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玖体育比分直播(中国)有限公司----清梦无痕全(1/55)

玖体育比分直播(中国)有限公司 !

亲爱的朋友们,清梦全梁安冷冷一笑:“都带走吧!清梦全”

这群受伤的人平时也认识梁安,所以不禁感到焦虑:“梁部长,这是为什么?”我们还没吃药呢!这是要去哪里?哦,别捏我的伤口!"

“别背着我!会压到我肚子上!”

“这是要去哪里!”

很快他们被带到黄浚,扔在地上。请搜索!最快的更新

黄浚冷冷的孩子:“你四年级就没面子了?”

大家面面相觑,一个机灵的赶紧说:“我们是帮宗玉波找场地,不是故意和初三打架,也没有下手重……”

黄浚冷笑道:“田地回来了吗?”

"...没有。”他们都低声回答。

“呵呵。”黄浚嘴里发出冷笑。“既然你丢了四年级的脸,你就要负责找四年级的脸。”

什么意思?他们不知所措。

黄浚没想到这些笨蛋会明白。他直接宣布了答案:“四年级的脸不能这样丢。去把它拿回来。当时谁在,你就欺负回去。”

宗玉波是吃了几次苦...他们是真的不敢招惹美三年级。

谁知道,黄浚说:“我给你调出后方,抵抗!”

这个,这个,这个...幸福来得太快,宗玉波都忘了反应。

黄浚没有让他们想太久,但他带着这群人下山了。

黄浚,四年级前十!

名声大振!

超强实力!

有他带队,这次初三真的很危险。

而且有黄浚带队,那群四年级的人怎么能错过找儿子的机会呢?

一二,十二,一百二...

黄浚背后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浩浩荡荡成了一个大浪。

黄浚不在乎谁跟得上,也不在乎谁跟不上。他只盯着宗玉波:“哦。”

“嗯!”宗玉波握拳!

在黄浚的带领下,四年级很快来到了山下的三年级区。

当初三又在为跑初三欢呼的时候,初三的学生突然被一大群人冲下来吓得目瞪口呆。

罗素恢复修养后,这里的第二个主要人物是王牧。

王牧黑暗的四年级学生突然心里一跳!

次要出大事!

偏偏这个时候,罗素还在恢复当中,因为精神力量的过度使用,所以没有办法动手,所以这次...

“去通知光鲜的老师和瘦高的老师!”穆青对着王木超大喊!

穆青也挤满了人。她马上点头:“我现在就去!”

然后她转身就跑。

然而她没跑多远,四年级就下来了。宗玉波一眼就认出了穆青,于是大喊:“她有份儿!”

黄浚冷冷地看了一眼宗玉波。

宗玉波得到了黄浚的目光,他哪里能忍住?立刻冲上去给了牧晴脑袋一巴掌打了过去!

“住手!”三年级的想冲,但是被四年级分开了,进不去。手机请访问:

北辰也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无痕我们就不能参与她的强者之巅之旅了。”

“我们只能看着它坠入精神世界,无痕就好像它在罗比大陆上一样。”

“那我们会落后很多很多——”

“冒着生命危险去追随神灵有什么意义?”

“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舒舒服服地待在精神世界里,吃了就死。”

“所以——”

“所以我们必须努力!非常努力!要坚强!”

北辰影和晏子在前面说话,越说越激动,最后两个异口同声的激动。

经常睡觉摸摸鼻子:“…”

生而有敬,家世好在神之巅。此外,他的家庭成员简单,家庭氛围轻松。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挫折,所以从来没有爬上去的动力。

但现在看到北辰和晏子打得像鸡血一样,常眠不禁被感染了。

罗素不知道家里有一群人在打鸡血。她拿着金砚,来到隔壁楚家。

楚的旧家也拆了重建,所以两人都住在临时帐篷里。

临时帐篷里,楚老爷子起得很早,正在亲自给小鱼儿送粥,雾气氤氲,他浑身软绵绵的,和蔼可亲。

罗素看着他,接过:“楚,我来做。”

他也没矫情,直接把锅铲递给罗素。

罗素一边搅拌锅里的粥,一边对楚师傅说:“这粥顺时针搅拌,然后逆时针搅拌……”

罗素一边煮粥,一边做了几样简单的菜,端上桌。

闻着香味,一直沉睡的小鱼动了动鼻子,很快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他睡眼惺忪地转向楚老爷:“爷爷,肉——”

楚老爷子苦笑,这小孩儿,长得像豆芽菜,却是个无肉之主。

楚(本来)是个很有悟性的人,但既然下放了,就被迫封为自然,实力不如村民。他能去哪里爬山?怎么能赚回肉?

幸好,罗素这丫头,楚老爷子心里想。

好在这姑娘有点炼丹天赋,教她一点点也算是帮了这个忙。

早饭后,朱赫约罗素今天来这里,但发生了一些事情。

从怀里掏出黑玉递给楚,笑而不语。

楚神父不解道:“这黑玉有问题吗?”

楚老爷子没有去罗素完成任务,是因为不可能有一天,从零开始进入炼金世界?而且可以晋升初级炼金术师?就在那天!

楚老爷子疑惑的看着这块墨玉,但是很快,他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这个!”

楚不解地看着:“你...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楚河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他曾经生活在云端。他见过无数天才,但这样的天才...仅仅在一天之内就开始了,并且把黄金的精神提升到了...

初级?不不不,这已经不是初级黄金的精神力量了。

“你...不能。”楚老爷子的目光锁定了,直摇头。

但真相就在他老人家面前。

楚老爷子想否认是不可能的。

“中级黄金之灵...这实际上是中级黄金的精神...这一次只有一天!清梦全”楚神父犹豫着要不要相信,清梦全从怀里拿出随身携带的水晶球,认真严肃地盯着罗素:“来,试试。”

罗素双手捧着一个水晶球,慢慢地注入金色的光环...

当罗素把整个水晶球装满后,他平静地抬头看着楚老爷子,脸上带着不解的表情。

楚老爷子给了罗素一个可以移除灵气的标志。

“怎么样?”罗素问道。

楚大师苦笑了一下:“的确是中级黄金的精神力量。理论上你已经是中级炼丹师了。”

“啊?这么容易?”罗素看上去很惊讶。

楚老爷生气地看了罗素一眼:“只是你好说话。本来我老人家还以为至少今年你进不了炼丹门,谁知道,才一天,你就已经成为中级炼丹师了。你简直是……”

楚老爷子摇摇头,不说话了,因为真的是被罗素撞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从下界上来,就是金曜级别!

一个测试,居然是全系法师!

炼丹刚刚起步,是中级炼丹师!

把它拆开后,一切只能由天才中的天才来完成,而现在所有这些事情都被罗素一个人堆在了一起。

楚老爷子心想,他现在教的孩子,到底在哪里啊,哪对夫妻运气这么逆天,能生出这样的孩子?

“我真的是中级炼丹师吗?”罗素笑了。“我现在可以练了吗?”

楚师傅没好气,说:“你在炼制什么装备?工匠们迫不及待地想在了解一点黄金后改进他们的产品。你这么有资格,这么急着去提炼什么样的器皿,等等!”

“哦……”罗素摸了摸他的鼻子。“如果我现在炼制仪器,我能为北辰和晏子制造武器吗?”

楚大师点点头。“中级炼丹师可以在黄铜段为修炼者制造武器,但是在街上抢一大堆那些武器有意义吗?”

罗素这样认为。

楚大师说:“不要浪费这么好的人才。当你的黄金之灵遇到瓶颈的时候,你就会去炼器。到时候,你会事半功倍。现在,继续培养黄金光环。”

罗素苦涩地笑了笑:“我曾经努力想达到中级水平,但现在我不知道头绪了。请大家指教。”

楚大师这次扔给罗素的是一张黑玉牌:“黄金高级精神力量的修炼理论都在里面。来,把你的血滴滚进来。”

罗素,按楚老话说,滴了一滴血珠。

血珠和黑玉凝聚成一团。接着,一道白光从黑玉中冲了出来,射进了罗素的眼睛。

在罗素的脑海里,一幅滚动的画面慢慢出现了。

以上自我依次穿越。

罗素气喘吁吁,全神贯注地看着。

罗素没想到单词这么多,像蚂蚁一样,单词多的人都晕了。

如果是别人,这个时候我已经晕了。幸运的是,罗素的记忆力非常强!

清梦无痕全

从右向左,无痕一行一行地写-

过了一刻钟,无痕文本才显示出来。

楚神父问罗素:“你能看清楚吗?”

罗素想了想,郑重地点了点头:“我都看到了。”

楚老爷子嘴角一阵抽搐。

孩子睁着眼睛怎么躺?

刚才显示的那几行字,每屏2000字,每秒一屏,一共播放了十五分钟...也就是说,短短十五分钟就播放了180万字!!!

这是什么概念?就算拿天才的天才来说,也不可能全记住好吗?看的都很惊艳。

楚神父气愤地说:“你还有三次检查的机会。”

罗素直接摇头:“我不需要。”

打包!继续装!

楚河觉得罗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他羞于承受可怕的死亡,他太过分了,他一定是回去把自己的脸弄肿了。

楚直接无视了的话,淡淡地说:“以后每次都可以要求降低播放速度,五秒一屏,十秒一屏...您最多可以设置一个屏幕。”

罗素淡然摇头:“没必要。”

她已经记住了所有的单词,她需要再读一遍。于是罗素问:“我们怎样才能完全学会高级炼金术?”

楚父说:“很简单。最后用黄金之灵灌入,若黑玉由内而外有蛛网裂缝,则晋升为高级炼丹师。”

哦,罗素。

楚父怒道:“你不要以为这很简单。其实你要知道,越往后,提升精神力量的难度就越大。如果黄金的精神力量要突破到高级水平...至少,这个冬天你是不可能的。”

“真的有那么难吗?”

“真的很难!”楚大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服了罗素:“当年,你,楚爷爷,用了我三年的时间,从中级炼丹师变成了高级炼丹师!”

罗素问:“你从零开始晋升中级炼金术师用了多长时间?”

楚大师:“…”

这孩子在乞求打架吗?!

“走开,你快点走开!”楚老爷子直接抓人。

罗素笑着跑开了,边跑边向小鱼挥手:“姐姐过会儿给你带猎物来。”

看着罗素一路狂奔,楚老爷子不禁莞尔。孩子一句话戳中了他老人家的心。

楚老爷子沉浸在回忆中,怔怔出神。

他从无到有花了两年时间才成为中级炼丹师。

他的晋升速度已经是天才的速度了。当时,他以此为荣。直到这么多年,他一直这么想-

但是谁知道呢,当我变老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像罗素一样的精灵小孩。孩子出来的时候...

楚老爷子苦笑,也不知道,将来出了曹禺村,这孩子会在众神之巅接口,什么样的血腥。

罗素从楚老头家里跑出来,突然拍了拍脑袋。哦,她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主药鼎。她还有些问题。她应该要求楚师傅改。

还有金掌柜送的黑陨石,清梦全你也应该让楚老爷过目一下。

不过算了,清梦全你应该很快就能培养出高级黄金的灵力,然后去吓吓楚宗主。

罗素这么一想,不由兴奋起来。

不是她不老老实实工作,去练炼丹,中止了精神力量的修炼。

事实上,自从我得知我拥有所有的元素,自从我知道主神必须是一个拥有所有元素的法师,罗素心中就有了一个伟大的计划!

她,要,修,练,完成,扎!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经过一个晚上的思考,罗素做出了一个谨慎的决定。

当罗素回到家时,他看到几个晏子人已经准备好要走了。

“去吧。”在一个雾蒙蒙的早晨,罗素和他的一行人继续往山里走。

首先,我们昨天去看了我们眼睛设置的陷阱。

“哎哟!看来我们的运气很好!”晏子兴奋的尖叫出声,“你看,快来看!猎物,下面有猎物!”

昨晚,在所有人离开之前,在这个重力速度限制杀伤阵中挖出了一个长、宽、高各20米的立方体陷阱。

而且,罗素还制造了整整五层陷阱,只要有猎物冲进来,别以为自己能逃脱。

果然-

现在我们凑在一起往下看,都心花怒放。

“一、二、三……”

“你看,不仅有长腿兔子之类的小猎物,还有几只野猪。对了,还有大棕熊,哈哈哈。没想到会猎到大棕熊。你看,大棕熊还活着,此刻正盯着我们。”

甚至在北辰影兴奋的时候,突然,地上的大棕熊是一个纵跃,身形如闪电,向北辰冲去!

北辰的影子瞬间变了脸色!

然而,在大棕熊冲上来之前,它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束缚住了,它的形状就像一块巨石砸在地上!

隆隆声-

一声巨响,大棕熊把它砸了,下面的小魔兽立刻被砸了...它几乎变成了华颂肉末。

原本二十米深的坑,直接被砸得还有十米深。

但是大棕熊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强烈的撞击中,大棕熊发出骨头断裂的声音,它嚎叫着,最后因为受了太多的伤,流了太多的血,永远闭上了眼睛。

晏子和北辰苍白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

北辰拍了拍胸口位置:“好人才...太激动人心了!”

罗素严肃地告诉他:“大棕熊刚才给你上了一课。”

北辰英惊呆了,认真地点了点头:“嗯,如果你想临死前拉个垫背,往往会有终身打击。以前火虎是这样,现在大棕熊也是这样。”

徐虎因粗心大意而死。

幸运的是,北辰英身边有罗素,在此之前,她用一个器官绑了一只大棕熊,救了她的命。

但也正因为如此,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北辰影业在这方面养成了谨慎的习惯。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不知道救了他多少次。当然,这是后话。

罗素把所有的猎物都分了出来,大棕熊仍然完好无损,但是被它压碎的魔兽,全都被压碎成肉末和血污。

罗素苦笑了一下:“我能拿这些魔兽肉怎么办?”

//l

Genius网站地址:。手机版本阅读URL:

越来越快,无痕越来越快...

总共900帧,无痕罗素花了一上午,学了一百帧。

而且,当罗素再次看着她的金色灵力时,她发现与昨天相比,灵力的纯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了!

也就是说,她的修炼方法是有效的!

图片100帧,共20万字。学了一上午,就连像罗素这样脑容量很大的人都有一种脑袋被砍掉的感觉空。

所以,罗素立即决定不再继续,她想打猎,并把打猎带回她的脑海。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尖叫!

罗素抬起头,看见一只银角雪羊在晏子身后追赶!

晏子在前面跑,银角雪羊在后面追!

紫嫣带着银角血羊冲进了杀阵,一瞬间,银角血羊的速度慢了不少!

但是被晏子砍了,仇恨值已经很高了。他的眼睛赤红了,他瞪着晏子要杀他!

啊!

在跑步的过程中,晏子突然摔倒在地。

银角血羊嘶嘶作响,身形闪电般向晏子冲去!

就在它的蹄子快要碰到紫嫣的时候——

但是看到倒在地上的晏子艰难地站起来,双手抓着银角雪羊,直接把它扔进了大约三十米深的陷阱里!

砰!

重物落地的清晰声音!

紫嫣擦了擦额头的汗,嘴角却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还不错。”罗素对此大加赞赏。

来到众神之巅后,北辰和晏子进步最快。起初,当他们猎杀长腿兔子和金鸡时,他们都非常努力地挣扎,但现在,晏子一个人就能翻过一只银角雪羊。

罗素肯定晏子时,她非常激动。她笑着说:“这是我今天猎到的第七只银角羊!昨天吃了凌力丹,感觉身体里有无穷的力量,总有一种随时可以升职的感觉。哈哈,扔下你看,我再拉一只银角羊!”

晏子说着,飞快地跑开了,但是谁知道——

PS:有段时间没求月票了~求月票~ ~

清梦无痕全

罗素看着是晏子还是北辰,清梦全还是长眠。他们不断吸引魔兽进入杀戮阵,清梦全然后杀死它们。他们的狩猎热情很高,他们兴奋又兴奋。同时栽培也在不断上升。

而且因为是从实战提升,基础很稳固。

罗素听到陷阱里各种奇怪的声音,但他忍不住向前看,发现魔兽的数量相当多。

长腿兔,锦鸡,银角雪羊,红血猪,甚至大猎豹都有两只!

罗素身体一动,跳进了陷阱。

这些魔兽还没反应过来,一挥手就全部收进空了。

然后,加了几个被魔兽撞过的器官。

就在罗素用绿色藤蔓做了一个陷阱的时候,突然,一声惊呼从里面传来:“请自便——”

晏子和北辰的声音,连常眠都惊呼?

罗素立即跳出了陷阱。

罗素看到两只银角雪羊分别在追北辰和晏子。与此同时,在他们身后,一群居高临下的猎豹疯狂地扑了过来!

大猎豹!

罗素眼中浮现出一丝惊讶。

看来银角雪羊是大猎豹的食物,晏子一劳永逸的拉了银角雪羊,彻底激怒了大猎豹!

大猎豹的速度很快,快得像天上的闪电!

转瞬间,他已经来到了晏子的身后!

超快的猎豹张开了它的嘴,立刻咬住了晏子的脖子!

晏子在这段时间里练摔跤非常熟练,马上就摔倒了!

猎豹欺身!

晏子摔倒后,迅速滚到另一边!

躲避猎豹的第二次攻击!

睡觉跳起来,手里的剑在空的时候被砍断了!

大猎豹一直在找晏子,完全无视常眠,它的爪子在向前抓!

眼看晏子就要被抓被吃了!

北辰影来不及多想,立刻滚到了晏子身后,仰面躺着,承受着一切对她的攻击!

北辰影的确是被大猎豹捡到的!

正在大猎豹把北辰的影子塞进嘴里的时候,罗素已经到了!

罗素人还没到,凤舞剑已经飞出去了!

凤舞剑的剑气在半空处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闪电般的速度,刺向大猎豹的咽喉!

点击!

当罗素射出凤舞剑时,他在里面注入了一股金色的精灵!

这是苏的无意识行为!

然而在注入了黄金的精神力量之后,凤舞剑突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冲击力!

雪!

一阵猛烈的噪音!

每个人都亲眼看到凤舞剑从大猎豹的喉咙中刺出,从它的脑勺中刺入,带出一片鲜红的血雾——

点击!

大猎豹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罗素,但它的身体向后倒了下去——

砰-

沉重的身体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晏子看着大猎豹倒地,震惊地摸了摸胸口:“幸好,幸好你及时出现了,不然我现在只能哭了,不,我连哭都哭不出来。”

罗素仍处于休克状态,很长时间没有恢复。

“还有,还有——”

晏子的手在罗素面前晃动。

罗素刚刚恢复理智。她惊呼:“没想到,她打败了大猎豹?”

晏子也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

“罗罗你——”晏子惊呼连连:“我记得一开始,无痕你的力量只能对付红血猪,无痕然后你就能对抗大棕熊了...现在,你用一只手杀死了大猎豹?咯咯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大家也看着罗素:“……”

这种功率浪涌太夸张了吧?

“还有,现在几点了?不会被几个明星提拔吗?”北辰好奇地问道。

罗素苦笑:“不,我现在只是金闪闪的三星。凤舞剑之所以会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威力,我想,应该是和黄金的精神力量融为一体了。”

刚才,为了拯救北辰和晏子口中的大猎豹,罗素动用了黄金的精神力量。金的灵力和火的灵力融合在凤舞剑里,这样——

罗素迅速走上前去,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猎豹的尸体。

“果然——”

罗素惊叫道,“看看猎豹的嘴和背,这是多么有穿透力啊!在此之前,根本不可能!”

“那么?”

“所以,火之灵和黄金变成武器,会加强穿透力!穿透对方防御,造成更严重的伤害!”一丝惊喜出现在罗素的眼中!

为什么这么难过去打?一个是因为进攻,一个是因为防守。

如果能穿透对方皮肤防御,直接造成身体伤害,在对敌作战时应该占多大优势?

罗素瞬间心花怒放!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罗素在融合了火与金的精神之后,一直用火与金的力量战斗。

果然!

穿透力比没有融合的纯火灵强多了!

罗素没想到修炼黄金的精神力量会有如此巨大的好处!

本来,她只是想为大家制造武器,想把两个小龙分开——

在这一点上,罗素似乎已经在广阔的道路上摸索出了一条笔直闪亮的真理。因此,她对黄金精神力量的培养变得更加迫切和勤奋。

打猎半小时后,罗素觉得头脑又清醒了,于是她回到自己的山坡上坐下来,开始一帧一帧地练习脑海中的画面。

早上,罗素已经学完了100帧。

到晚上结束时,罗素已经学会了300帧。

如果他知道现在罗素的修炼速度,他会直接跳起来,甚至会害怕心脏病——

不过,罗素暂时没有打算告诉楚老爷子。她在练习了高级炼金术后,决定去找楚老爷子。

楚老爷子学了三年才终于融会贯通。那么,她要学习几天?

夜幕降临后,罗素迎接晏子和他们下山。

夜晚的死亡之林还是很可怕的,而且伸手不见五指,山里的巨型魔兽可能会出来,所以还是以安全为主。

因为这个陷阱,罗素这次还是有了大丰收。

罗素把一堆死去的魔兽放进空房间,然后退出。

当我经过山下的房子时,我看到了半个人高的墙。此刻,我已经达到了一个人的高度。五天之内看到进度完成确实是有可能的。

清梦无痕全

一想到能在极寒到来之前住进温暖的新房,清梦全大家又开心起来。

这一整天,清梦全罗素忙着练,北辰晏子忙得不可开交。

有好几次,晏子扛不住了,但是当她想到自己要变得更坚强的决心时,她觉得自己永远也拉不下来,所以即使她又苦又累,她还是把牙洗干净了!

回家后,在如白昼般明亮的灯光下,罗素终于看到了受伤的晏子。

她的靴子已经穿破了血,身上有很多出血。有的被拍到有魔兽的爪子,有的被魔兽咬过,看起来很震撼。

罗素非常苦恼,握着晏子的手...疼吗?”

怎么能不疼呢?

晏子的光环被一次又一次地消耗,她一次又一次地吞噬李凌·丹,继续战斗。她的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她还是没有感觉到。现在停战后,她只觉得全身肌肉酸痛,她迫不及待地躺在地上,什么都不管。

然而,日复一日训练出来的强大意志力依然让她一路下山回家。

但是当她回到家时,她再也坚持不住了。她上床睡觉了。我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北辰影业也是如此。

常眠以前是个懒孩子,但看到大家都那么勤奋,心里就被深深的调动了起来,忍不住跟着勤奋。

所以今天,他也带了一身伤。

看着每个人伤痕累累的样子,罗素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爱意。作为一名半步炼药师,罗素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你在精疲力尽的情况下进行药浴,将会事半功倍。

她可以调节药浴,但聪明的女人没有饭就很难做饭。她手里没钱,根本换不了什么药。

然而,罗素的技能会被金钱难倒吗?

那天晚上,罗素走进了沃药师的一沃大厅。

我们的药剂师看见了罗素,还没等他开口,罗素就先开口了。

“沃药师,你有治不好什么疑难杂症的病人吗?”

“啊?”Wo药师不懂。

罗素说:“今天只有一个晚上,不管什么不治之症,伤得越严重越好,家庭越富裕越好。你把病人带来,我今晚就开诊所。”

沃药师之前没有邀请罗素去诊所坐,但是罗素一直摇头,因为她没有时间。

罗素的医生和药剂师知道这件事,所以他们很快说:“好,好,好!苏小姐愿意开诊所。这是益阳市人民的祝福。我老人家会让人一个个通知他们的。”

禾药师接这个电话的时候,益阳市几乎有一半人都惊呆了。

留着,治好。治不好就减十。

但是咨询费从十个银币开始。

人吃五谷杂粮,怎么能不生病?练杀人,哪有不受伤的?活了这么久,器官怎么工作好?

生而为人,总有一些或多或少的缺点,更多的是一些已经死去多年的老缺点。

顿时,怡和堂门口排起了长队。

罗素看病的速度让人觉得她在开玩笑。

一秒诊断,十秒解释,十秒开药方...

要知道,这是罗素大人治愈了火狼佣兵团;这是治愈公爵小孙子的罗素大人。这是医术比沃药师差太多的罗素大人!

当时怡和堂门口排了很长的队,无痕队伍长到可以绕一整条街。

很多人看着这长长的队伍,无痕脸上写满了悲伤。

"这么长的队伍什么时候轮到我们?"

“不是说罗素大人只接受一天一夜吗?轮到我们的时候不就结束了吗?”

“这支队伍简直绝望了。如果真的不可能,那就不要排队了?”

……

但是,大家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得太早了。

队伍确实长,但移动速度也很快。此刻,这支队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前进,几乎每秒都会向前迈一小步。

速度这么快,大家内心都很开心!看来,很快就能划到他家了。

但队内有人质疑:“队伍怎么能走这么快?”罗素勋爵真的被治疗了吗?"

“这样的治疗速度能治好人吗?”

“会不会有问题,总觉得好慌……”

.....每个人都在说话。

罗素不知道此刻每个人都在谈论什么,但即使她知道,她也不会在意,因为此刻她眼中看到的是病人,她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你患有慢性胃肠溃疡。最好的办法是把你的胃掏空,但它看起来不像你,所以我给你打个补丁——”

“你患的是慢性咽喉炎,正常手段自然治愈,但是针在流血……”

“你是一条老冷腿。十天前你泡在冰里了吗?那时候,天已经又冷又恶,但一直没有治疗,以至于……”

罗素是中西医结合,结合半步神级药物提炼,诊断快,通俗易懂,连脑子笨的人也能看懂一二。

对于一些身体疾病,罗素只开处方。

战斗中的一些暗伤,苏洛才开了药丸和药水。

……

有的人不信邪灵,用了怡和汤也不急着走,就等着看疗效。

谁也没想到,罗素的待遇这么高!

“啊!我冰冷的老腿...我之前已经失去意识一段时间了。我刚放下药就恢复意识了!”

“我以前一直在吐血,无论什么味道我都觉得恶心,但是现在,我居然想喝一点粥!而且居然还原味道!”

“哦,我的上帝,我以为我会在轮椅上度过余生。刚才,罗素大人给我缝了几针。我,我腿上有热流。我能马上站起来吗?!"

本来就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他们听到大家这么说,瞬间就都跑到队列里去了。

结果原来缩短了的队伍有一段时间拉长了很多!

更多治愈的人疯狂跑回家,让家人赶紧过来!

如果当初消息发布的时候益阳市有一半人被惊动了,那么现在整个益阳市都沸腾了!

好开心,居然只收十个银币!

有人传出来,罗素大人是半步炼药师!

“天啊!半步神炼药师?!益阳市有半步炼药师?!"

“还有那个半步神炼药师,居然只收十个银币?!"

苏说着,清梦全看着她手指掉落的意识,清梦全上面还有血迹!有血!

“你胸口上也有伤吗?!"罗素盯着南宫云,怒不可遏!

南宫云撅着嘴,不说话。

“简直要生你的气了!”罗素怒视南宫刘芸:“起飞!”

南宫刘芸的黑黑的美眸像凶女土匪一样瞪着,双手缠在胸前:“你要什么?”

罗素冷笑道:“把衣服脱了,穿上!现在!马上!马上!”

“不……”南宫云吓得像个马上被抓走的小老婆。

罗素冷笑道:“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不要……”

罗素冷笑道:“看来你是想让我帮你脱了?”

“没有”

“苗条!”

一个碎布的声音出来了!

门外,南宫夫人和南宫宫贾谊终于让南宫魔苑打开结界一角,躲在窗台下偷听。

因为南宫夫人刚刚看到南宫云烟带着罗素气势汹汹地回来了,怕他对罗素做什么蠢事。

结果

墙角下,南宫夫人和南宫贾谊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女孩真大胆.....她主动了……”南宫夫人捂着嘴唇,被脑子里的画面惊呆了!

"她……"

南宫佳怡踮着脚去看,南宫夫人却拉着她说:“去散散步。”

“可是我还没看!”画面太精彩了,南宫佳怡都不想走。

南宫夫人生气地看了她一眼:“别打扰他们,哈哈哈哈!”

南宫一夫心想,如果里面的两个人继续凶下去,说不定她的小孙子会提前来呢!

南宫夫人带着南宫珈怡来到前院。

前院,有不少女士和女儿四处游荡,从未离开。

刚才,他们没有南宫夫人跑得快,所以当他们到达门口时,载着罗素的南宫云已经走了很远,但他们仍然可以看到一点。

所以,他们的内心是复杂的,复杂的。

这会儿见南宫夫人回来了,于是一个个冲上去拉住南宫夫人问长问短,话里话外都在询问南宫云烟和罗素的关系。

南宫夫人笑着挥挥手:“你们几个,我明白你们在想什么,我不怕告诉你们真相。我们家是有流有落的,马上就要结婚了。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设宴,哈哈哈。”

南宫夫人心情特别好。

其他女士的心情并不充满阴霾...罗素和南宫云烟竟然又和好了?而且真的要结婚?

“苏族人是不会放出话来的,想和他们苏族人结婚,必须通过法律吗?南宫二的小身侧……”

其中一位女士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

对,对!其他女士都在用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南宫女士。这是结婚还是领养?

南宫夫人当即被质问。她愣了一下,说:“反正他们会在一起的。结婚重要还是被父亲收养重要?!"

这个词...

大家都以为南宫夫人会特别坚持要娶她。对于这些家族来说,继承族长的继承人怎么可能被法律收养呢?开什么玩笑?!

可是现在听南宫夫人的话里的意思,无痕怎么会是这样呢...苏家可以被法律收养吗?

然后一个妻子大声问道...罗素是苏族一家之主,无痕所以结婚一定很难。”所以,南宫少于两个真的有可能吗?"

南宫夫人想了想说:“只要他们在一起,其他都是形式,没关系!”

其他妻子:“…”

这个想法是...太先进了,不是吗?

本来就有女士想在这件事上挑拨罗素和南宫夫人的关系。现在,听了南宫夫人的话,他们都立刻闭嘴了。

如果你被女婿收养没关系...还有什么能疏远罗素和南宫夫人之间的感情吗?

那么,在罗素和南宫夫人之间,他们真的不是母女吗?南宫刘芸真的不是领养的吗?

南宫夫人看了一眼这群充满敌意的女士,以为她是个白痴,看不到她们眼中的* *了。想嫁给他们家?呵呵,只要她还活着,没门!

她要的孙子孙女谁都生不出来。

别的女生能和别的女生比吗?

南宫夫人很乐意帮助罗素表达爱意,但目前罗素和南宫刘芸之间没有爱情。

南宫夫人和南宫贾谊很快就走了,屋里的罗素完全沉浸在南宫云里,没有注意到。

此刻的罗素,双眼紧紧的盯着南宫云烟,她的神色被这一幕震惊了!

南宫刘芸的皮肤细腻如无刺,胸部有明显的手印。五指手印清晰,纹路明显,完美黑色,其中一只不断出血...

而在罗素用手指戳南宫云之前,正是这个位置!

也就是说,黑血被罗素硬生生戳中了...

这一刻,罗素杀死了自己的心!

她凶狠地盯着南宫云,眼睛像火一样燃烧!

南宫云受了委屈,喃喃道:“我没戳……”

“打了一拳不疼吗?不会痛吗?”罗素凶狠地盯着他。

南宫刘芸扁扁嘴,虚弱地抬头看着罗素的表情。在那些绝世面孔上,又大又亮的美眸闪过,低声说道:”...至少你愿意和我谈谈。”

一句话,就像一把重锤砸在罗素的胸口,差点让她窒息!

罗素张开嘴想反驳,但她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最后,她只能愤怒地看着南宫刘芸:“让我看看你的背伤!”

"...哦。”南宫云烟仔细观察着罗素的表情,生怕她会生气。

突然,他伸出手抓住了罗素。

“为什么?!"罗素的语气不好。

南宫刘芸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脸上挂着无可挑剔的绝世容颜,可怜兮兮地看着罗素,苦苦哀求又可怜:”...别走,好吗?”

“我现在不用走!”罗素傲娇轻哼了一声。

“生气了可以骂我,可以打我,可以不理我,但是不要丢下我就走,好吗?”绝色的脸庞上,美眸中的时间在浮动,难以形容,动人。

多可爱的脸,高不可攀的地位,威武的南宫大人...

有多少人想接近他,清梦全有多少人疯狂的为他尖叫,清梦全有多少人崇拜他害怕他?!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南宫云和威望已经超越了帝王!

然而,这个在外面如此强大以至于拥有整个世界的少年现在正握着罗素的手,可怜地恳求她不要离开他。

人非草木,谁能无情?更重要的是,罗素一直深深地依恋着南宫云。

说罗素没有被感动是不可能的。

罗素张开嘴,但她最终没有说话。面对那双深邃的美眸,苏晴低头避开她的目光!

“先看看你背上的伤!”罗素愤怒地盯着南宫云。“我真的很佩服你。你连哼都没哼过三天!”

“一点都不疼。”南宫云轻松地说道。

“既然不疼,那就自己去想办法吧!”罗素送走了南宫云烟。

这么严重的伤怎么能不疼呢?他是* *凡胎,又不是钢做的。

“疼,疼,好疼,疼死我了……”南宫云烟忙拉着罗素。

罗素:“…”

她抬起手,戳了戳南宫刘芸的额头:“你能不能再调皮一点?你是南宫的流云。外面的人说,想站起来跪下来祝福你的南宫大人,那么高兴离开他们。你知道吗?”

“你只认识一个人就够了。我只给你一个人理解我。”南宫刘芸的美眸清澈深邃,紧紧盯着罗素。

罗素是...无助。

南宫云今天怎么了?做好表白的准备,抓住一切机会表白?

罗素低低的眼睛,只见那双眼睛又黑又亮,绽放出灼热的光芒。

罗素:“现在最重要的是看你的伤势!闭上你的嘴,别说话。”

“哦……”南宫云烟老老实实握紧了罗素的手,平静了下来。

“牵着我的手,我怎么对你?”罗素严厉的盯着南宫云烟。

“那是不治疗的。”南宫云美眸一亮,脱口而出。

罗素...南宫云,你还不听话吗?你要是听话,现在就放开我的手!”

南宫二小眼巴巴的看着罗素。

罗素无奈:“我不去别的地方,只是接触水,清洗你的伤口。”

南宫二囡囡就这么放手了。

罗素也没有离开。她从空房间里拿出一瓶上等田零水,用白帕子浸湿,盖在南宫刘芸的伤口上。

“嘶嘶声”

南宫云倒抽一口凉气。

罗素恶狠狠地瞪着他,生气地说:“现在你知道疼了?”

罗素的脸很凶,但他的动作出奇的温和。

罗素又哼了一声:“如果你早点治疗,伤口就不会这么严重了!大家都说你聪明。我觉得你是个傻子!很蠢的傻子!”

罗素嘴里骂着他,但手中的帕子擦拭伤口却更仔细了,一点点黑色的血流了出来。

罗素嘀嘀咕咕的抱怨,南宫云烟听了很受用,他闭上眼睛,那张深邃英俊的脸,不自觉地绽放出笑容。

很好...她愿意唠叨他。

“你伤得这么重,影子大人?他真的死了吗?”罗素问道。

“没有。”南宫刘芸淡淡地摇摇头。“快跑。”

罗素手里的帕子停住了:“他跑了?!"

南宫刘芸不解地看着罗素:“跑了,无痕怎么回事?”

罗素睁大了眼睛:“…”

南宫刘芸解释道:“那时候你是那样的,无痕我应该去追你吗?当然是……”

“当时是追!”罗素盯着南宫云烟,“不过以你的实力,如果追的话,能追上影子大人吗?你可以的,对吧?!"

“是的,但是你……”

“可是我什么?!"罗素几乎被南宫云烟弄得心烦意乱。“你知道这对影子大人有多重要吗?你让他跑了?!你只是...气死我了!”

“他能有多重要?”南宫云烟盯着罗素,“你是因为别的男人而生我的气吗?!"

罗素...什么其他男人?影主,他是半步炼药师!”

“那又怎样?他打过我吗?”南宫云烟骄傲地挺着下巴。

罗素...你为什么拿这个和他比较?我的意思是,他是半步炼药师,能批量生产大神和强者!一旦他跑了,下次就很难抓到他了!不知道他会躲在哪个角落创造一批大神...我该怎么办?”

“就这件事,你会这么着急吗?”南宫绍尔悠闲地瞥了罗素一眼。“这是唯一值得向我扔面纱的东西吗?”

罗素盯着南宫刘芸:“你不觉得这件事很重要吗?!"

“在我心里,你的生意是最重要的,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你最好记住这一点!”南宫云雨奴没有消失。

罗素被教导要低下头:“…”

南宫刘芸继续教她:“不管他能不能批量创造大神或者超神,你当时就晕倒了。你以为我可以离开你,去追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吗?”

罗素低下头,一点一点地踮着脚走到地上:“…”

南宫刘芸冷笑道:“你以为我南宫刘芸分不清轻重缓急?还是太低估你在我南宫刘芸眼中的地位了?!"

”罗素咬着下唇...我在你心里是什么位置?”

南宫云的蓝脸渐渐慢了下来,他用右手捏了捏罗素又白又尖的下巴:“……上次让你这么敏感是什么时候?同时对我,所以不相信?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如何,还需要我说吗?”

”罗素抿了抿嘴...我不知道。”

南宫刘芸站在罗素面前,他英俊挺拔的身影因为罗素一下子僵住了!

我不知道?她说她不知道!

在张俊美绝伦的外表上,原本火热的眼神仿佛被带走了此刻所有的光彩。他的面部表情盯着罗素,死死盯着他,看着莫莫,怒火中烧!

在寂静的空房间里,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突然,南宫刘芸用双手抓住了罗素纤细的肩膀,那张英俊而深邃的脸凶猛地向她逼近。他咬着牙说:“你真的放不下最后一件事?!"

因为她被迫选择权宜之计,是不是应该一直苦下去?!

“我没有……”

“你有!”

“我真的没有……”

“你有!”南宫云烟深深盯着她,“你才介意呢!很介意!”

说着,清梦全南宫云烟猛的松开罗素,清梦全迈步起身往外走!

罗素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抓住南宫刘芸的手说:“你要去哪里?!"

他半裸着,没穿衣服。他带着伤去哪里了?!

南宫刘芸怒不可遏,冷笑着看着罗素:“自然要找到罪魁祸首!让他给你死道歉?”

“你疯了!”罗素尖叫了一声!

罪魁祸首是苏大师。南宫刘芸想做什么?!

“我疯了!被你逼疯了!”南宫云咬牙切齿,转身又要走。

“南宫刘芸,给我站住!”罗素大步走了过来,拉了拉南宫云,喊道,“你以为你现在天下无敌了?别忘了我爷爷受伤了,但他还有一战的力量,一旦爆发,整个精神世界都可能毁灭!”

“所以,所以你爷爷和我同时受伤,你会选择先救谁?!"南宫云烟突然转过身来,凶狠地盯着罗素。

罗素:“…”

“说吧,如果我和苏同时受伤,以后救了我们也会死。你会选择谁?!"南宫云黑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她!

他现在只想知道自己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他突然有了深深的危机感。

以前,他可以自信地说他在罗素心目中一定排第一,但自从那次事件后,罗素有了一个苏族家庭成员。他在她心目中的排名以后会不会受到影响?

罗素沉默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宫刘芸的心一寸一寸的往下沉……脸色越来越绿!

“说啊!”他摇了摇罗素的肩膀。

罗素低下头,看着被南宫刘芸控制的伤口,怒火中烧,又渗出了血。

“别再生气了,你的伤口在流血……”

罗素没说没关系。她一开口,南宫云就被随便碰了一下,缠着绷带的纱布被他像撕了一层纸,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罗素大惊失色,大叫道:“你在刘芸南宫干什么?!你疯了!”

南宫刘芸盯着罗素,哼了一声:“你心疼吗?!"

爸!

罗素拍了拍南宫刘芸的额头!

耍花招不太合理,立马把南宫云打了!

罗素非常生气,双手叉腰。“南宫云怎么了?”刚才我对你很好。你脾气不好,是吗?你说我爷爷和你同时受伤是什么意思?我能救谁?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你……”南宫云烟指着罗素!

“我们分手了!让我们一刀两断!我们老了,死了,你忘了,是吗?!"

“没有!”

“没有忘记,但你听到了,记住了,不是吗?!"

南宫绍尔差点急得跳起来:“我们没分手!没有干净利落的分手!没有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我们吵架了!”罗素冷笑一声,“我们还没吵过架呢,你还要得寸进尺跟我发脾气?脾气不小!要和我爷爷打,对吧?去吧,你现在就去!不去我看不起你!”

罗素指着门的方向。她还特意打开门,指着外面:“走,现在就走!”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