小火球击中刀刃时,原本虚幻的刀刃突然变成了无形,只留下直取罗素咽喉的冷剑!

罗素射出一把像铁和泥一样锋利的匕首,匕首朝剑飞去,两人对半交叉空!

突然,一片火葬声带着闪电,噼里啪啦的响彻云霄。

然后,占了上风的匕首刺穿了苏的剑,刺向了的咽喉!

望着那把幽灵般的匕首,苏熙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她惊恐地感到喉咙里有股杀气。她似乎看到了死亡的身影。

随着匕首越来越近,苏西眼底的惊骇变得更加明显,她甚至忘了躲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枚金币以极快的速度射向匕首,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叮——”声。

匕首与金币相撞,颤抖了几下,最后无力地向地上倒去。

然而,在他倒地之前,他被罗素抓住了。

“二姐!”苏回头一看,只见那美丽的身影出现了,顿时喜出望外,挽着她的胳膊,喜极而泣。

我身边的仆人看到苏青的到来,都显得突兀,眼神中带着敬畏。他们试图躲在后面,祈祷避开苏青的视线。

苏青,传说中的天才,蓝海洋领主的关门弟子,小小年纪就突破到了四阶,前途无量。

苏清怡曾经冷艳如莲,素有冰美人之称。她从不斥责仆人,但她杀人,无情地开枪打她的手,使用残忍的手段,所以仆人更怕她。

苏青穿了一件淡绿色的素裙,纤腰一握,但那精致的小脸此刻却像冻了霜,柳眉微微蹙着,显然不是很开心。

“二姐!你终于来了!“呜呜呜——”当我看到苏青的时候,苏Xi突然有了主心骨。就在刚才,她惊恐而迷蒙的眼睛里突然滑落了两颗晶莹的泪珠。她抱着苏青哭了,却生气地指着苏青抽泣,还大声抱怨:“二姐!你快给我报仇!罗素是个想杀我的婊子!”

苏青轻轻擦去苏脸上的泪水,声音轻如清风:“傻姑娘,你连个废物都打不过,还以你爸妈为耻。看你以后敢不敢再偷懒。”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冷笑,暗含讥讽。

苏青的话真的很有意思。她说苏把她爸妈当傻子,根本不把自己当苏家。

但也是真的。在她清纯孤傲的芙蓉眼里,原本是废物的罗素怎么会有存在感?

果然,乱世安抚了苏熙之后,乱世苏青那双冷冷的美眸如利剑般射向罗素,带着审视的目光斜睨着她,神情幽幽地皱着眉头:“你是罗素?”

“不知二姐有何指教?”罗素的目光淡淡地迎向她。

苏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显然,她还是没有把罗素放在眼里。她只是淡淡地哼了一声:“没想到你藏得挺深。”

苏的实力并不差,而且她能够将苏逼入这种境地。罗素的修炼绝对在三阶以上,但奇怪的是,她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的气场。这让苏青想不通。

“我这点小修养怎么进二姐的眼睛?”罗素双眼放光,嘴角微微扯动,似笑非笑地瞟了苏晴一眼。

苏青居高临下的傲慢无处不在。尽管她已经知道罗素不是一个废物,但罗素在她眼里仍然像一条虫子一样存在。她根本没有把罗素放在眼里。

当然,罗素也不喜欢她。

不过,苏青虽然看起来有气无力,却比苏要可怕的多。虽然苏是养尊处优,骄横跋扈,但她的实力是有的,她的情绪都在脸上,所以她一眼就能看出深浅。

相反,苏青对一切都是淡淡的,没有波澜,神色冷漠,但她高深莫测,谁也猜不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苏青冷冷的看了罗素一眼,微微扯了扯嘴:“你自己清楚。”

罗素轻眉,不置可否。

苏青冷冷道:“若是如此,就跪下给小茜磕头认错。你给990头磕头,我饶你。”

敲九百九十九个头?苏青真的很没礼貌。

罗素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二姐什么都不知道。先伤人的是苏

谁知道,苏青冷冷地点点头:“她要是输了,我自然会教训她一顿。至于你,一定要磕头道歉。”

如果知道还敢对她这么苛求,那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标准。苏清真很是无所畏惧。罗素心里冷笑着,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冷冷地问:“如果没有呢?”

苏青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既然你就是敢不顾姐妹情射一条小溪,那就试试我的匕首。”

话音刚落,她没有等罗素回答,但她袖中的匕首突然朝苏晴飞去,对准了她咽喉的要害!

那个破空吹来的强风比之前的苏西强很多倍。

四阶武者不愧是四姐武者,远非三阶可比。

然而,四阶铁骑罗素也不是没杀过,她面色一沉,心中带着冷笑。

既然苏青敢动手,那我们就来看看她今天有多厉害,看看什么样的资本能让她这么抢眼空!

苏青的话音未落,那把锋利的匕首直接向罗素扑来。它咄咄逼人,采取了奇怪的行动路线,这使得人们可以利用。

罗素的双手交织在他的胸口,凝聚出一个巨大的黑色手印,并朝着匕首猛砸!

黑色的大手印与匕首相撞,罗素突然感到老虎嘴里发出剧烈的疼痛...

一股气血从胸口升起,乱世罗素当场吐了一口血。

她此刻不敢造次,乱世急速后退,直往后退十几步远,最后,后背砰的一声撞在墙上。

一撞之下,她的血液直往上涌,喉咙一阵腥甜,顿时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罗素只是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用明亮的眼睛盯着苏青。

三阶和四阶是天壤之别。

而且看苏晴刚才开枪的样子,她显然不是进入第四阶,而是像第四阶的中间。

因为她在夕阳山被瑶池仙子的属下追杀,但不是被三阶就是被四阶追杀,所以罗素对这个阶段的武者了解的更多。

此时,苏青瞥了罗素一眼,美丽的眼睛布满了皱纹。

她显然非常不满意匕首会被罗素挡住。因为匕首耗费了她七分力量,她以为自己可以直接当场杀死罗素。

但即便如此,那又如何?罗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苏青妙目露出一丝讥讽:“既然你坚持要死,那我就帮你。”

苏青以前可能没有把罗素放在眼里,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但现在她显然已经把目光投向了罗素,她不打算放过她。

她冷冷哼了一声,又开始攻击罗素。

这一次,她没有使用武器,而是将精神力量凝聚在右手掌心,右手掌心直接向着罗素的另一边抽去。

刚才,苏被踢了一脚,苏青看得很清楚。

既然是给妹妹找地方,最好自然用。

罗素眼中精芒闪烁,涌现出一抹冰冷的意味。

在这个内部,苏清河苏对她很有攻击性,说她要杀她,真是胆大妄为。他们不怕紫苏安吗?

不,罗素眼里闪过一丝嘲讽的冷笑。苏子安不喜欢自己。再加上最后一点,他更不喜欢自己了。如果苏清真自杀了,他会立刻找个借口来开脱苏青。

就这样,所以苏对有了这样的信心,声称要杀了她?

面对来势汹汹的手掌,罗素再一次在半边[/k0/]上打出了一个大大的黑色掌纹,拼出了今天的重伤,她绝不会让苏青好过。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

“给我住手!”

因为这个声音,苏青的手印慢了下来,然后缩回去了。

罗素提供的大手印也被收回。

两个人都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我看见苏靖宇从医院外面快步走来,额头上挂着细密的汗珠,紧张的神色中带着一丝焦虑。“你们两个在干嘛?”还不够毁掉房子吗?"

苏青皱着眉头,正要说话,却被苏靖宇当场打断。她看到苏靖宇拉着苏青的手,马上离开:“二姐,大哥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你了。跟二哥去大厅。”

苏青淡淡地摊开手,冷声说道:“大哥性子太急了。”

我知道苏靖宇非但没有听她的劝告,反而急得差点跺脚。“二姐!你真的很冷静。你知道谁来过我们家吗?”

“不管是谁来宫里,乱世大哥都要淡定从容,乱世不要那么着急急迫。否则,我父亲将来怎么敢把这个巨大的扶苏交给你?”苏青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苏靖宇的举动不满。

苏靖宇急得差点跺脚:“什么叫淡定淡定?晋王殿下!晋王殿下来我家了!”

“谁?”苏青突然面色呆滞,用复杂的眼神盯着苏靖宇。

“你认为是谁?天下会有第二个晋王殿下吗?”苏靖宇焦急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兴奋,“二姐,你也真是的,本王殿下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怎么还跟我们躲得这么紧?我爸我妈猝不及防。”

“啊?”苏青很不解。除了上次在北辰得知王进对自己有好感之外,最近她再也没有见过王进殿下...

苏靖宇激动得差点手舞足蹈。他高兴地说:“晋王殿下带了很多礼物,说是听说我们家出了事,来拜访。其实我们都知道晋王殿下一定是来看你的。去散散步吧,用这个废物浪费任何时间,我们赶紧去见晋王殿下。”

苏靖宇不屑的扫了罗素一眼,拉着苏青就走了。

这时,苏青的脸虽然依旧冷若冰霜,但那耷拉着的眉眼和紧张而手足无措的羞涩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恋爱中的少女,哪里是半冰美人的气质?

看着大哥快速的拉着二姐,苏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晋王殿下,像晋王殿下这样的神怎么会喜欢二姐呢?虽然二姐真的很好,...我原本以为,如果她能嫁给王子公主殿下,她将是世界上最幸福、最高贵的女人。但是相比晋王殿下,太子妃的地位是很无味的。

如果她能选择,她一定会选择晋王殿下!

但是大家都知道晋王殿下和瑶池仙子是一对。为什么会突然暗恋二姐?

苏想不出她在想什么。她越想越不甘心。她最后恨恨地瞪着罗素,喊道:“傻瓜!晋王殿下为二姐痴狂。再过几天,他二姐就要成为金公主了,她会羡慕你的!哎!”

掂量着下巴,带着几分玩味看着渐行渐远的兄妹,又戏谑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苏。

这个真的很有意思。

上次北辰阴影后,南宫云流的时候苏青是真的喜欢她?根据她这几天和南宫刘芸的相处,她甚至没看出他和苏庆友有什么关系。她甚至没有提到她。

误解里面的曲折很好玩。如果苏青知道这其实只是北辰影做的乌龙,那么真的...我期待着她的戏剧性的脸。

罗素想至此,不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苏不可置信地盯着,像个疯子一样盯着她:“你这个笨蛋!你傻笑什么?你不嫉妒吗?那是晋王,殿下!全世界哪个女孩不梦想嫁给晋王殿下?你还在笑?真是个傻瓜。”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