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第二章 本家赴宴(1/4)

拍完戏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暑气重的山如头炸,一边往休息室走一边接过小鱼递过来的手机,将那个她看都觉得刺眼的名字拨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在她以为没人接的时候,终于耳边传来一个不耐的声音:“有事?”

林墨迟的声音很好听,像是带着慵懒未睡醒的呢喃,她也曾眷恋他每一部分……只可惜这个声音对着她再柔然都只会携着冰渣甩过来。

吸了吸鼻子说:“晚上凌老的寿宴,你在哪里?”

“哦……”他似乎是思索了一下,“双城会所。”

车从片场驶出去,山如的大脑却像是陷进死循环。林墨迟是谁?是山如结婚五年的丈夫,是双城三联世家林家独子,是一个外人眼里跟她有某种关系除却爱情的人。不想起他的时候,山如可以平淡地以为自己过的还不错,一想起他就觉得生活在一声声地爆炸。

司机将她送到双城会所门口,提前知会了林墨迟,所以他已经到门口,只是又不避嫌地与女伴吻得难舍难分让她觉得实在反胃,再云淡风轻也要保护自己的眼睛,蹙着眉转过头去,心跳让她莫名烦躁。

一时车里的气氛颇为尴尬。

山如吸口气,推开门下车,高跟鞋踩到地上那一刻她才觉得有了踏实感,浑浑噩噩的脑子也在那一刻清明下来。

听见脚步声,他转过头来,她勾起自以为很完美的笑,而他的眼里只有讥讽的嗤笑,那女伴看过来的眼神波光流转,那种风情她一辈子的学不会,即使读了太多的佛经也觉得如锋芒扎在了背上。

坐在车上,他从一开始就没看她几眼,这会更是靠在那闭目养神,不打算说话。

山如记得以前她刻意讨好他的时候,也会努力找一些话题,而他只会蹙眉表现出不耐烦,后来她也放弃了,不怎么主动搭理他。只是最近那个念头闯进脑子,一下子让她觉得生活清明了很多,这会也不经思考地问了一句:

“这部电影估计这个月末就可以杀青了,新戏你似乎本子还没给我?”

她不是他公司的艺人,只是现在的情形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她戏的话语权不在她的公司更不在她,而是在眼前这个实际上跟她的事业没什么联系的林墨迟手里。山如以前的性子不是这样软,她也曾反抗过,只是以三联在双城的势力,输的人只会是她。只要有戏拍,只要他不封杀她,只要还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些丑闻那些自主又有什么重要。恐怕只有在演戏的那一刻她才是自在的吧?

曾有导演跟她说,原本属意的人不是她,是林少默许她做主角,希望她能美言几句,多点赞助……

那时候她是震惊的,她不懂林墨迟,他厌恶她,操纵她,不想让她好,可又为什么在导演选她的时候不发表意见,他是想借着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给媒体一些话题吧?

“嗯……本子我看了几个……”他懒懒地回答道。

如果不看着他脸上的不耐烦,山如会很喜欢他的声音。

停顿了下,侧过头睁开眼看过来,“这么拼?”

他的眼眼尾微绻慵懒,微眯着眼的时候格外迷离,衬着他整个脸格外阴柔,却让人移不开眼,就是这双眼在山如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冲动得无法自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