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第二五章 重头开始(1/3)

青山墓园,一辆车停了下来。

山如和陈屿从车上下来,怀里抱了白色的菊花,带着墨镜的她脸色有些凝重。

两人一前一后往墓园里走去。

山如也是那天看着莫名熟悉的雨季想起外婆的忌日似乎就是这两天。她自小跟外婆住,可能爷爷他们都没有很亲,可对外婆真的算是自小最亲的人了,有时候她也庆幸外婆没有看到她将日子过成这样而心痛。

这两年她不在双城,也没有来看过她,心里有些苦。

“似乎有人刚来过?”

陈屿看到墓碑前有一束新鲜的白菊,还沾着水珠。

山如跪下去,有些诧异,谁会来看外婆呢?双城这里基本没什么亲人,即使她自小长在这里。

“嗯……”山如没有细想,也懒得去想。

倒是身后的陈屿看了看周围,沉吟了片刻,心里有所想。

山如跪在墓碑前,看着那个慈祥的笑吟吟的灰色头像,不自觉眼里泛水雾。外婆离世的时候她还一心恋着林墨迟,最伤心的日子里也是希望他能安慰他,可是那时候他只是淡淡祭拜过就离开的客人。如今沧海桑田,经历过结婚离婚,直到现在心如死灰一般的陌路。

人都有青春,意气风发过后便是幸福安康,山如不同,她觉得意气风发过后便是挥之不去的压抑,一直到现在,有个人总是让她过不好。

“外婆……很久没有来看你了呢,希望你不要怪我……这两年,我不在双城,所以才没来看你……”

没离婚的时候,林墨迟也会陪她来,只是在她跪着哭的时候,他一个人就在后面沉默着,她有时候都会想他是不是很厌烦这种毫无感情却很形式的东西。

“我从小跟我外婆住的,记忆里没什么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都是我外婆做的回锅肉,还有家里那一只黏糊糊的胖猫。”说着她不禁笑起来。

“我时常在想,人如果可以自动过滤记忆,将不好的忘掉,只记得最美好的,那样该多好。”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陈屿倾诉,她头靠着墓碑,像是紧紧依偎着外婆,眼神有些茫然。

都说人经历过伤害,必然会海阔天空万里无云,可是真正经历了痛苦,走出来却不是那么容易。他第一次见到病着的山如时候是有些震惊的,她眼神涣散,自闭症一样不肯见人,不肯说话,甚至不肯配合医生。她能像现在这样好好地重新去面对娱乐圈里的一切对他们而言真的是莫大荣幸。

所以,林墨迟这个人千不该万不该,他还有良知就真的要放过她。

本以为她真的像是自救一样坦然了,却最近频频地陷入情绪的死循环。

陈屿站在身后有些担忧,他也曾想劝她要不要再去跟医生联系一下,却害怕触动了她的情绪,更难回头。当初山呈叮嘱一定不让她接触林墨迟,如今却成了这样的局面,他反而有些愧疚不安。

“因为有过去,才会有未来啊,所有美好的未来都是因为更艰辛的现在。”

想了想,他蹲下来手抚上她的后背,给她安全和温暖,放轻了声音说:“我曾遇到一个老师,他说,这世界上所有的伤痛只是教会你成长的代价而已,毕竟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像是这个世间守恒的定律一样,它总是很公平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