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金亚洲登录陆|中国有限公司----隐身保镖(1/30)

金亚洲登录陆|中国有限公司 !

阮,隐身保镖隐身保镖一脸惊愕,隐身保镖隐身保镖眼睛里露出喜悦之情:“你真的知道她在哪儿吗?!"

江予菲继续猛点头。

阮,用力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喂,她在哪儿?!"

江予菲喘息着。他能不能不要太用力?

“快说,江予菲在哪里!”阮天玲厉声追问,迫不及待,几乎想吃了她。

江予菲盯着他,等着他认出自己。

阮田零微微蹙眉:“你说不?”

他真的认不出来吗?

虽然她自己也没认出来,只是想考一下看他能不能认出来…

江予菲把脸贴近他,盯着他。

阮,眼里闪过一丝浓浓的不屑:“我对你没兴趣!你不说,信不信,我就毙了你。!"

江予菲不敢玩。

她指着自己,然后点点头。

阮,听不懂她的意思:“你是哑巴吗?”

算了,他认定她不是江予菲,不管她怎么暗示,他都不会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直接说吧。

江予菲发起了一场写作运动。

“带笔和纸!”阮天灵立刻命令手下。

纸和笔都拿来了,江予菲挣扎着握住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阮天玲轻声念道,“我是江予菲...你是江予菲吗?!"

答对了。答对了。

是的,她是江予菲。

江予菲微笑着点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阮天玲错愕了一下,深邃的眸色犀利的看着她的五官。

她的脸真的肿了,脸颊肿了,额头肿了,连眼睛和嘴唇都肿了...

这样一个面目全非的女人真的是江予菲吗?

江予菲很着急。经过这一切他都认不出他了?

她举手打他——混蛋,你要是不相信她,她就再也不理他了!

阮天玲让她揍了一顿,身后的保镖不明所以,都张着嘴发呆。

哦,这是肿胀吗?!

老板居然和那个丑女有暧昧关系?

阿伟气愤地说:“我就知道她是色情狂!我以前抓过我,现在又见到老板了!”

江予菲打了几下,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她昨晚受了那么多苦,现在找到了他,他也认不出她了。她的心很难受,连呼吸都很痛苦。

下巴突然被人捏住,阮天玲抬起脸。

“你是江予菲吗?”他用沉重的声音问道。

江予菲冷着脸点点头。

“我们有几个孩子?”

她伸出两根手指。

“我们结婚多少次了?”

两个手指握着,他们不放下。

阮、勾着嘴唇。“我一般晚上做几次?”

江予菲傻愣着,脸刷的就红了。

“这种私人问题,只有江予菲知道,说吧,通常几次?!"

靠,江予菲杀不死他!

阮,斜眼:“你说不出来,我就让我的手下来折磨你!”

江予菲咬紧牙关,在纸上刷了一遍。

【基本上是两次,三次心血来潮,一夜之间变成野兽,我不配合就一次!阮,,你这个混蛋!】

下一秒,她的嘴唇被他吻了——

江予菲睁大了眼睛,他的头空白了一秒钟。

阮天玲捧住她的脸,舌头深深地伸进嘴里,疯狂地搅动着...

“我终于醒了。”阮天玲俯下身,隐身保镖深情而炽热的目光看着她。

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地亲吻她的嘴,隐身保镖每次都带着怜悯和虔诚。

江予菲还记得他溺水了。

她记得自己在水中痛苦的挣扎,但氧气逐渐减少,湍急的海水让她头晕目眩,失去知觉。

那时候的她,好难受好痛苦。

江予菲的眼睛湿润了,声音嘶哑:“我以为我死了……”

“别说那个词!”阮、忽然变了脸色,两眼发黑。“以后别提那个词了,听见没有!”

江予菲微愣,他的样子很严肃,语气也很紧。

他一定被吓成这样了。

江予菲虚弱地点点头:“我不会说的。”

阮、的表情软化了。他用额头压着她的额头,低声说:“于飞,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他和她之间总是有危险。

他真的害怕有一天,如果他疏忽了,他和她会永远分开。

江予菲知道他害怕什么。

她笑着安慰他:“你放心,我的人生很大,你忘了我是重生的……”我的人生不会那么容易就丢了。

“江予菲,你给我认真!”阮天玲突然生气了,他很认真的盯着她。

“没这个幸运的想法!以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你要是敢犯什么错误,我就让安塞尔当孤儿!”

这是一个严峻的威胁。

江予菲现在最关心孩子。

为了不离开阮,她抛弃了两个孩子。

结果一个孩子下落不明,一个孩子恨她。

所以她对自己的孩子感到内疚,想给他们所有的爱。

如果她让安森成为孤儿,她会死,她会找到生存的方法。

“好吧,我答应你!”江予菲非常认真地点点头。

阮天玲这才松了口气。

“累吗?有什么不舒服的吗?”他轻声问道。

江予菲笑着说:“我很好,但是我很无聊。”

“这很正常,休息几天就好了。”阮天玲安慰她。

“对了,这是哪里?安塞尔他们呢?”

阮、把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现在大家都很好,不用担心什么,阿伟很快会来接我们,你很快就能见到安塞尔了。”

江予菲轻松地笑了:“我可以继续睡吗?”

阮,宠溺的眼神:“是啊,睡吧,什么都有我。”

江予菲的心突然触动了。

一切都有我。这句话比我爱你一万个字还感人。

因为他的存在,她放心地睡着了,什么都不用担心。

*********

阿伟,他们来的时候,还没醒。

阮天玲没有叫醒她,亲自把她抱了出来,上了车。

为了感谢格林一家的救命之恩,阮·由衷地感谢他们,并留下了一大笔支票。

格林夫妇自然不会拿他的钱。他们救人,不是为了钱。

阮、知道他们心地善良。他说,这笔钱是给他们帮助和治疗更多的流浪动物的。

阮、隐身保镖知道他们心地善良。他说,隐身保镖这笔钱是给他们帮助和治疗更多的流浪动物的。

他付出,他们贡献,他们当然不会拒绝做好事的机会。

果然,他说这话的时候,格林夫妇心安理得地收下了他的钱。

和格林夫妇告别后,他们的车立即出发,去了一个私人机场,然后乘直升机去了另一个城市。

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很大,阮怕出声,所以她戴了耳罩。

但是她被吵醒了。

阮,一直抱着她。她皱起眉头,醒了过来。他关切地问:“是不是太吵了?”再忍一忍,很快就到了。"

直升机没有吵到江予菲,但她感到呼吸有点痛。

她忍着没说“我们去哪?”

阮、笑道:“去个好地方。”

江予菲的眼睛是明亮的,有些期待着目的地。

“安森,他们在吗?”

“嗯,他们昨天到了,在那里等我们。”

江予菲笑了。“我睡一会儿。”

“好。”阮,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给她盖了一条毯子。

现在他们在D国,D国那么大,他们可以暂时住在这里而不被发现。

他本来打算把江予菲带回中国,但现在他不想了。

他想等找出视频里的孩子再带他们回家。

而且南宫旭会认为他们已经回国,会在那里设下埋伏。即使他们想回去,也会拖延一段时间。

直升机降落在一个小镇上。

阮天玲扶着江予菲坐起来收拾自己的车,向住的地方走去。

安塞尔一整天没吃饭,听到外面有车的动静。他立刻跑了出去,然后看见爸爸抱着妈妈进来了。

安塞尔忍了一天一夜的眼泪,终于闹翻了。

他跳起来,紧紧地抱住阮·的大腿。“爸爸,妈妈,她怎么了?”

这是安塞尔第一次叫他爸爸。阮、吓了一跳,心也软了,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你妈妈累得睡不着,别担心,我们都很好。”

“嗯!”安塞尔重重地点点头。看到他们安全回来,他既满意又高兴。

江予菲被放在床上,他们一直在说话,但她没有醒来。

莫兰焦急地问,“于飞真的没事吗?我觉得还是找个医生给她看看吧。”

阮天玲点头同意,他怕她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正好他这次带的下属有一个是医生。

带医生上路,以防万一。毕竟,没有医生在海上生病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医生给江予菲做了检查,结论是江予菲的肺有问题。

应该是被海水压力压出来的。

听了阮的这个结论,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立刻把她送到了附近的医院治疗。

果然,江予菲的肺出血并不严重,但休息一段时间后就会好的。

阮、责怪她太粗心,否则她的病就不好了。

江予菲在医院住了一夜,半夜发高烧。她总是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隐身保镖

生重病发高烧很严重。

阮、隐身保镖在家住了一夜,隐身保镖不敢睡觉,一直照顾她,怕她有什么事。

一夜之后,她的高烧终于退了,人过危险期。

医生说她可以回家休养,阮在她醒来之前把她带回了住处。

“妈妈什么时候醒来?”安塞尔站在床边,疑惑地问道。

阮,答道:“她太累了,睡够了就醒。”

“爸爸,去休息吧。我看你眼睛红了。”安塞尔关切地看着他。

阮昨晚没睡。如果他以前熬夜,他就没有问题了。

只是他的身体有点虚弱,而且昨晚他一直担心江予菲的病,那是非常消耗精力的,所以现在他的眼睛里满是血丝。

阮田零笑着说:“爸爸没事。听说你也没休息好。看看你的脸。你去休息,当爸爸累了,和妈妈睡一会儿。”

“好吧。”安塞尔听话地离开了,没有打扰爸爸妈妈。

他走出房间,下楼时听到一个保镖在和莫兰说话。

“莫小姐,齐瑞刚一直嚷嚷着要见你。这个时候我不敢去打扰老板,就问问你的意见。”

莫兰是在躲避祁瑞刚。

她正要拒绝,安塞尔冷冷地从楼上下来:“我去见他!”

莫兰诧异地看着他。“陈俊,你为什么要见他?”

“莫兰阿姨,他差点杀了我爸爸妈妈。我要和他算账!”

“不,不要靠近他,他很危险,小心他会伤害你。”莫兰摇摇头坚决反对。

安塞尔一点也不害怕:“莫兰阿姨,你放心,我会没事的!”

“带我去见他!”他对在打地板的保镖说。

保镖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况且齐瑞刚现在动不了,又伤不了安塞尔莫,保镖也没拒绝他。

莫兰不放心他的一个孩子去见祁瑞刚,就跟着去了。

祁瑞刚不仅被注射了麻药,还被绑了起来。

他被丢在床上,四肢被绑成大字,一塌糊涂。

听到推门声,他侧身看了一眼,直接无视其他人,径直向莫兰扑去。

莫兰抓住了他黑色的野兽般的眼睛,她下意识地试图逃跑。

但是她不顾勇气和安塞尔一起进去了。

“你终于愿意来看我了?”祁瑞刚盯着她,冷笑着问。

什么是舍得?

莫兰淡淡地说,“我不是来看你的,但陈俊想见你。我怕他有危险,就跟着他。”

祁瑞刚的视线这才移到了矮安塞尔莫身上。

他不屑的瞟他一眼,完全无视这样一个小屁孩。

“怎么,阮、、南宫都要死?”他嘲弄地问道。

要不是父母出事,孩子也不会用仇恨的眼光看他。

安塞尔气势汹汹地冷笑道。“如果我爸妈死了,你以为你还能躺在这里?”我会让人用刀把你的肉割下来,让你生不如死,然后把你暴露在阳光下,让你全身溃烂而死!"

没想到他这么小就说出这么恶毒残忍的话。

祁瑞刚错愕了一下,隐身保镖莫兰也很惊讶。

但莫兰并不认为这很恶毒。

这个孩子天生就有着纯粹的霸气,隐身保镖好像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应该被理解。

“呵呵,跟你?”齐瑞刚笑道:这辈子,他第一次被孩子威胁。

“乳臭未干的兔子,毛都没长起来,少在这里给我说大话!给我滚!”他突然冷冷地对他嚎叫起来,看起来很吓人,就像一只露脸的野兽。

即使祁瑞刚被绑起来,他也成了他们案板上的一条鱼。

但他的气势有增无减,生气的样子还是很吓人。

莫兰把安塞尔带了回来,担心他会突然挣脱绳子,冲下来反抗他们。

“小主人,回家吧……”保镖也上来劝他。

安塞尔的小脸很冷。他挣开莫兰的手,像只灵活的猴子一样爬上床,站在祁瑞刚面前。

“你打算怎么办?!"祁瑞刚盯着他,眯着眼阴沉的问道。

“你嘴巴臭死了,我给你洗!”说着,小家伙打开裤子,放开了小哥哥。

齐瑞刚脸色微微变了变。“你敢!”

他愤怒地盯着他,表情更加恐怖。

他就是这样,连站在边上的保镖都心虚害怕。

安塞尔莫扬起眉毛,笑了笑:“我没什么敢做的。有本事你现在就跳起来打我!”

“如果你敢……”祁瑞刚突然像遭雷击一样!

因为他真的尿了——

当他说话的时候,水突然灌进了他的嘴里。

齐瑞刚摆了下头,但他真的疯了。“小兔子,我一定杀了你!”

他拼命挣扎,却被注射了麻药,全身僵硬,无法动弹。此刻,他就像一只垂死的野兽。

愤怒,咆哮,却无能为力。

“我等你呢,少爷!”

小便后,安塞尔拉起裤子,跳下床。

“呸!”祁瑞刚狠狠把男孩的尿吐在嘴里,脸色诡异。

莫兰很怕他。看到他的狼狈,她忍不住笑了。

“该死的女人,你怎么敢笑!”

看到她嘴角的笑容,祁瑞刚更加生气了。

像他这样的人受这样的束缚就够了。

现在她被一个孩子尿了,被一个他在乎的女人看到了。她看到了,嘲笑他。

齐瑞刚发誓,今天是他历史上最屈辱的一天。

“别笑,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冲着莫兰喊,虽然还在生气,但没那么吓人。

莫兰依旧笑。如果他不让她笑,她也不会笑。

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她不怕他。

“祁瑞刚,你今天活该!你喝婴儿尿比较便宜。”莫兰淡淡地说道。

安塞尔笑了笑,显得很天真:“而且少爷的小子尿不是给大家享用的。”

“是这样。齐瑞刚,陈俊的男生尿比你嘴里香。你不知道你的嘴有多臭。慢慢漱口,把臭嘴洗好就行了!”

什么,隐身保镖她说他的嘴很臭?!隐身保镖

齐瑞刚愤怒地瞪了一眼:“莫兰,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最好不要落入我的手中,否则我会踢你的屁股!还有你,小兔子,我剥了你的皮,抽筋,让你自然死亡!”

“啪——”莫兰突然在他嘴上拍了一下。

祁瑞刚瞪眼——

莫兰冷冷地说:“跟孩子说话不要那么恶毒!你这么大了,欺负个孩子,也不丢脸!”

他欺负孩子?

我还不知道是谁欺负谁!

齐瑞刚气得发脾气。

“莫兰,你不会骄傲几天的,你觉得阮天玲他们能保护你一辈子吗?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落入我的手中。”祁瑞刚冷冷一笑,眼中闪着舒爽意志的光芒。

莫兰手指颤抖着,心里很不舒服。

她最怕的是他永远不会放过她。

“为什么,害怕吗?我说,你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祁瑞刚勾勾嘴唇,带着深意的微笑。

莫兰冷笑了笑:“你的女人?我从不承认你是我的男人。为什么一定要认我做你的女人?还有,我告诉你,我宁死也不落入你的手中!”

"..."祁瑞刚抿唇,脸上阴霾。

他的黑眼睛似乎急于把她撕碎,吞下去!

莫兰的声音更冷了:“而且你现在很难保护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是个问题,这里就不要说大话了!”

“莫兰阿姨,你不用注意他的话。他的嘴很臭。我会每天定时给他洗。”安塞尔带着可爱的微笑说道。

莫兰非常赞同:“我觉得他不仅需要清理他那臭烘烘的嘴巴,还需要清理他那狂妄自大的大脑,还有他那肮脏腐蚀的心!不,他需要从头到脚清洗头发!”

“那我一天得来几次。”安塞尔优雅而天真地笑了。

祁瑞刚用力握紧拳头,他只盯着莫兰,胸口因为愤怒,不断起伏。

不知道为什么,莫兰今天说的话让他的胸很轻松。

如果他现在能动了,他就会扑向她,让她看看他的嘴臭不臭,他的身体脏不脏。

比眼睛,莫兰自然比不过他。

她不想再呆在这里了。

“陈俊,我们走。”她带着安塞尔转身离开。

齐瑞刚突然阴阴的问:“那天你为什么算计我?”

莫兰脚步顿住,没有回头。

祁瑞刚现在盯着她,“你为什么要算计我?!"

当时他真的以为是她毒死了他,她会死。

然后他像个傻子一样冲过去救她,甚至无视她毒害他。

结果只是一出戏,他就被他们陷害了。

他只想知道他们为什么陷害她。

莫兰回头冷笑道:“你在乎别人陷害你吗?这种事你应该是最拿手的。”

“我们算计了你,你很难过吗?”莫兰无动于衷。“齐瑞刚,你的心越来越blx了。”

祁瑞刚的眼睛漆黑一片,他没有在莫兰的眼里看到任何东西。

隐身保镖

只见,隐身保镖只有陌陌,隐身保镖无尽陌陌。

他是个冷血的人,他最习惯的温度就是冷。

但此时此刻,他被莫兰的MoO冻伤了。

她对他的冷淡让人无法忍受!

莫兰转身继续离开。他想请她回来,开了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妈的,妈的!”祁瑞刚狠狠咒骂了一句,生气了。

他讨厌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容易被别人影响,不能随意控制。

********

幽幽地睁开眼睛,醒来时看见阮,躺在她身边睡着了。

他好像睡不好,皱着眉头,很不靠谱。

他身上没有被子。江予菲想给他半床被子。她刚动了一下,他就惊醒了。

“于飞,你醒了!”看到她醒来,他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江予菲把被子盖在他身上:“你想睡为什么睡不好?”

现在天凉了,他这样睡觉很容易感冒。

阮天玲撑起身子,把被子紧紧地盖在她身上。

“我只是躺了一会儿,没有打算睡觉。感觉怎么样,肺部不舒服吗?”

“肺?我的肺怎么了?”

阮,安慰她说:“没事,只是流了点血。”

难怪她昨天呼吸时感到疼痛。

虽然现在有点难受,但是不像昨天那么痛苦了。

江予菲笑了:“我感觉好多了。”

阮,松了口气:“你要喝水吗?你饿了吗?”

“好像有点饿了。”她两天没吃东西了。她有营养液支撑,自然会饿。

阮,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唇:“等我一会儿,我给你弄点吃的来。”

“好。”

阮、下了楼,端了一碗鸡蛋粥来,托他吃。

江予菲不想躺下,但想坐起来。

阮天玲扶她起来,在她身后放了一个软软的枕头。

江予菲看着这座充满欧洲风情的房子。她困惑地问:“我们现在在哪里?”

“D国的一个小镇..等你好了,我带你去附近散散步。这里风景很好。”

“你不回中国吗?”

阮天玲的眼睛闪着她看不见的复杂的光。

“你身体不好,暂时不要回去。而且我在伦敦有些事还没做完,过段时间我们再回去。”

江予菲微微蹙眉:“你想回伦敦吗?”

他设法逃脱了,他不得不自动交付?

阮、笑道:“我回去就好了。我会变脸的。他们找不到我。即使发现了,他们也不敢动手。只要你和安塞尔不被他们发现。”

其实想说的是,南宫旭没有下手,所以他们不用跑了。

但这种话,会让他生气。

南宫徐现在没有动手,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哪天会动手。

他想夺取南宫世家,他们的存在对他是一种威胁。

她不会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摆脱他们。

“你什么时候回去?”江予菲焦急地问道。

“过了一段时间,现在不着急了。”他会等到她好起来。

“过了一段时间,隐身保镖现在不着急了。”他会等到她好起来。

江予菲仍然不信任他:“需要多长时间?”

阮,隐身保镖无奈的笑了笑:“于飞,我真的不应该告诉你我要回去的事。听着,你现在很担心。别想了,我还没走呢。”

江予菲也这么认为。他还要去一段时间,她不用这么早着急。

“妈妈……”这时,门被推开了,安塞尔的小脑袋走了进来。“妈咪,听说你醒了,我来看你。”

江予菲笑着挥手:“进来吧。”

安塞尔推门跟着莫兰。

江予菲发现莫兰非常喜欢安塞尔,每次他看着他,眼里都充满了爱和善良。

“于飞,你感觉好点了吗?”莫兰要求关心。

江予菲点点头:“好多了。莫兰,你身体怎么样?”

"我背上的伤口几乎痊愈了。"莫兰抬起左手,小指还裹着纱布。“手指好多了。”

阮,起身道:“你说着,我去办点事。”

他在他们之间留下了空,以免打扰他们女人之间的谈话。

出了阮寝室,直接下楼了。

早些时候,当他下来带江予菲鸡蛋粥时,阿伟告诉他安塞尔要和祁瑞刚算账。

听说安塞尔莫让齐瑞刚喝了阮尿,的第一反应就是好好干!

他喝婴儿尿真的太便宜了。

其实他是真的想拍祁瑞刚。

他几乎三番五次杀了江予菲。他怎么能容忍他继续活下去?

但是他必须忍受,因为他需要他的帮助。

为了打败南宫驸马,他不得不忽略太多。

然而今天,儿子为他倒了一口恶气,身心都好了很多。

阮天玲不禁嘴角含笑。他绝对是幸灾乐祸。

“走,我去见齐瑞刚。”他对阿伟说,然后他们向齐瑞刚被关押的地方走去。

即使给祁瑞刚注射麻药,用绳子捆住,阮田零还是派了两个人看守。

门开了,阮,迈开步子,从容地走了进来。

祁瑞刚还是躺在一团乱中。

他的脸一直很阴。阮、进来时,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然后闭上了眼睛。

阿伟把阮移到的椅子上。

阮,单腿坐了下来,很随意地说:“齐瑞刚,我们谈谈怎么样?”

瑞奇睁开眼睛,冷笑道:“我被捕好几天了,今天才和我说话?”

阮、知道,如果他不杀他,对他是有用的。

他以为阮、会早些和他谈判,但没想到会拖到今天。

而这几天,他每天都被捆绑着,受够屈辱,但也认清了现实。

在阮,手里,他想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很小。

阮、笑道:“这几日倒也不是什么耽误了我的事。要不是前天你们的人大惊小怪,我前天就跟你说了。”

前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幕绝对是祁瑞刚的耻辱。

他那么多人,来救他的都是大师。结果不到两分钟就全部解决了。

他确实低估了阮。

隐身保镖

“你想和我谈什么?”祁瑞刚主动问道。

阮,隐身保镖没有拐弯抹角:“我要杀了南宫驸马。你和他接触时间最长,隐身保镖合作很深。希望你能帮我对付他,告诉我他的弱点。”

他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

齐瑞刚不屑的笑了笑:“阮田零,我问你,谁比你和南宫旭强?”

阮田零坦言:“我不否认他的实力比我强。南宫世家成立一百多年,我才崛起三年就和他对质了。我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你有自知之明。我不能和他对抗。你以为我是傻子,失去了他强大的盟友,选择帮你?”

阮、笑着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但别忘了,你的命现在在我手里。我杀了你,别说你的盟友,连你的家人都没了。”

“你在威胁我吗?”祁瑞刚眯着眼。

阮,坦言:“我是在威胁你。”

“祁瑞刚,南宫世家占领伦敦这么多年,你戚家一直被打压,你不想翻身,不想壮大戚家吗?南宫世家虽然根基深厚,但是里面的人已经不团结了。信不信由你,稍有骚动,他们就会自行瓦解。和我合作是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错过了这个机会,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祁瑞刚眼睛一黑。

阮、说这些都是真的,但南宫旭是石头,他们是鸡蛋。

鸡蛋有勇气对抗石头吗?

“我帮你,对我有什么好处?”祁瑞刚问。

“我没有告诉你所有的好处。”

南宫驸马死了,南宫家会变弱,齐家会变强。

这是他给的好处吗?

这明明是他应得的,不是他给的!

而且他帮了他,还冒着得罪南宫驸马,随时送死的危险。

这样的交易一点都不值得,他也从来不做伤害自己的事。

阮,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当然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活下去。我让你活,你帮我,顺便给自己捞点好处。这笔交易非常划算。”

“你就不怕我先答应你,然后反悔?”祁瑞刚冷冷地问道。

阮天玲还在笑,但是眼神很冷。

“你要是反悔,我就用一百发炮弹直接轰姓!”

妈的,够狠的,还不算烂练,太疯狂了!

阮,淡淡地说:“其实我不怕告诉你,如果我老婆孩子出了什么差错,我也会把你炸死的。反正大家一起死,我也不吃亏。”

“你比我恶毒。”

“这不是残忍,是你逼我的。既然你不给人办法,我凭什么给你办法?你必须相信我能做到我所说的。就算我死了,还是会有人实现我最后的愿望。”

祁瑞刚相信他说的话。

他一定能做这样的事。

他控制了大部分军火市场,他最需要的是军火。

杀了他们,其实他易如反掌。

但是如果你杀了他们,他就会死,一切都会毁灭。

没有人傻到做同样的事。

但是当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被破坏的时候,隐身保镖当他离不开爱的时候,隐身保镖他可以做任何疯狂的事情。

齐瑞刚想了一会儿,突然笑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南宫旭暂时没碰你了。”

阮、会发疯的,因为他动了。

祁瑞刚补充说:“虽然南宫父亲失去了大部分权利,但姜还是老的辣。”

他看到了阮田零对江予菲的执着和疯狂,所以他把阮田零的棋子用得很好。

在他的一生中,他用尽一切力量帮助阮·变得强大,并使他成为一个军火大亨。

只要他手里有足够的人力和武器,发动一个国家的战争不是问题。

更何况是对付区区一个南宫世家。

真的拼死硬碰硬,南宫一家人也不想在他手里得到好处。

“阮,你可以在三年内迅速崛起。一定有很多人帮助过你。”祁瑞刚别有深意地笑着问。

阮天玲很聪明。他突然明白了祁瑞刚的意思。

“你是说,南宫文祥在暗中帮助我?”

“他一定帮了你很多,否则你不会升得这么快。”祁瑞刚说得很坚决。

阮天玲舔舔嘴唇,现在想想,夜魂组织的成长,真的很好。

虽然杀人事件频发,但每天都有丧命的危险。

但是谁不是过着这种生活,很多人奋斗了十几年,上不去,下不去。

他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他不知道有多少草根羡慕和厌恶。

南宫文祥到底有没有暗中帮他。

没关系。重要的是如何打败南宫驸马。

“祁瑞刚,你想好了吗?要不要跟我合作?”

“这么大的决定,你现在不会让我给你答案吧?”祁瑞刚眉含笑。

阮,也勾唇:“你还要想多久?”

“好说。但像我现在这样,肯定无法理性思考。”

阮,明白了,举手对阿伟说:“你去给齐先生松绑,找几个人伺候他。不要忽视他。”

“可以!”阿伟给祁瑞刚松了绑,祁瑞刚还是动弹不得。

阮、给他注射的是麻药而不是迷药。

这个东西会让手脚失去知觉。没有意识,他有意志力是没用的。

齐瑞刚问:“要不要一直给我打麻药?”

阮田零笑着说:“我的麻药不是一般的麻药。你放心吧,它不会对你的健康造成任何伤害。”

齐瑞刚眯起了眼睛。“我是说,你要一直给我麻醉吗?!"

“当然!在你给我准确答案之前,你还是我的敌人。你以为我会给敌人多大的优待?”

所以,如果你想做一个真正的客人,最好及时回答他的要求。

齐瑞刚冷冷冷笑道:“你可以继续给我注射麻药。不过,我还是有个要求。不同意,一切都免了!”

“什么要求?”阮天玲若有所思地问道。

齐瑞刚淡淡地说:“从今天开始,让莫兰伺候我。如果你做不到,我想我永远不会做出决定。”

只见,隐身保镖只有陌陌,隐身保镖无尽陌陌。

他是个冷血的人,他最习惯的温度就是冷。

但此时此刻,他被莫兰的MoO冻伤了。

她对他的冷淡让人无法忍受!

莫兰转身继续离开。他想请她回来,开了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妈的,妈的!”祁瑞刚狠狠咒骂了一句,生气了。

他讨厌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容易被别人影响,不能随意控制。

********

幽幽地睁开眼睛,醒来时看见阮,躺在她身边睡着了。

他好像睡不好,皱着眉头,很不靠谱。

他身上没有被子。江予菲想给他半床被子。她刚动了一下,他就惊醒了。

“于飞,你醒了!”看到她醒来,他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江予菲把被子盖在他身上:“你想睡为什么睡不好?”

现在天凉了,他这样睡觉很容易感冒。

阮天玲撑起身子,把被子紧紧地盖在她身上。

“我只是躺了一会儿,没有打算睡觉。感觉怎么样,肺部不舒服吗?”

“肺?我的肺怎么了?”

阮,安慰她说:“没事,只是流了点血。”

难怪她昨天呼吸时感到疼痛。

虽然现在有点难受,但是不像昨天那么痛苦了。

江予菲笑了:“我感觉好多了。”

阮,松了口气:“你要喝水吗?你饿了吗?”

“好像有点饿了。”她两天没吃东西了。她有营养液支撑,自然会饿。

阮,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唇:“等我一会儿,我给你弄点吃的来。”

“好。”

阮、下了楼,端了一碗鸡蛋粥来,托他吃。

江予菲不想躺下,但想坐起来。

阮天玲扶她起来,在她身后放了一个软软的枕头。

江予菲看着这座充满欧洲风情的房子。她困惑地问:“我们现在在哪里?”

“D国的一个小镇..等你好了,我带你去附近散散步。这里风景很好。”

“你不回中国吗?”

阮天玲的眼睛闪着她看不见的复杂的光。

“你身体不好,暂时不要回去。而且我在伦敦有些事还没做完,过段时间我们再回去。”

江予菲微微蹙眉:“你想回伦敦吗?”

他设法逃脱了,他不得不自动交付?

阮、笑道:“我回去就好了。我会变脸的。他们找不到我。即使发现了,他们也不敢动手。只要你和安塞尔不被他们发现。”

其实想说的是,南宫旭没有下手,所以他们不用跑了。

但这种话,会让他生气。

南宫徐现在没有动手,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哪天会动手。

他想夺取南宫世家,他们的存在对他是一种威胁。

她不会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摆脱他们。

“你什么时候回去?”江予菲焦急地问道。

“过了一段时间,现在不着急了。”他会等到她好起来。

阮安国拄着拐杖,隐身保镖现在也是泪流满面:“回来真好,隐身保镖回来真好……”

“爸,捏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吗?”阮福笑吟吟地问老人。

阮安国笑着扇了他一巴掌:“怎么?”

“我没做梦。”

江予菲靠在墙上,根本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她此刻思绪混乱。

突然,她听到阮目惊喜的声音:“刚才主持人说什么?他说田零是双星集团的总裁。”

阮安国他们也回味着。

"田零如何成为双星集团的总裁?"阮安国疑惑地问道。

“他朋友是不是把阮家业买了给他?”阮福猜到了。

“这么大方?”阮牧惊呆了。

“不……”江予菲硬邦邦的声音。

其他人都看着她。

江予菲的眼睛空洞:“阮家之业...是阮买的,钱呢...是他的……”

“田零从哪里得到这么多钱?”阮福下意识地问道。

是的,阮家破产了,夜魂也损失惨重。他哪来的那么多钱?

他从哪里来?

江予菲不敢想任何事情。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妈咪,你怎么了?”安塞尔焦急地问道。

江予菲深吸了一口气:“我很好...我出去透透气……”

说完,她打开门,飞快地跑了。

“在这里我想邀请我的……”阮、忽然看见从宴会厅门里冲了出来。

他脸色微微变了变:“打扰一下,各位,请自便!”

然后,他跳下平台,迅速追了出去。

江予菲跑出大厅,继续沿着黑暗荒凉的地方奔跑。

高跟鞋在地上不停地嘎嘎作响。

后面也响起了一个声音:“于飞!”

江予菲震惊了。

她赶紧脱下鞋子,转身向阮田零扔去:“滚出去,我不想见你!”

阮天灵的瞳孔微缩,在路灯下,他的苍白没有血色。

江予菲转身又开始跑。阮、心不在焉,她就不见了。

“雨菲——”阮天玲慌乱的追上去。

这里植被很多,但是没有人影。

颜穿梭于观赏草木之间。“于飞,快出来,你在跑什么?”

“出来,不要躲。”

“老婆,难道你不知道我会担心吗?见到我不开心吗?”

不管他说什么,都没有人回答他。

阮、只好把草木拉到一边,到处找。

他找到了许多地方,没有江予菲的影子。

阮,的心里越来越着急了:“出来吧,我们有话当面说!”

“你再不出来,我就让人全砍了!”

阮、越来越着急。他顾不了那么多,边走边破坏两边的植被。

地面上,很快就会有折断的枝叶——

阮,脱下西服,扔在地上。“江予菲,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真的砍了这里!”

仍然没有人回答他。

阮天玲心慌,她没躲吗?

阮天岭立即向前跑去,刚跑了几步,他的脚步突然停住了!

一丛植物的缝隙中有一丝蓝色。

他把植物分开,看见江予菲穿着蓝色的连衣裙蹲在地上。

(cqs)

她双膝跪地,隐身保镖凝视着天空。

阮天玲心里一紧。

他走进来,隐身保镖慢慢走近她。

“于飞,你怎么了?”阮天玲小心翼翼地蹲在她身边。

江予菲回头看了看,甚至没有看他,起身离开。

阮,抓住她的手腕,动情地挣扎:“放开我!”

“不要放手!”

“阮,,你放开我——”挣扎得更厉害了。

阮天玲突然抱住了她的身体,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草地上。

江予菲的头发散开了

阮,那双深黑的眼睛望着她的眼睛。“你怎么了?我回来了你不高兴吗?”

江予菲看着他的脸,紧紧地抓着它。

她很开心,但是……她也很难过很生气。

阮,自然看出了她眼里的怒气:“你怎么了?难道我刚回来,你就生气了?”

江予菲冷冷一笑:“你也知道...阮、,骗我好玩吗?”

“让我以为你死了,让我每天都为你难过,你觉得很过瘾吗?”

阮天玲微微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在江予菲看来,他的沉默是默认的。

“你还骗了我什么?大家一起说说吧。”江予菲冷冷道。

阮,呆呆地说:“我没有骗你……”

“你认为你没有骗我?对,这不是骗人,这叫不在乎,这叫躲!”

江予菲的心里很不舒服。她用力推他的身体。

“放开我,我现在不想见你。”

阮,把她的身子搂得更紧了:“我不放手!不让死!”

“别让我更恨你!”江予菲愤怒地喊道。

阮,舔了舔嘴唇。“你恨我吗?”

“对,我恨你!”江予菲猛地移开目光,眼泪像碎珠子一样落下。

阮天玲感到窒息。“于飞,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现在没有回来...因为我现在有时间……”

他的解释,只是让江予菲笑了起来。

“我说的是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忙。”江予菲淡淡点头,她这个样子,让阮天玲更加心慌和害怕。

他有一种被她拒之门外的感觉。

“我,我也想早点回来看你,但当时我没办法...于飞,你会原谅我吗?我们现在团聚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是的,我应该开心,但是我不开心,怎么办?”江予菲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就因为我现在没回来?我不想……”

江予菲不安地看着他,最后他的心融化了。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早点回来?”

“反正有事耽搁了……”

“是什么?”江予菲坚持。

阮、四下看了看,道:“且回去说罢。”

江予菲的眼睛闪着光:“好。”

阮,见她不那么生气,把额抵在额上:“久别,想我了吗?”

她当然想。她认为她要死了。

但他一直活着,却不想来找她。她的想法就像一个笑话。

“不想,不想...嗯……”

阮,把嘴一闭,不让她说什么伤心的话。

他深深地吻着她,隐身保镖每一秒都在用心地吻着她。

江予菲没有反抗或回应他。

阮天玲吻得更深了,隐身保镖火辣辣的——

江予菲闭上眼睛,握紧双手。她伤心地发现自己的心在慢慢融化。

他还没有解释什么,她打算原谅他。

不,不能这么卑微...

用力一推,阮,也不勉强,放了她。

他亲昵地摸着她的鼻子,轻轻地耳语了几句。

“但是我很想你,想着我的心快要死了……”

他握住她的手,把它压在胸前。

阮的心跳很快,但也很厉害。

江予菲的心脏收缩了,一股电流流遍了他的全身。

阮,吻了吻她的嘴唇:“即使你不想念我,我还是很想念你。现在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江予菲咬着嘴唇,眼睛颤抖着。

是的,只要他回来,她应该不会那么在意。

但她控制不住自己,什么都憋不住。

“颜田零。”江予菲问他。

“嗯,是什么?”

江予菲看着他的眼睛:“你还能让我无条件信任吗?”

阮,一把抓住她的手,语气坚定:“当然!永远!”

“真的?”

“现在要不要我给你看看我的心脏?”

“好,我现在就给你看。”

阮天灵撑起身子,手里的刀滑了下来。

他拿着一把刀,捅进了胸口。

江予菲睁大了眼睛,推开了他的手。“你在干什么?!"

阮,一脸严肃:“我要把我的心脏给你看。”

“你不想死!”

阮,舔舔嘴唇:“如果你怀疑我的诚意,我不介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取你的信任。”

“你是在责怪我不够信任你吗?”江予菲也撑起了他的身体。

阮田零摇了摇头。“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你不够信任我,那也是我的错。我给了你这种错觉。所以我要证明我足够让你信任。”

江予菲实际上对他毫不怀疑。

“好吧,你不必这样做。我心里知道我该不该相信你。”

阮,觉得她不信任他。

他把刀放在她手里:“你可以自己剥我的心,我没有怨言。”

他手里的刀就像一个烫手山芋——

江予菲扔掉了它:“相信我,这并不能证明。X走了之后,你跟我说清楚。不说清楚,做什么都没用!”

阮、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其实他真的不想说,但是如果不说,后果会很严重。

他沮丧地点点头:“好吧,我答应你……”

江予菲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睁开眼睛不舒服。

“快去参加聚会,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阮、又扑倒了。他握住她的手。“我不去,我只想和你呆一会儿。”

“这么多人等着你,你怎么能不去呢?”

阮,深情地看着她:“他们没有你重要。”

江予菲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阮,满心欢喜:“老婆,我现在想吻你,可以吗?”

江予菲咬着嘴唇,这种事应该征求她的意见?

阮天玲低低一笑,隐身保镖低头轻轻吻了她的嘴唇。

这三个月来,隐身保镖他最想做的就是抱着她,吻她。

她就像一个连体婴儿。

从那以后,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阮天玲一边想着,一边轻轻亲吻她的嘴唇、额头、眼睛、鼻子和脸颊...

他的吻从未错过任何地方。

江予菲觉得自己好像用唾液洗过脸。

阮天玲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但仅此而已。这足以让江予菲浑身发软。

就在他们深深相爱的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了安塞尔的声音。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在哪里?”君齐家跟着问道。

江予菲回过神来,把阮田零按在身上:“起来,别让孩子看见。”

“这两个臭小子。”阮天玲无奈地起身。

在孩子面前,他们从不做过分的事。

“爸爸,妈妈……”安塞尔仍然叫他们,“奇怪,这里怎么被破坏得这么严重。爸爸妈妈吵架了吗?”

和阮同时有黑线。

收拾了一下衣服,正要出门,阮却把她抱了起来。

“放开我,我可以自己走。”

“你没穿鞋。”阮天玲看着她光着脚。

江予菲想起来了,她脱下鞋子扔向阮天玲。

她穿着鞋子跑不快,所以她脱下鞋子扔向他。

但现在想想,她当时的动作真的很优雅...

阮田零笑道:“我记得你不是第一次拿鞋来打我了。”

江予菲暗暗拧着他的胳膊:“你活该!”

阮,点了点头:“是,我活该。”

江予菲哼了一声:“快出去,别让孩子们走远了。”

“是的,夫人!”

阮天玲抱着她出门,安塞尔莫和曹军不远处一眼就看见了他们。

“爸爸,妈妈!”

那个小家伙手里拿着两只高跟鞋向他们跑来。

那些鞋子只是江予菲丢的那双。

“爸爸,妈妈,你怎么了?”安塞尔跑到他们面前,抬起头问道。

挣扎着要下去,只得放了她。

“我们很好。你怎么出来的?”江予菲拿起鞋子,把它们穿在脚上。

阮天玲蹲下来抱着她的一个脚踝,先擦鞋底,然后帮她穿上鞋子。

江予菲垂下眼睛看着他,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爷爷看你还没回去,让我们来找你。保镖叔叔说你就在这附近。”

“你爷爷让我们回去,是不是?”

“嗯。”

江予菲看了看她的衣服。它们很脏。她还不如不这样回去。

阮、帮她穿上鞋子。他起身说:“我们直接回家吧,别回去了。”

“但是……”

“没什么,我给爷爷打电话。”

阮天玲掏出手机,先告诉了阮安国,然后给自己的手下打了电话。不一会儿,加长版林肯慢慢来了。

阮,打开车门,冲他们笑笑:“上车,我们回家吧。”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