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第三章 过往(1/3)

耿奕容是他相恋时间最久的恋人,也是最后一个。当年她执意要嫁给他,才让他俩劳燕分飞,所以他恨她她也觉得理所当然。

少年时的惊鸿一瞥,他便一直留在她的心里,少年轻狂执着,只想跟他在一起,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不喜欢她会怎么样……

“山如,我们两根本不熟,更何况去谈结婚,你觉得这样对你自己负责任吗?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你要是害怕的话,我去向长辈们说……”

他来找她,恳切地表达自己不愿意结婚的意愿,以为会得到她的支持。

那时的她一心只想着要嫁给他了,固执着脸,“我考虑很久了,我就要跟你结婚!”

山如至今都不想去回忆自己当时的表情,她觉得太傻,她都不懂为何就自私地把自己和别人推到了现在这种地步。那时候以为只要能在一起,一切都来得及,年少的冲动和固执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当时的林墨迟是惊愕的,他以为山如会跟他一样抗拒着这样包办的婚姻,“可是……我有喜欢的人,我不喜欢你。”

“可是我喜欢你啊!”她很受伤的眼里依旧是固执。

他给她的不是惊喜,而是一脸的烦躁和厌恶,那时候她还以为来日方长,即使他咬牙切齿地说:

“你从我这里能得到什么?你想得到什么?”

“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后悔你今天这个决定有多么的愚蠢。”

而她依旧固执地说:“我绝对不会后悔。”

她不知道林母对让她耿耿于怀的耿奕容做了什么,反正她再也没有出现在双城,而今年她回来了。

用家里的压力逼他结婚,他恨她是必然的。

所以那几年她努力讨好他,他做什么都悄然忍受,倔强地不肯低头,不求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换来的只是变本加厉,一次次在媒体上让她难堪,在访谈里将她说得难听,更是有意无意地递着不堪的话题,让那些以娱乐为主的媒体放空了脑洞炒。

那时候的她独自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盯着肿胀的眼接受媒体不堪入耳的采访,甚至晕倒在台前,他一直就那样冷眼看着她……少年总是不怕输,也不肯认输,她说了不会后悔,她越是抗拒,越是不开心,才正中他的下怀,她怎么能让他得意,她要让他知道她并没有很难过……丑闻满天,她一度以为她要一辈子不敢出门,而他也霸道地将她推出去非要她演那一部戏,带着恨意和倔强她拿了奖,也一下子明白只要还能演戏,再多的流言蜚语就让它散去吧……有时候也该感谢,是他让她知道了自己也可以这么坚强。

爱总是没有错,她以为来日方长,他一定会发现她的好。可伴随着年少的逝去,在彼此的伤害里,她渐渐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因为自己的自私,这么多年两个人都变得千疮百孔,他一直带着恨,而她也磨尽了所有的光彩和精力,变得疲惫不堪。

她越来越喜欢佛经,心静的时候就不会难过害怕,随着年纪的变化,心境也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渐渐放开了太多的执着,也渐渐习惯了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她不再是刻意的隐忍和倔强,而变成了真正的无所谓。也渐渐明白若是真爱他,又何必自私束缚他让他难过,也让自己这样心凉卑微。

离婚的念头闯进脑子里的时候,她吓了一跳,犹记得当年倔强的信誓旦旦,只是一经发芽便开始疯狂蔓延,她觉得这个念头一下让生活亮堂了很多,也才发现竟然已经浪费了两个人这么多年的青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